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史海 >> 内容

    江西宜春杜少平夫妇谈父亲杜平中将之红色往事

    时间:2018/11/14 14:40:45

      核心提示: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朱文俊 通讯员张敏 刘建赟 何红)今年是杜平将军诞辰110周年。日前,他的儿子杜少平携爱人刘建军来到宜春市广播电视台演播室,让我们近距离地了解到了一代儒将杜平...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朱文俊 通讯员 张敏 刘建赟 何红)今年是杜平将军诞辰110周年。日前,他的儿子杜少平携爱人刘建军来到宜春市广播电视台演播室,让我们近距离地了解到了一代儒将杜平将军的生平,也了解到了红色基因如何在杜氏家族中传承。同时,我们也希望这份宝贵的传承,能在宜春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宝贵精神财富,能够永远传承下去。

    杜少平夫妇在演播室接受采访

    “父亲是我的精神原子弹”

    杜少平是杜平将军的长子,今年74岁,退休前是江苏省残联秘书长。他的爱人也年届七旬,退休前是南京军区机关医院急诊科主任。别看两位老人都已进入了古稀年龄,但他们腰板笔挺,精神矍烁,谈吐中气十足,不愧是部队这座熔炉中锻造出来的铁血儿女。

    杜少平说,杜平将军既是一位严父,更是一位慈父。“能有这样一位父亲,我感到非常骄傲。他对我一生的成长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甚至对我的儿子也是这样。家风就是这样传承下去的。我跟家人讲,我把他老人家当成一个十分崇拜的偶像,在我心目当中他是一面旗帜,也是我的精神原子弹。”

    杜平将军育有5个儿女,前面三个是女儿,四子是杜少平,五子是杜小平。“我父亲在保卫延安时,我妈生了我,是个男孩,就赶紧叫人骑马赶到前线通知我父亲。通信员说:‘刘协理员要我向您报告,这次生的是个儿子!’我父亲当时在打仗,喜悦之情没有表露出来。打完仗后他特别高兴。人家说:‘你当政委的,打完仗,小胜你怎么还这么高兴?’父亲说我得了个儿子了!”杜少平说,个人的事再大,也比不上事业,父亲的红色精神就是这样传承下来的。

    在杜少平的记忆中,“我们家总是搬家,部队打到哪里,我们家就搬到哪里。我们搬家很简单,所有的家当就是搭在马背上的马褡子,里面有被子和衣服。我和三姐放在两个箩筐里,搭在马背上。就像电影《马背摇篮》所描述的那样,似乎是对我童年的真实写照。”

    杜平将军经历过五次反围剿,长征一年多后才到达陕北。抗战胜利后又从延安调往东北,参加民防联军。辽沈战役后,他进关又出关,一直打到海南岛。中朝边境紧张的时候,他参加抗美援朝,家人则留在东北。

    杜平将军被授予中将军衔后,尽管全家的生活水平有所提高,但勤俭节约的家风丝毫没有改变。杜少平回忆道:“我们家的日子比以前好多了,但还是很节俭。我小时候老是穿我三姐的衣服,二姐穿大姐的,三姐穿二姐的。那时候我穿了三姐的衣服不敢出门,常被人家笑话。直到我长得比我姐姐们高以后,我才彻底解放了,再也没有穿过她们的衣服了。”

    对待长子杜少平,父亲杜平的教导是非常严格的,有更高的期待:做一个对国家和人民有用的人,能为党和人民做更多的工作,要忠于党忠于毛主席。“小时候他就教育我们要善良,吃喝嫖赌那是绝对不行的。包括我们长大以后抽烟喝酒都不允许。”

    “父亲多次遇险,死里逃生”

    杜平将军戎马一生,在赫赫战功的背后,有着鲜为人知的遇险经历。

    杜少平说,父亲戎马一生,多次遇险,死里逃生。他第一次负伤时,子弹从眉宇间穿过去,差点被打死。第二次是在长征路上得了痢疾,部队打算放弃他了,结果第二天他竟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在长征途中,杜平从事无线电工作。部队驻扎的地方有一座破庙,士兵们给他搭了一个睡铺。晚上,他是头朝墙睡下,觉得不便行动,便把头睡到墙的对面,结果晚上下大暴雨,一扇墙全塌了,压到了他的胸前,脚也负伤了。如果头睡在墙边那头就没命了。

    还有一次是在抗美援朝的时候,他坐的吉普车被美军发现了,一直被飞机追着轰炸,最终汽车被炸翻,人被甩出去了,汽车的一个轮子还压在他胸口。幸好旁边有块石头顶住了轮胎,只压断了四根肋骨。杜少平说:“如果他当时牺牲了,就是朝鲜战争牺牲的最高指挥官。我记得他入朝时满头黑发,三年半后回来一头白发。我妈和家里所有孩子看到他都惊呆了,怎么头发像打了霜一样。”

    入朝前,杜平将军预感到这场战争将非常惨烈,他们面对的美军武装到了牙齿,不仅武器装备好,还有原子弹,打起来比国内战场肯定残酷得多。他心想,既然党和毛主席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他就一定要完成好。他抱着必死的决心。此时,他的妻子刚怀上小儿子杜小平。临行前,他跟妻子说:“我此去很可能回不来,你一定要把我们的孩子培养成人。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杜平将军这次负伤,右肩膀被压得变形了,敬礼时手臂抬不起来,给生活带来最大不便的是穿衣服很费劲,直到1999年3月4日去世前都是由他人帮他穿的。

