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冬日馄饨情

    时间:2018/11/9 13:38:12

      核心提示:小时候,吃馄饨是很奢侈的,爷爷奶奶的生日都在冬季,母亲就会包一次馄饨,算是给爷爷奶奶一起过生日。那时家里实在太穷,每到冬季,白菜是唯一的菜品。对全家来说,吃馄饨,就像过年一样。母亲买...
    山东/单淑芹

    小时候,吃馄饨是很奢侈的,爷爷奶奶的生日都在冬季,母亲就会包一次馄饨,算是给爷爷奶奶一起过生日。

    那时家里实在太穷,每到冬季,白菜是唯一的菜品。对全家来说,吃馄饨,就像过年一样。母亲买回一小块肉,剁成肉泥,然后将白菜剁碎,挤出水,拌上切好的葱姜、加油盐拌匀,调出色鲜味香的馅儿。接着和面、擀皮,开始包馄饨。

    我很小的时候,就帮着母亲包馄饨,一是一大家人吃,母亲一个人太累。再就是,很喜欢和母亲一起包馄饨,母亲能包出各种不同形状的馄饨,有的像元宝,有的似糖块,还有的就是一朵花,总是想自己把母亲的手艺学到手。那玲珑剔透的馄饨,不仅好吃,还是一个个工艺品呢!

    可我笨手笨脚弄不好,漏了馅儿,流了汤,或是样子歪歪扭扭,一点都不漂亮。母亲总是不厌其烦的把我包坏了的挽救过来,甚至会弄得更好看,更别致。然后再示范给我看,直到我的作品受到爷爷奶奶的夸赞……

    馄饨包好后,我就在灶台前,看母亲煮馄饨。馄饨在锅里伸展开来,馄饨皮薄如蝉翼,像蝴蝶、像金鱼,翻滚游弋,馨香诱人!

    母亲将馄饨先给爷爷奶奶盛上一大碗,然后再盛给我们吃,馄饨皮薄馅鲜,晶莹剔透,热气腾腾,一家人围在一起,连吃带喝,直到满头冒汗,才会拍拍肚皮,意犹未尽地放下碗。当时甚至想,如果能天天吃馄饨,那就幸福得冒泡了!那传说中的皇上也不过如此吧?

    记得上高中时,每月一次回家,冬天天黑得早,每次在黑暗中摸到家,母亲总会给我煮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赶走一路的劳累和寒气.甚至那时住校的我,每次想家,竟然先想到母亲的馄饨,那回家的急迫竟好像为了那热气腾腾的鲜香!

    后来,馄饨成了我家冬天的主食,因为,冬天冷啊,我的楼上供暖,早早就把父母接来。父母的牙口不好,总说“汤汤水水最养人”,我就变着花样包馄饨,调各种馅儿。坐着轮椅的母亲在一边看着,我和父亲边包馄饨边说闲话,不时举起一个给母亲看:“这个最像您包的了!”母亲总是笑着:“恩恩,比我包的好了,更好吃了!”语气和表情分明是欣慰和满足!

    如今,日子好了,人们吃馄饨已经像家常便饭,而且各种馄饨店、馄饨馆也比比皆是,不用自己忙碌,就可以吃到。但我却一直对包馄饨情有独钟。一直自己调馅儿,擀皮,一个一个包,包进丰富营养,包进浓浓亲情,等一家人带着冬的寒气进门,捧起冒着热气的馄饨,立马被温暖包围。连汤带馄饨一起盛到碗里,吃到嘴里,暖到胃里,女儿总会说:“妈妈做的馄饨最好吃!”

    我感到慰藉,女儿品出了家的味道……

    作者:单淑芹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 上一篇:父母的秋菜情结
  • 下一篇:父亲的红薯窖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