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不用调音器的人生

    时间:2019/3/14 16:41:41

      核心提示: 文/肖静 总感觉吉他的音调怪怪的,拿出调音器想要校对一下。看着调音器显示屏红色的“1、2、3、4、5、6”,一个一个数字蹦跳到校对的琴弦数字,显示音高的指针在中线左右两端来回游走,终于定在了中间的位置上。 一根根琴弦和音高就这样无数次拨弹试验,微调琴弦张紧的旋钮,每根琴弦拨弹之后,调音器上的显示屏...


    /肖静

    总感觉吉他的音调怪怪的,拿出调音器想要校对一下。看着调音器显示屏红色的“123456”,一个一个数字蹦跳到校对的琴弦数字,显示音高的指针在中线左右两端来回游走,终于定在了中间的位置上。

    一根根琴弦和音高就这样无数次拨弹试验,微调琴弦张紧的旋钮,每根琴弦拨弹之后,调音器上的显示屏亮起了绿色,琴弦数和音高都准确无误。

    重新抱起吉他,随意拨弄几下,在记忆里深挖,想要挖出点最初听见弹奏吉他时的乐调。一遍遍拨弹,一铲铲深挖,闭上眼拨响每一根琴弦,总还是感觉和最初记忆中的音调差了那么一点点儿。

    试着将感觉音调不对的琴弦松掉,哪怕松上一点点,其他的五根弦都要相应的微调。索性,我将所有的弦放松,拿掉调音器,从最低沉的六弦开始调起,用自己的耳朵去听去感受,去寻找当年第一次听到这种天籁之音时的那种流畅美妙的声音。

    闭上眼,将自己置身在一片空旷又安静的黑夜里,天空中散落着星星点点,默默地在自己的轨道里行走,不曾发出一点声响,相遇时也放弃了打招呼的习惯,只是相互眨眨眼慢慢走过。草丛里的虫儿合拢自己的翅膀,将头藏进躯干,放慢呼吸,睁大双眼,仿佛将自己凝固,凝固到失去了存在感。

    突然,空气中传来一下低沉的琴弦声,沉稳厚重,荡气回肠。果不其然,星星微微抖动了一下身形,快速眨了几下眼睛,方才稳住漫天的点点星光。虫儿的翅膀被声波扫过,好似夜风稍稍掀起裙裾,吹香整夜的旖旎。

    抚摸我心爱的吉他,一个音调一个音调的拨弹,如果说弹奏中能带来高山流水的感受,那么调音的过程就是高山处在青黄不接的颓败期,经常断水并且水流浑浊不清的干涸期。

    我将心当做音准,将耳朵当做调音器,用嗓子做音高,在自己创造的黑夜里,调整自己拨弹的吉他,用来弹奏自己的一生。

    很快,我摸到了自己的调门,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音域,随着指尖将每根琴弦挑起,高山流水般的音乐从我身上流泻而出,星星将整片夜空当成了广场,跳起了属于它们自己的星星舞,虫儿将头儿探了出来,晃动了几下身躯,才去抖动收拢太紧有些僵硬的翅膀。

    虫儿挥舞翅膀奔向星星,想要无偿做一名伴舞,星星将自己压到最低,在夜的半空中随着我的吉他声缠绵翻飞。听到声音的树叶醒了,看到舞蹈的花儿开了,远处奔跑着大大小小高矮不一的可爱生灵。

    音乐是美的,美到可以让人轻松愉悦、舒缓心情,美到可以撩动爱意、成就姻缘。但,过高或过低的音调不会弹奏出美妙的音乐,不符合自己实际音高的音调会让人生高不成低不就。

    闭上眼,将自己想象成那把吉他,拨弹心底最深的那根琴弦,找到自己最舒服的那个音调,顺着这个音调继续拨弹,陡然间提高或者降低音调都会让弹奏的音乐难听至极,就像是糟糕透顶的人生。

    实在不忍心将眼睛睁开,因为天空中像是开起了晚会般热闹喜庆,星星在舞蹈,虫儿在歌唱,花儿张嘴就是花式唱腔,瓢虫吹起了柳笛咿咿呀呀吱吱嘎嘎......”

    不想拥有不适合自己音高的人生,不想用固定的调音器调试自己的音调。我就是我,用自己的调音器弹奏自己的人生之歌,就算不够嘹亮高考,就算不够流畅悦耳,也惟愿拥有自己的音调。

    不用调音器的人生,用心去弹奏,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不可能雷同的,无法仿制的自己的人生。

    作者:肖静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