•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曝料 >> 内容

    河南固始县:“黑救护车”接运病人途中死亡,究竟该由谁管?

    时间:2019/10/27 15:18:46

      核心提示: 救护车是一个与病人生命息息相连的词组,救护车在接转运病人途中,救护司机不仅要技术娴熟,而且要性格稳重。随车医生更是责任重于泰山,若病人有不适或有不良反应,随车医生便要施展其精湛医术,力求确保或挽救...


           救护车是一个与病人生命息息相连的词组,救护车在接转运病人途中,救护司机不仅要技术娴熟,而且要性格稳重。随车医生更是责任重于泰山,若病人有不适或有不良反应,随车医生便要施展其精湛医术,力求确保或挽救病人生命。因此,救护车事关病人的生命健康和安危,违法经营的“黑救护车”,无异于是对病人的一场谋杀,无疑它具有相当巨大的社会危害性。

    河南固始县:“黑救护车”接运病人途中死亡,究竟该由谁管?

    :黑救护车随车医生

          10月2日,河南省固始县陈集镇孙克兰老人在“黑救护车”上死亡,家属悲痛欲绝。然而,半个多月过去了,“黑救护车”车主不仅没有与死者家属协商赔偿事宜,且理气直壮说,“你这个老爷子不要威胁我,你到哪都告不赢。”!固始县卫健委则称:“不归他们管,叫死者家属去找刑警大队”。而刑警大队工作人则称,“他知道这个事,上次救护车拉的老太太,他们不构成犯罪。“陷入悲痛之中家属不知道该找谁。

           据死者丈夫陈长学老人说:孙克兰因腰椎盘突出在郑州市郑大医院住院了4个月,6月1日,孙克兰老人做了一次手术后,病情有了很大好转。家属决定接到固始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以便方便照顾。10月1日,陈长学通过其外甥找到固始县人民医院保安队长刘军,帮忙联系一下固始县人民医院救护车,刘军说“好的,没问题”,还说,“叫有医生资格证的医生去”。10月2日,家属办好了出院手续,死者下医院电梯时,自已脱下了医院病服,换上了家常服。“黑救护车”司机(后知是车主)对前去接老伴的陈长学说:“你这个老头子,找我算是找对了,你要找个不是医生的,穿了个白大褂,挂个牌子就苦死了”。

           但惊掉人眼球的是,这台救护根本不是固始县人民医院的正规救护车,而是“黑救护车”,这个“司机”既是司机也是“车主”,那个身穿白大褂,胸佩工牌的随车医生也是无证的“黑医生”。原本是欢天喜地的归途,不期成了呼天呛地的悲途。

    河南固始县:“黑救护车”接运病人途中死亡,究竟该由谁管?

    事件黑救护车车车牌

           从郑州郑大医院至固始县全程约475公里,需时约5小时,“黑救护车”约于上午11点40分出发,行车约1个小时后,病人感觉呼吸困难。据陈长学说:随车医生没有采取任何施救措施。说:“她没有心跳了,”就拔掉了氧气管。而此时老伴的手还在动,还有呼吸。陈长学感觉不对,问他为什么不抢救,随车医生回答说:“半路上他没有办法”。陈长学质问:“你是不是医生”?随车“医生”没有吭声,也没有回答。

           车辆行驶约4小时后,到达了固始县陈集镇。陈长学拔打了110报警,随车医生见状慌忙脱下了白大褂,取下了胸牌。约10分钟,陈集派出所民警到来,在陈长学家里,对“黑救护车”车主,随车医生,以及陈长学做了询问笔录。其间,民警问随车医生:“你是不是医生。”,他回答说:“我不是医生,没有医生资格证,我是车主雇的,一次700元。民警做完笔录后,把黑救护车车主、随车医生,带去了派出所,但当天晚上,就让他们回去了。两天后,陈长学去派出所问情况,派出所民警叫他们去找卫健委。

           10月11日,陈长学和他的孙子去了卫健委,卫健委工作人员和他们说:“这个司机吴豫皖是私人救护车,叫他们去找卫健委检纪检察办。”检纪检察办工作人员说:“这个救护车已经被处理过一次,是私家救护车,私家救护车不属他们管,并说保安也是好心介绍的,救护车也是你们自己找的。叫他们去找刑警大队”。无奈,陈长学和其孙子便去了刑警大队,而刑警大队接警民警说:“他知道这个事,上次救护车拉的老太太,他们不构成犯罪。”这对没多少文化、老实巴交的爷孙只好无奈而回。陈长学打黑救护车车主电话,黑救护车主理气直壮说:“你这个老爷子不要威胁我,你到哪都告不赢。”

           一条宝贵的生命就这样不清不楚地去了,陈长学老人及其家人陷入了是无尽的悲痛,他们不知道去找谁,不知道这事由谁管,不知道究竟由哪个部门来为他们进行解决。

           这事究竟该归谁管?卫健委能管吗?根据卫健委工作职责:承担公共卫生、医疗卫生等监督工作,查处医疗服务市场违法行为是卫健委工作职责之一。难道这不属于医疗服务市场的违法行为?如果属于,卫健委就应有权力有义务管呀。那么,不管就是渎职,不作为。

           其次,随车医生所承担的工作职能是什么,难道不是医疗救治?如果是医疗救治,随车医生无医生从业资格证,难道不涉嫌非法行医?如果涉嫌非法行医,难道卫健委也无权管?令陈长学一头雾水的是,卫健委工作人员曾亲口对他说:“这个救护车已经被他们处理过一次。”,既然“黑救护车”不归他们管,又是因何事依据哪条法律和法规对他进行处理过呢?

          当前,我国在对救护车的管理制度上,的确没有清晰地明确责任主体,监管起来比较困难。救护车的监管不仅涉及卫健还涉及交警、运政、工商等多个部门,但这些都不是推卸责任的理由。我们的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党,我们的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凡是涉及百姓权益的问题,各级政府,各个部门就要勇于担当,积极履责。一条生命就这样在黑救护车上不明不白去了,居然无一家部门来管,这是百姓的悲哀,也是社会之悲哀。望固始县卫健委会同有关部门依法查明事实,对救护车车主及随车医生可能涉嫌的违法问题进行立案查处,以告慰死者在天之灵!

    河南固始县:“黑救护车”接运病人途中死亡,究竟该由谁管?

    作者:文摘 来源:百姓直通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