    “我们小时候很调皮,自己不穿衣服,说父亲都不自己穿。我母亲很生气:‘你们能和他比吗?他是打败美军的英雄,他肩膀负伤,手抬不起来。你们身体好好的,怎么也是这个样子?是不是想当纨绔子弟?’从此以后我们都改了,穿衣服都利索了,决不向我爸看齐。”谈吐中,杜少平不失恢谐与幽默。

    “你带个好头,我工作也好做”

    杜平将军是一个很讲原则的人,从不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为家人和朋友提供便利。

    有一次,杜少平发烧两天,烧到39℃多。他当时住校,学校卫生所也看不了,就打电话给他母亲。由于父亲在开会,母亲就让汽车把他送到医院去,结果父亲开完会发现车子被妻子安排送儿子去医院了,很生气。回到家后,杜将军毫不客气地批评妻子:“听说车是你安排的呀,这是公家的车,是我的工作用车。”

    杜少平对这次生病至今仍记忆犹新。“我母亲说,我也不是随便安排你的车,坐一下也是没办法,孩子烧得严重。我母亲说,毛主席都能为人民群众服务,用自己的车子把倒在地上的妇女送往医院,我总不能眼看着儿子病成这样。这次我错了,但是你也不用发这么大火。从此,我们家制定了家规,不允许我们任何人随便坐他的车。我们上学都是坐电车。”

    部队搞建设的时候,规定女同志必须转业。杜少平回忆道:“我母亲是位老红军,军衔是上校,准师13级,属于高干。我父亲为了做其他女同志的工作,要先拿自己的妻子开刀。他还举了一个例子,谭政大将的爱人王长德是正师大校11级,她都带头走,你有什么想不通的。你多学学王大姐,带个好头,我工作也好做。所以我母亲忍痛带头走了。她这一带头,后面大部分女同志转业工作就非常好做了。”

    儿子杜少平转业的时候,杜平将军也是这么干的。

    杜少平回忆:“当时我也不愿意,我父亲说你就服从分配吧。还有一次是分房子的事。我转业到地方遇到了三次分房的机会,第一次打分我分很高,第二次和第三次打分我都第一,因为跟我资历差不多的人都分到了房。我回家发牢骚说,就因为我是你的儿子才分不到房。他说你这样说不对,你要是分到了房子也不一定会去住,因为你要照顾我呀。你就不能发扬点风格,学学雷锋?说得我无话可说。”

    杜平将军的孙子杜三平是国防大学博士毕业生,老人家对他寄予了厚望。有人说,国防大学博士毕业生应该放在比较好的岗位上,国家需要这样的人才。但是在这次部队精简的过程中,考虑到位子很少,就把他放到了基层,放到了人武部。

    杜少平说:“有些人不理解,我们开始也是有些想法。有些人说,你可以去找找关系,为他今后的仕途着想,在人武部没有什么发展前途。但是我们也是受了老人的教育。我们想,如果他是金子,放在哪里都会发光。老人当年为了革命,舍小家为大家,抛头颅洒热血,命都可以不要。现在我们就应把他放到基层,他需要去锻炼。孩子也表态:那我就好好干吧。”

    “因为那个地方养育了我”

    杜平将军对家乡有着非常浓厚的感情。他的妻子常念叨:就你们江西好,家乡人比什么人都金贵。杜平将军则说:那是因为那个地方养育了我。

    杜少平回忆:“当年家乡没电的时候,他把报废的坦克发动机送给万载黄茅发电。汽车也是用到六七成旧了就不能上战场,这些换下来的车他也尽量帮家乡搞。我记得那些年大家对中山表感兴趣,他为省里、地区、县里、乡里、村里搞了很多手表。江渭清当江西省委书记的时候,我父亲在江苏当省委书记。他给我父亲写了一封信,说江苏条件比较好,跟我父亲要化肥。我父亲费了很大劲,先后弄了两列火车的化肥,支援江西的建设。”

    杜平将军抱着孙子杜三平

    杜平将军还十分关心家乡的学校,因为他小时候是在黄茅读的小学。他写的《在志愿军总部》总共给了7000元稿费。他跟写作组说,这个钱你们谁也不缺,我打算交给家乡的小学,大家一致通过。杜少平说:“他在外面给人家写字从来不收钱,在南京有什么事他也会捐款。临终了,除了5万块钱,他什么也没有了,留下来的却是宝贵的精神。当时地方上的人讲,杜老不仅是两袖清风,两裤腿都是清风。没有给我们留下一片瓦。”

    不管收藏有任何文物,杜平将军都会捐献给国家。当年黄公略给他的一支手枪,他一直珍藏着,后来也捐给国家了。杜少平说:“人家要给点报酬,他什么都不要,这也是他对老首长的尊重。家里的一些战争年代的东西他也捐出去,现在的万载县纪念馆还有一些珍贵的照片,和毛主席的,和周总理的,和金日成的,他都捐给家乡了。他给家乡题字也是无偿的,而且他非常高兴。”

    杜少平的爱人刘建军说:“能为家乡做的事,不管大小他都愿意做。计划经济的时候,能要到的一些东西,他全部要捐给家乡。他还跟我说,你们绝不能在家乡做生意,不能做对不起家乡的事。那时候我们说:爸,紧俏物资给我们一点。但他从来不给,全部捐给家乡。北京召开党的十四大的时候,我陪他去北京,万载要聚丙烯,是紧俏物资,他找时任化工部长的顾秀莲去办。他永远不忘本,永远不忘家乡。所以现在我们看到家乡建设得这么好,很振奋,很高兴,老人家在九泉之下也会感到欣慰。”

    作者:朱文俊 张敏 刘建赟 何红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