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维权 >> 内容

    河北固城县人大常委“涉嫌欠薪 ” 谁来监管?

    时间:2013/8/1 8:10:41

      核心提示:《中国综合新闻快报》河北讯 (晓涛 千顺)“付功酬劳”,天经地义。然而,在河北省故城县,二百多万元的农民工工资却遭遇拖欠时间达半年之久。河北兆鑫集团总经理赵新蕾(系河北省故城县人大常委、衡水市人大代表...

      《中国综合新闻快报》河北讯 (晓涛 千顺)付功酬劳,天经地义。然而,在河北省故城县,二百多万元的农民工工资却遭遇拖欠时间达半年之久。

    河北兆鑫集团总经理赵新蕾(系河北省故城县人大常委、衡水市人大代表、衡水市工商联合会副主席的身份)与讨薪农民工发生多次暴力冲突,至今,农民工讨薪无望,十四位农民工及农民工代表却又以上级领导安排,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关进了拘留所。

    2012611日,河北兆鑫集团与河北天宏建筑有限责任公司(艾云清)签订了《故城金都大酒店康乐中心建筑安装工程合作协议书》。该工程建筑面积7331.7平方米。2012613日,河北天宏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石家庄分公司第四项目部(艾云清)与石家庄市鸿锦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签订劳务分包协议,将该工程劳务以每平方米430元的价格承包给该劳务公司。

    20121116日,河北兆鑫集团总经理赵新蕾与艾云清、汪业福个人签订合作补充协议,约定河北兆鑫集团将艾云清的工程款直接支付给汪业福(除已支付的80.7万元,详见支款清单),及1号楼、2号楼小高层基础和其它附属工程款直接支付给汪业福,艾云清收的保证金与河北兆鑫集团无关。

    按约定康乐洗浴中心工程已完工,由于河北兆鑫集团拒绝支付工程款,导致农民工工资无法支付,1号楼、2号楼小高层被迫停工。

    农民工的辛酸讨薪路

    黑夜、白天,累死累活卖力,就想挣点血汗钱,补贴家里,还指望着打工钱给儿子娶媳妇,拖欠半年了,想尽各种办法还是要不回来。农民工代表冯培祥一肚子的委屈。半年来,他带着农民工风餐露宿、冒着酷热和严寒,几乎跑遍了故城县和衡水市的各个部门信访、讨薪,至今仍无结果;要不回钱,我都无颜去见给自己照顾家、年迈的老父老母和我可怜的孩子,家里老少,都指望着打工这点钱。衣着单薄的孙恩城流下了心酸泪水……。凝冰解冻的冬天,他不远千里从河南老家来到故城县,就想要回拖欠的工资,养家糊口。

    冯培祥告诉记者,因为讨要工资,他成了故城县的名人,因为敢和故城县人大常委叫板,敢向河北兆鑫集团讨要工资,多次遭到殴打,多次报警无果,讨不到农民工工资永不放弃,又多次到故城县和衡水市政府清欠办、衡水市人大、信访局等部门,均被告知赵新蕾是人大常委,我们政府部门不好管理,你们还是到上级部门吧

    在河北省信访局,有关领导接待说:我们只能督办衡水市要求他们解决,他们不解决我们也没办法,农民工们被迫无奈又到河北省人大,信访接待的王局长说:我们通知衡水市和故城县来人解决,如解决不了,北京有包青天

    衡水市人大和故城县的闫文举县长及其他有关部门赶到河北省人大,要求冯培祥等农民工必须核算工程量和清包价位,据实发放农民工工资,一再要求农民工们到故城县协调解决,并保证农民工的人身安全。2013318日,农民工代表把河北煜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就故城县金都大酒店康乐洗浴中心清包总价核算为363.1606万元,工程造价员签名盖章。

     然而,故城县信访局的刘坤瑞局长和建设局的吴东明书记及河北兆鑫集团的李志民带着所谓的造价公司的造价师,说该工程造价185万元,冯培祥要求该造价师就该工程造价只有185万元的量签名盖章时,该造价师称自己是河北兆鑫集团聘请的,只有该公司领导同意我们才能签字盖章,我们对他负责,不是对你们负责。

    据记者了解,汪业福、冯培祥等为了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在依法核算工程量的基础上(减去河北兆鑫集团和艾云清已付的近150万元,该款支付部分工人工资、材料款和机械费)剩余款208万元,经协商只要180万元。

