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故事 >> 内容

    爷爷教我维权

    时间:2019/3/11 16:01:07

      核心提示: 文/熊兴国 我的第一封鞭炮,是爷爷给我买的,那还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拿到鞭炮,我特别高兴。你要知道,在那个年代,过年能有一封鞭炮或是一把玩具枪,是多么骄傲的事情啊! “爷爷,我们也放一颗吧!”看着身边的伙伴都在放鞭炮,我就央求着爷爷。 “等过年了咱们再放,那个时候才最漂亮!”爷爷边说边摸我的头。其...


    /熊兴国

    我的第一封鞭炮,是爷爷给我买的,那还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拿到鞭炮,我特别高兴。你要知道,在那个年代,过年能有一封鞭炮或是一把玩具枪,是多么骄傲的事情啊!

    “爷爷,我们也放一颗吧!”看着身边的伙伴都在放鞭炮,我就央求着爷爷。

    “等过年了咱们再放,那个时候才最漂亮!”爷爷边说边摸我的头。其实我知道,爷爷是怕现在放完了,到时候我又得羡慕别人。

    时间终于挨到了大年三十,我自然也可以放鞭炮了,可是手里的鞭炮和我预想的不一样。从外观上看和正常的鞭炮没有区别,可是里面就大有文章了。有的是黄灰,有的里面包着泥土,只有一部分才正常的裹着火药。

    鞭炮不正常,炸的自然就不好。看着手里的鞭炮,爷爷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气冲冲的找到卖家(小卖部)理论,可人家就一个劲,说他们没有卖假货。

    “这个不是假货,这个是什么?”爷爷当着卖家的面,把有问题的鞭炮一个一个在他们的面前撕开来。

    “就算有,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们制造的。再说了,为什么别人买的都是好的,就你买的有问题?”对于爷爷的“上门闹事”,卖家也是理直气壮。

    “你们不赔钱,我就告你们去!”面对卖家的无赖,爷爷也很硬气。

    “有本事你就去告啊,我等着你!”卖家自然也不依不饶。

    爷爷一字不识,说的自然是气话,倒是我变成了他们的“仇人”。身边的小伙伴离开了我不说,就连父亲也说:“大过年的,为了一串鞭炮,值吗?”

    其实我一直很喜欢爷爷的,可不知为什么,自从那事以后,我却讨厌起他来。直到今天,当我成了一个真正的消费者权益保护者,我才理解了当初的爷爷。

    只可惜这份理解来得太晚,多年前,爷爷已在一片鞭炮声中离开了人世。只愿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爷爷在另一个世界一切安好!

    作者:熊兴国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 上一篇:九棵树的诺奖之路
  • 下一篇:亲情美食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