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社会 >> 内容

    先后两次签订同一内容协议孰是孰非?

    时间:2017/1/21 16:58:02

      核心提示:江南嘉兴,冷雨过后的潮湿空气中透着凉意,恰如黄世荣此时此刻的心情。因为四年前的一次股权转让,他吃上了官司。因为这场官司,他生了一场大病。因为这场官司,他辛辛苦苦三十年,恐怕要“一朝回到改革前”了。...

      江南嘉兴,冷雨过后的潮湿空气中透着凉意,恰如黄世荣此时此刻的心情。因为四年前的一次股权转让,他吃上了官司。因为这场官司,他生了一场大病。因为这场官司,他辛辛苦苦三十年,恐怕要“一朝回到改革前”了。

      9天之间签了两次协议

      官司是黄世荣的同乡带给他的。

      2014年12月8日,嘉善县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了原告冯某某、孙某、俞某某与被告黄世荣、黄志伟(黄世荣之子)股权纠纷一案。其中冯某某是黄世荣的同乡。黄世荣,浙江省嘉善县人。他赶上了改革开放好时代,从事纺织品的加工销售。从一单单小生意做起,他慢慢拥有了自己的喷水织机生产线。前些年老黄看到自己的产品畅销,便动起了扩大生产规模的心思,开始寻找合适的地点。

      这时候冯某某等3人出现了。这3人共同创办的企业名叫嘉兴市联力化纤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力化纤”)。

      2012年9月间,经同村人介绍,黄世荣受让了联力化纤的45.36亩土地使用权(包括地上未完工房屋),转让方分别为冯某某、孙某、俞某某。双方于2012年9月16日签订《转让协议》,约定转让金额为1780万元,付款方式为先付定金100万元,股权转让验资时再付款900万元,余下780万元于2013年7月份开始,每月付款100万元,直至付完为止,逾期按照20%加收违约金。

      短短9天后,2012年9月25日,黄世荣又重新与冯某某、孙某、俞某某签了3份《嘉兴联力化纤纺织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股权转让协议》),其中两份《股权转让协议》的受让方为黄志伟,股权分别为40%。第三份《股权转让协议》的受让方为黄世荣,股权为20%。该份协议中联力化纤全部股权的转让价格为900万元。

      几天之内两次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合同标的股权的价值减少接近50%,由此引起这场涉及两次签订的协议如何认定的诉讼。

      资料显示:联力化纤成立于2011年4月12日,公司设立时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的股东为本案原告冯某某、孙某、俞某某,分别持有公司40%、40%和20%的股份。联力化纤成立后,于2011年6月8日以人民币268元/平方米的价格取得挂牌交易的嘉善县2011G-7号国有土地使用权,两天后与嘉善县国土资源局签订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后,联力化纤在该地块上盖起厂房,但施工不到半年即停工,然后就开始对外转让联力化纤的全部股东权益。

      恰好这时黄世荣来了,双方在9天内两次签订转让协议。

      签完第二次协议,由于被告黄世荣在向原告支付定金100万元及验资金额900万元后,没有按照《转让协议》约定自2013年7月份开始每月再付款100万元,其间,原告多次催讨无果,故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立即向原告支付股权转让款780万元,并支付违约金156万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对于原告方的表述,被告黄世荣另有说法:2012年9月份,经村里人介绍,黄世荣得到冯某某等人要转让联力化纤股份的信息,由于他想扩大生产规模,而联力化纤股份中包含的地块和厂房能够满足需求,所以他有收购联力化纤全部股份的打算。但是喷水织机生产时有水污染,该项目只有通过了环评审批才能上马。股权转让谈判之初,转让方冯某某告诉黄世荣联力化纤的环评能够办下来。出于对同乡人的信任, 2012年9月16日黄世荣与冯某某等人签订了第一次《转让协议》,并同意以1780万元的价格受让联力化纤全部股权。

      孰料,第一次签订了《转让协议》以后,黄世荣多次去镇里确认环评到底能不能通过,最后得知喷水织机的项目肯定不被接受。这种情况下用1780万元收购联力化纤肯定要亏,黄世荣就找到了冯某某等人,对他们说如果无法获得环评审批,己方将不能履行第一次签订的《转让协议》。几经商讨,冯某某等人同意黄世荣和他的儿子以900万元受让联力化纤全部股份及地块,于是双方在2012年9月25日办理了工商登记手续,并第二次签订了前面提到的3份《股权转让协议》。另外,因联力化纤在2012年3月与平湖市平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署过《关于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协议》,联力化纤此前为修建厂房已经投入了93万元,所以黄世荣同意承担该笔费用,用为履行第一次《转让协议》所支付的100万元定金折抵。加上这100万元,黄世荣为履行《股权转让协议》要支付的总价款为1000万元。

      哪一次签的协议有效?