    故城县闫县长和信访局刘局长要求双方到故城县再继续商谈,冯培祥说我们不敢去,闫县长说没事,我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河北兆鑫集团派另外的李经理,在故城县信访局刘局长的主持下,李经理说:按合同和核算单,我们最多再支付157万元,其余的你们就放弃吧!具体数额我还要回去向赵经理汇报。第二天上午9点,双方再次在信访局协商,汪业福、冯培祥等在信访局办公室遭到河北兆鑫集团的李志民带人的殴打。报警后,打人者王某说:是李志民和马朝峰打电话通知我来的,并出示了通话记录。李志民说:让所有的各班组农民工、材料出租方到现场协调只给一部分钱,对先前达成的157万元只字不提。冯培祥被打后多次拨打闫县长的电话,闫县长拒接。信访局刘局长打来电话又称不按兆鑫集团的解决方案,我们没法给你们解决农民工工资!

    326日,李志民通知农民工代表李强、刘传明到故城县,并称你们班组的农民工工资,我们只付一半,但是必须和我们签订协议,保证不再上访和举报汪业福等人组织上访,否则我们分文不付

    李强为了拿到一半的农民工工资被迫无奈,只有按照河北兆鑫集团的要求签了协议,并按照派出所的要求做了笔录。

    汪业福、冯培祥等人没有得到任何工资,却被拘留5-10天。我们农民工真是没有任何办法,血汗钱没有拿到,反而被拘留,谁来给我们伸张正义呢?在故城县、衡水市反映问题多次被打,我们又能去哪呢,请省人大、省政府领导给我们主持公道又有何过错?”——农民工代表李强等人说。

    327日,冯培祥等人再次来到河北省人大门口就农民工工资问题上访,在大门口右侧工人们打着故城县人大常委赵新蕾拖欠农民工血汗钱,请省人大、省政府领导主持公道的横幅,随即,河北省人大信访局王局长通知故城县,来人解决。谁知,下午2点左右,故城县来了两辆车的民警和政府工作人员,把上访农民工14人全部拉到故城县,以扰乱公共秩序分别拘留5—10天,可怜的异地14名农民工,全部拒绝签字,被强制集体拘留。

    可怜农民工为讨薪惨遭多次殴打

    20121215日,由于多次讨要农民工工资无果,冯培祥、汪业福等人在故城县政府门口上访,赵新蕾亲自带领20多人殴打农民工引起群众围观。

    20日、21日、22日,在故城县信访局和衡水市信访局,河北兆鑫集团的李志民、马朝峰等人带领20多人再次殴打农民工代表。

    农民工代表被殴打后,河北兆鑫集团更加肆无惮忌,派人在深夜将农民工打出工地,并将汪业福等人购买的价值百万的建筑材料任意使用,将工棚内的空调卸走,这与明抢又有什么区别呢!?

    以上农民工五次被殴打均在故城县郑口派出所和衡水市信访局所在的公安机关报警备案,至今均未作任何处理。

        201341日,记者在故城县公安局,见到了郑口派出所承办该案的王所长,他说:农民工被打多次报警是事实,我们都立案了,由于当时参与殴打的人员众多,无法查清,所以至今一直没有处理。这次农民工在省人大打横幅上访,扰乱了公共秩序,上级领导指示我们对上访的农民工进行了5-10天的拘留。其实,我们也非常同情农民工。

    拖欠农民工工资有高招

    据记者了解,农民工代表汪业福等人称,按他与艾云清、赵新蕾签订的协议算,每平方430元,建筑面积共7331.7平方米,共计315.2631万元,加上1号楼、2号楼基础和其它附属工程近70万元,减去已支付的170.7万元,下余214.5631万元。

    如按照河北兆鑫集团和故城县政府有关领导的要求,故城县金都大酒店康乐洗浴中心工程概(预)算书,该工程造价678.77104万元(石家庄中远建筑设计有限公司预算并签字盖章)。该工程清包价核算为363.1606万元,加上1号楼、2号楼基础和其它附属工程近70万元,减去已支付的170.7万元,下余工程款262.4606万元。

    河北兆鑫集团为了拒付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报案将艾云清关进看守所,1000多万元的工程仅付艾云清500多万元,其余款项拒绝支付有关人员。由此来看,无论合同是否有效,河北兆鑫集团仍然下

