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维权 >> 内容

    泌阳县恒远公司生死局:究竟谁是3700余万元的真正借款人?

    时间:2016/12/8 8:00:22

      核心提示:泌阳县恒远公司生死局:究竟谁是3700余万元的真正借款人? 核心提示:驻马店市泌阳县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县城繁华地段开发建设了“古城新天地”项目,后经公司委托会计事务所审计,公司账面上现金溢余400...
    泌阳县恒远公司生死局:究竟谁是3700余万元的真正借款人?
           核心提示:驻马店市泌阳县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县城繁华地段开发建设了“古城新天地”项目,后经公司委托会计事务所审计,公司账面上现金溢余4000多万元,但这4000余万元公司财务账上已无分文。这笔钱究竟去了哪里?更为蹊跷的是,突然一夜间,公司出纳的“七大姑八大姨”等亲友共30人,手持公司出纳出具的欠条合计3700余万元,将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公司偿还这些借款。法院依据30余人的起诉经审查,迅速查封了公司所有资产,致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税收缴纳、工资发放陷入了困境!
             突然冒出的巨额借款令公司法定代表人目瞪口呆
            李敬远,驻马店市泌阳县恒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远公司)法定代表人。他告诉记者,自己十几岁开始闯荡社会,从建筑队泥巴匠干起,到如今拥有自己的恒远公司,在泌阳这座县城,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创业虽说历经艰难坎坷,但始终没有陷入诉讼纠纷,2013年公司开发的古城新天地建设项目,由于地处县城中心位置,配套设施齐全,房屋销售和商业地产经营状况良好。
            然而,2016年9月13日,对于李敬远来说,是终生难忘的一天,就在这一天,李敬远收到了泌阳县人民法院(2016)豫1726财保2号民事裁定书,申请人汪某、郝某等30人因被申请人恒远公司、李敬远拖欠借款共计3700余万元,要求对被申请人的固定资产、股权及其银行账户存款采取诉前保全,泌阳县人民法院经审查,裁定予以冻结查封。让李敬远最为吃惊的是: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借款的存在,跟原告大多并不相识,公司财务账簿里也没有相关记录,3700余万元巨款,究竟是谁所借?与此同时,这份民事裁定书也立即让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税收缴纳、工资发放陷入了困境!
             2016年9月18日,恒远公司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对恒远公司截止2016年6月30日累计收支及开发投资情况进行了专项审计,审计报告显示:古城新天地项目2013年12月至2016年6月30日收支结余为4411余万元。公司既然现金溢余4000多万元,这4000多万元的货币资金到底现在在谁手中,为何还要向外借款?
            借款背后的猫腻 法庭上各具陈词
            李敬远意识到,这一切突变可能与6月份离职的公司原出纳晁某有关。
             2016年10月10日,李敬远收到了起诉状和举证责任通知书,这些诉状内容基本雷同:被告恒远公司以投资房地产项目资金周转为由,向原告借款并约定利息,原告通过银行转账的形式将借款转入晁某的个人银行卡或第三人银行卡,后经原告催要无果诉至法院。
            2016年10月26、27日两天,泌阳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30个案件,随着庭审的进行,李敬远终于弄清了这30个案件的来龙去脉:2011年,李敬远在生意场上结识了时任泌阳县融丰信用社主任晁某,自2013年3月14日,晁某兼任恒远公司出纳至2016年6月底。随后,晁某又担任泌阳县玉川村镇银行副行长兼股东。从30名原告的诉状中发现,自2012年1月起,晁某陆续对外借款,均既没有书面借款合同,也没有公司收款收据,更没有恒远公司账户的原始进账凭单,借款大多通过银行转账的形式转入晁某个人或第三人账户,在此期间晁某通过自己个人银行账户支付利息和归还部分本金。
            2016年春节过后,据晁某陈述因不能及时支付本金和利息,在债权人的要求下,晁某在加盖有恒远公司公章的空白纸条上自行书写了借条,上面显示晁某系经办人。这些原告均是晁某的亲友,如晁某母亲133.7万元、晁某姑姑96万元、晁某大伯哥赵某46万元等,部分大额借款涉及政府工作人员,其中最大一笔居然有500万元,这也仅仅是晁某在一张白纸上书写的借条,同样没有借款合同、抵押担保、收款收据,明显与生活常理和财务制度不符。
             2016年9月1日,30名原告统一委托律师将恒远公司和李敬远诉至法院,要求公司归还借款本金和利息,李敬远承担连带责任。
            开庭时,30名原告本人无一出庭,唯一到庭的赵某在开庭前也借故离开,恒远公司原出纳晁某作为原告方证人出庭作证,在法庭上,围绕本案原告诉请是否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原被告双方的代理律师进行了激烈的法庭辩论。原告方认为:“原告出具有向晁某个人银行卡往来的银行流水记录,虽当时出于对晁某本人的信任,没有签订借款协议,但2016年春节后,晁某出具的加盖公司印章的借据,证人晁某证明用于公司生产经营,李敬远与恒远公司存在财务混同,因此恒远公司和李敬远应当归还借款”。被告方认为:“借款发生时,被告没有授权晁某向原告借款,该笔款项更没有进入被告账户,被告也没有使用该笔借款。原告不能仅依据晁某是被告的出纳和晁某口头所述,就相信该笔借款人为被告,因此晁某不构成表见代理,借款系原告和晁某之间的个人借款行为。2016年晁某向原告出具借据的行为也无被告授权,是盗用公司公章,先盖章后填写借据内容,该行为不对被告产生法律效力。因此,公司和李敬远不应承担还款责任。
    不服一审判决上诉 刑事立案遥遥无期
             2016年11月8日,泌阳县人民法院对这29个案件(其中一案被告申请笔迹鉴定)作出判决,判决“被告泌阳县恒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原告借款及利息;被告李敬远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针对该判决结果,被告代理律师认为:1、原告与晁某之间的银行流水只能说明其双方之间存在经济往来,原告主张的借贷关系成立时,被告始终不知情,并没有向原告出具借据,也从未授权晁悠扬向原告借款,该笔款项更没有进入被告账户,被告始终也没有使用这笔款项;2、原告诉称该笔款项的借款人是被告,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不能仅依据晁某是被告的出纳和晁某口头所述,就相信该笔借款人为被告。原告相信晁某是被告代理人的理由不充分、不正当,因此晁某不构成表见代理,故被告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3、晁某2016年春节后盗用公司印章出具借条的行为并不能对被告产生法律效力,原告与晁某仅有资金往来的事实,不能证明原告与被告之间有借贷关系,晁某既属无权代理,又不够成表见代理,事实上原告与晁某之间存在借贷关系,2016年晁某出具借据的行为系盗用公司公章伪造公司债务的行为,并不能改变最初已经形成的个人借贷关系。因此,公司和李敬远不应承担还款责任。
            恒远公司在接到上述30个诉讼案件保全裁定和开庭传票后,作为受害人,为了及时维权,于2016年9月21日向泌阳县公安局针对原任出纳晁某提起了的刑事控告。昨日,记者致电泌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姚建国时,他回答说,该案涉及金额大,目前他们正在组织力量对账目进行审计,待审计调查认定结果出来后,才能做出立案或不予立案决定。
            目前,被告不服一审判决,以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理解法律错误为由向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而刑事控告方面,恒远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敬远也在焦急的等待警方关于案件进展的通知,毕竟,这关系到恒远公司和他本人的生死存亡。

    作者:百姓中国周刊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理事单位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永杰  电话:13691456693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