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赏析 >> 内容

    回不去的故乡

    时间:2018/12/6 16:11:29

      核心提示:故乡,它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名词,也不仅仅是一个地址和一个空间的概念。在我的心中,那一望无际的连片翠竹林,那一垛垛稻草堆里捉迷藏的身影,那一声声母亲口中呼唤了千百遍的乳名,把它们串联起来才是那可爱的故乡。  但故乡现在却是很难再回得去了。就在昨天,微信的朋友圈里我看见了来自故乡的照片,无人居住的院落,...


    贵州遵义/龚德位

         故乡,它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名词,也不仅仅是一个地址和一个空间的概念。在我的心中,那一望无际的连片翠竹林,那一垛垛稻草堆里捉迷藏的身影,那一声声母亲口中呼唤了千百遍的乳名,把它们串联起来才是那可爱的故乡。
      但故乡现在却是很难再回得去了。就在昨天,微信的朋友圈里我看见了来自故乡的照片,无人居住的院落,蒿草疯长,屋檐上稀疏的石瓦好似在默默地诉说属于它的历史但以无人问津。小时候与父母一起挽起裤腿在稻田里收割水稻;与小伙伴一道拿起渔网去小河里捞虾米和泥鳅;与朋友们一起上山采蘑菇,摘野菜的场景离我们好似越来越远。再也回不去的故乡啊,让人永远记挂在心,那时的山,那时的水,那时的父老乡亲......一切都仿佛就在昨天,却又好似永远停留在了昨天。
      现在的故乡,剩下的就是多年失修的院落,杂草疯长的山路,当山风吹来,只有松针掉落的声音。再也找不到儿时嬉戏的那份欢悦;再也听不到补锅匠在村落里吆喝的声音;再也聆听不到奶奶站在门槛边慈祥的叮咛。乡亲们都一拨一拨地背起行囊离开了故土,去了他们心目中所谓的城市,或许为了生计,也或许是为了下一代有一个所谓的好的起点。
      所有的这一切,让我措手不及。有时候真想放下身边所有的一切与父母一起再到乡下住段时日,就像小时候一样,父亲去地里干活,母亲在厨房用柴火烧饭,爷爷喝醉了酒在屋里骂我兔崽子,要我把给他悄悄藏起来的旱烟点燃。我们不去关注房价,不去讨论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我们只关注今天准备烧什么样的菜肴,干什么农活以及放牛回家路上牛背上的那支短笛吹奏什么样的乡间小调。
      沈从文说:“一个士兵要么战死沙场,要么回到故乡。”我很想回到故乡,可儿时的故乡又怎能回得去呢?这正是去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啊!

    作者:龚德位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