    200多万的工程款。

    随后记者来到故城县政府,要求采访闫县长,闫县长以有事为由,安排办公室的王主任接待,王主任安排信访局的刘局长解释:经我们协商已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发放到了农民工或各班组长手中,汪业福等人所讨要的主要为利润和材料款。

    对是否还欠农民工工资刘局长笑而不答,随后,其安排河北兆鑫集团向记者出示《关于金都大酒店洗浴中心和行政大厅拨款和预算情况》,该情况说明显示预算扣除税金下浮10%,金都康乐洗浴中心工程预算价格为463.3万元,已付艾云清款项519.298万元 ,由此算来,河北兆鑫集团还多付款58.1304万元。但是,故城县信访局、建委和河北兆鑫集团提供的任何手续和预算单均没有权威部门的盖章和签字,属于白纸一张,所谓下浮的10%没有任何依据。

    北京市某知名的法律教授表示:依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和《农民工工资支付暂行办法》,如合同有效,河北兆鑫集团有义务支付农民工工资;如合同无效,按实际核算工程量,河北兆鑫集团作为工程受益人也有义务支付农民工工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3122日关于恶意欠薪的司法解释》,河北兆鑫集团其行为已经构成恶意欠薪罪,依据该解释,应对该单位和直接责任人进行刑事惩处。另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选举法》的规定,各级人大对其代表及其常委有监督管理职责,对于违法的人大代表,有权罢免其人大代表的身份和常委的职务,对其违法行为应当移交有关部门处理。从记者在故城县所到有关部门了解采访,有关部门均在替兆鑫集团说话,几乎没有把兆鑫集团拖欠农民工工资当回事!

    项目相关审批手续疑惑,彰显政府职能部门监管缺失

    据农民工代表反映,金都大酒店康乐洗浴中心1#2#楼及附属建筑没有相关审批手续,记者两次来到故城县行政大厅建设局窗口,要求调阅金都大酒店康乐洗浴中心1#2#楼的相关审批手续,都遭到工作人员以关科长不在,拒绝调阅,后来记者又多次电话联系关科长要求约见,关科长总解释说太忙没有时间,拒绝约见,当记者询问有关金都大酒店康乐洗浴中心1#2#楼的相关审批手续时,关科长的回答更令人不解: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以其他名义申报审批了吧。

    恶意欠薪,各级政府机关无人监管

    针对农民工代表反映河北兆鑫集团赵新蕾恶意欠薪,指使他们殴打农民工,要挟政府拘留讨薪农民工等种种情况,记者于20136月份再次到衡水市、故城县进行调查。

    在衡水市人大涉法信访处,一位女领导接待说:此事省人大、市人大主要领导均有批示要求依法解决。我们已经转交故城县人大常委会解决,如果赵新蕾涉嫌恶意欠薪应于公安机关立案,我们会依法处理。

    记者来到故城县,主管县长闫文举说此事已交信访局刘坤瑞局长协调解决,记者见到刘坤瑞局长,刘局长说按农民工要求薪金180万元,按兆鑫集团预算下浮10%后减去兆鑫集团已支付的工资款后还有94万元,汪业福还欠当地材料款10多万元,扣除后你做做农民工代表们的工作再付70万元,汪业福把建筑材料拉走此事了结。记者答应做农民工们的工作,农民工在做出了巨大让步下同意了此条件。

    然而兆鑫集团确不顾县领导的劝说拒不同意支付农民工工资。一在要求农民工作出让步,农民工在记者的劝说下从180万让步到30万的情况下兆鑫集团仍然拒绝支付农民工工资。兆鑫集团是县的大企业、纳税大户,政府和领导也没办法。当记者问些事为何不依法移交劳动局和公安局解决,刘局长表示自己没有这个权力。农民工讨薪遥遥无期,没有一级政府机关和领导为农民工伸张正义。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农民工资,是国家历来岁末年初最为关心的民生问题,面对农民工迫切的需求和期待,体现的是各级政府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面对农民工资拖欠时间长、涉及金额大、人员多、解决难的实际问题,故城县建委、信访局的有关人员不仅没有尽心尽力解决问题,稳定大局,反而是想方设法配合河北兆鑫集团寻找借口,演变成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游戏。

    正是这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糊弄行为,在责任连带机制中将诱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严重后果。从而激化了民众之间的矛盾,扰乱地方稳定大局。

    对此,记者将继续关注。

    作者:晓涛 千顺 来源:中国综合新闻快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理事单位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永杰  电话:13691456693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