      原告和被告各执一词,一审法院认为双方应该履行第一次签订的《转让协议》。一审判决书表述大致如下:

      首先,2012年9月16日的《转让协议》与2012年9月25日的《股权转让协议》从内容上看并不冲突。《转让协议》涵盖了《股权转让协议》的内容。《转让协议》中的转让金额1780万元,其付款方式应分为三部分:1.先付定金100万元;2.股权转让时验资金额900万元;3.余下780万元于2013年7月开始,每月付款100万元,被告付款行为基本上按照《转让协议》中付款条款的前两部分履行,实际支付了1000万元,而被告关于其支付的金额超出《股权转让协议》金额100万元系地上在建房屋补偿款的说法,不符合正常逻辑,且无证据支持。

      其次,《股权转让协议》仅保留在嘉善县工商局,且被告黄志伟在庭审中陈述其与3原告并不相识,而原告、被告仅将该协议保留在工商局,不符合交易习惯和常理。

      再次,证人莫某某(联力化纤的财务人员)的证言也能证实《股权转让协议》中的转让价格是工商局设定的,而《转让协议》双方经过商谈,莫某某作为协议的起草者和证明人签字。

      综上,一审判决书认为《转让协议》中的转让款系双方各自真实的意思表示,应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黄世荣则认为第二次签订的协议才是他的真实意思表示。因为在他与冯某某等人洽谈第一次《转让协议》和签约过程中,对方并没有告知他依据当地政策不可能让喷水织机项目的环评通过,使他产生严重误解,错以为这里可以做环评,所以才能够接受高出该土地使用权原价近一倍的价格。而当他得知这个地块上喷水织机项目肯定不能通过环评时,就只接受接近该土地使用权原价900万元再加上对方为未完工厂房的投入100万元作为受让价格。所以签订了第二次《股权转让协议》,简单地说第二次签订的协议是对第一次签订的协议的纠正。

      记者曾向嘉善县西塘镇人民政府副镇长王荣了解情况,他说,喷水织机项目水污染问题很严重,项目本身很难通过环评审批。黄世荣在受让联力化纤股份及地块时,曾向我咨询,也曾告诉我说冯某某等人能帮他把环评审批办下来,但是我也告诉了他政府对待喷水织机项目的态度和政策。应当说,这块地本身是不值那个价钱的,当初黄世荣愿意以1780万的价格受让股权及地块,考虑到可以在这里做喷水织机项目。如果环评审批办不下来,项目批不下来,以那个价格受让明显是不合适的。因为他们是以股权转让的形式实现土地使用权的转让,我们政府也不好干预。但是当最终确定这块地不能做喷水织机项目时,黄世荣找了我很多次。当时政府也明白他的难处,所以就跟他提到收回国有土地的事情,他最后也同意了,我们做了土地评估,最终的土地回收补偿费为900多万元,目前这块土地已经复垦。

      王副镇长的话也证实了黄世荣对喷水织机项目能否做环评的认知确实有一个变化过程。

      诚实信用原则和公平原则如何体现?

      从《法制文萃报》记者掌握的案情材料看,这起股权转让纠纷案件存在“公平”“诚信”意义上的疑点:

      一、根据嘉善县西塘镇人民政府与联力化纤于2014年9月1日签订的《征收补偿协议书》,联力化纤的所有财产价值为9496019元,这与2012年黄世荣与冯某某等人签订的《转让协议》标的额相差甚远。

      联力化纤最初受让嘉善县2011G-7号国有土地使用权地块的价格(8740747元)是公开的,黄世荣对此应当知道。但是他第一次签订协议时同意以高于原价值将近两倍的价格受让联力化纤股份,按他的说法是以为可以在该地块上从事喷水织机生产,但当他确认该地块无法从事喷水织机的生产之后,经与冯某某等人协商,又以接近实际价值的价格受让了联力化纤的股份,符合逻辑。

      二、冯某某等人于2011年6月10日以8740747元的价格受让嘉善县2011G-7号地块国有土地使用权,在与嘉善县国土资源局签订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中约定,该地块的投资总额不得低于8819万元。同时,该合同第二十一条约定,如联力化纤转让取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应当完成开发投资总额的25%以上。从联力化纤与平湖市平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在2012年3月29日签订的《关于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协议》来看,双方于2011年11月16日签订了“嘉兴联力化纤纺织有限公司厂房一至四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至2011年12月份停工至今。也就是说联力化纤在受让土地开始施工不久后就停工,而在2012年9月份,联力化纤股份又以接近两倍的价格转让给黄世荣。这一买一卖之间,第一次签订的《转让协议》违背等价有偿原则,有显失公平之嫌。

      三、关于证人莫某某所描述的2012年9月25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仅是为了办理股权登记,且变更登记时股权转让协议的价格是工商局设定的说法是否可信未有证据支持。

      2012年9月25日《嘉兴联力化纤纺织有限公司股东会决定》显示,冯某某、孙某、俞某三人同意将其各自名下所持有的联力化纤股权转让给黄志伟,其总价格为900万元。莫某某虽为2012年9月16日双方签订转让协议的证明人,但是其本身是原告冯某某所雇用的会计。一审法院直接采纳了莫某某有关“变更登记时股权转让协议的价格是工商局设定的”的说法。正常而言,股权转让价值应由转让方与受让方决定,作为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其职责应当是对股权转让事实进行审查,由其“设定股权转让价格”于理不通,莫某某的这番描述也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真假难辨;另一方面,仅仅因为莫某某一人声称2012年9月25日双方所签协议是为办理变更工商登记,就否定由冯某某等三人签字确认的《嘉兴联力化纤纺织有限公司股东会决定》和《股权转让协议》,是否做到了依据充分?

      “做人要厚道”,这是多年前非常流行的一句电影台词。如果换成法律语言,就是要遵守“公平”和“诚实信用”原则。 我国的《民法通则》《合同法》等法律里都有这样的规定。

      裁判者在司法的过程中维持民事主体之间的利益均衡,是“公平原则”的核心含义之一。而所谓“诚实信用”,是要求民事主体在民事活动中要诚实,不弄虚作假,不欺诈,进行正当竞争;民事主体应善意行使权利,不以损害他人和社会利益的方式来获取私利。

      目前,该案二审判决已经生效,黄世荣申请再审也被驳回,正准备向检察院申请抗诉。

    作者:WI07 来源:网易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永杰 电话:13691456693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