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维权 >> 内容

    河南商丘郑坤志被打重伤嫌犯逍遥法外

    时间:2015/12/22 17:05:08

      核心提示:一起再简单不过的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案,在商丘市睢阳区公安局的演绎下,扑朔迷离,不知所踪,公安机关不予立刑事案件,说是交通事故;交通警察却说不是交通事故,应立刑事案件。被害人深受其苦,家属备受煎熬,终日...

           一起再简单不过的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案,在商丘市睢阳区公安局的演绎下,扑朔迷离,不知所踪,公安机关不予立刑事案件,说是交通事故;交通警察却说不是交通事故,应立刑事案件。被害人深受其苦,家属备受煎熬,终日以泪洗面。
    2014年11月7日凌晨,郑坤志和朋友在商丘市睢阳区坞墙镇舞乐天KTV唱歌,由于声音放得太大,激怒了对门唱歌的一伙人,对方便到郑坤志等人的房间里面滋事。
           郑坤志等人由于心里害怕,玩一会就想回去。
           可是,当走到门口时,对方己经派人在门口正等着他们,见面就打。在KTV门口打过之后,又把被打的人用车拉到外面,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又进行殴打。
           打完人后,他们又把郑坤志扔到了105国道上,意预制造一个车祸的假象。
           惨剧发生后,郑坤志的同行好友拨打了110报警求助,连续拨打三次后,坞墙派出所民警20分钟后,驾驶一辆私家车才赶到现场。
           派出所民警来到现场后,随即拨打了122事故报警电话。交通警察钟大队长和民警刘付全赶到事故现场,经过进行仔细勘察,询问、分析及前往医院看了受害人伤情后,认为这不是一起交通事故,随后便离开了。
          于是,案件开始扑朔迷离起来。
          受害人郑坤志的父亲郑民贞,便去坞墙派出所要求刑事立案,并要求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
          坞墙派出所百般推脱,非说是交通事故,不予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让去交警队找交警处理。
          无奈之下,受害人的父亲郑民贞只好前去公安局上访。
          2014年11月17日,坞墙派出所勉强开具了鉴定委托书。但是,法医鉴定中心说,已过了48小时,鉴定委托书无效。随后,郑民贞又去市公安局上访。
          2014年11月25日,该案由市公安局新城分局第二综合执法大队受理。经法医鉴定,该分局给郑坤志下发了鉴定意见通知书,鉴定意见是郑坤志之损伤构成了重伤二级。

          于是,郑民贞要求公安机关抓捕犯罪嫌疑人。
          该案件由于郑民贞的多次上访,得到了有关领导的支持,此案交由睢阳区坞墙派出所所长刘运增负责侦办。
           刘所长对郑坤志家属说:“打架是事实,派出所已在网上追逃犯罪嫌疑人。1月5日已去山东菏泽抓捕犯罪嫌疑人赵气、田帅,还有一个女的,近两三天案件会有重大突破。”
           2015年1月7日,郑民贞前去睢阳区公安分局询问案件进展情况时,情况发生了变化。该分局郭瑞萍局长说:“为了你这个案子,刘运增所长已辞职,也就是免职。你这个案子,可以申请交通逃逸基金和上访救助基金,但你必须签字,保证今后不再上访。”
           为了不让郑坤志家属上访,公安局的所长辞职,案件仍然推给交警。
           2015年1月19日,刑警队刘松队长说:“你的案件构不成刑事案件,只能按治安案件处理,抓住的两个人最多拘留15天,啥事也没有。”
    群殴事件属实,郑坤志已经被鉴定为重伤,按照公安机关刑事案件立案标准,本应立为刑事案件,刑警队长却说构不成刑事案件,受害者家属实在是无法理解。
           刑法第234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第三十七条[寻衅滋事案(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寻衅滋事,破坏社会秩序,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一)随意殴打他人造成他人身体伤害、持械随意殴打他人或者具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商丘市公安局控申处和睢阳分局的领导却说:“你这个案件难破,美国破案率还不到30%呢,这个案件就得把刑事案件变成治安案件处理,让打人者给你出三万、五万的,你同不同意,拿不拿钱都得这样办。” 
          市交警队领导钟义奎则另有说法:“你这个案件,已经查过了,不是交通事故,是人为伤害,现场图、时间、地点、空间范围内就这三辆车,已经排除交通肇事。”
           八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案件反反复复,总是不能定案,犯罪嫌疑人至今逍遥法外,受害人及其家属不禁要问: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不可言明的隐私,令执法者颠倒是非,指鹿为马?按照常理,对这些具有多年执法经验的警官来说,不至于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让这些警官们敢于置庄严的法律于不顾。
          如今,郑坤志还在家养伤,终日愁眉不展,目光呆滞。
          对郑坤志案件的进展,本网将继续予以关注。

    作者:时代纪实 来源:时代纪实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