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一次难忘的拆坟经历

    时间:2018/10/11 14:29:47

      核心提示:美国/舒玲玲 一九六五年初,年味还在空气中弥漫,我背起了简单的行囊,匆匆地离开了父母,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城市,去近郊插队,那天我刚满十五周岁。 那年政府发出号召,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农村全面开展土地平...
     美国/舒玲玲    

    一九六五年初,年味还在空气中弥漫,我背起了简单的行囊,匆匆地离开了父母,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城市,去近郊插队,那天我刚满十五周岁。

    那年政府发出号召,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农村全面开展土地平整工作,把所有在田畈里的旧坟统统拆平。按往年来说,年后正好是农闲,可为了响应号召,每个生产队刚过完年就投入到这场拆坟运动,我们知青下乡后的劳动就从拆坟开始的。

    虽说已过立春,可乍暖还寒,正是春寒料峭时节。这天早上刚吃完饭,队长就在门口大声喊道:“出工了!今天开始,劳动项目就是拆坟!”话音刚落,我们几个女知青开始嘀咕了:“拆坟,太可怕了!”可我们怎敢违抗队长的命令,扛起锄头只得乖乖地跟在后面,出工去了。

    到了坟前,我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记得上学期间,每次去农村参加秋收劳动,一旦有坟的地方我就绕道而行,生怕坟里的人跳出来把我抓住。今天不但要与坟墓“亲密接触”,而且还要用锄头把坟挖开,那岂不是强人所难吗?可又不得不服从,只能悉听尊便。锄头随着哆嗦的双手慢慢向坟墓落下。

    一开始我只挖了一些表层的泥土,然后一点一点把土耙到土箕里,别人耙满一担土箕的泥只需几锄头,我费尽洪荒之力,要好几分钟才能装满。有几个农民特别喜欢跟在我的后面,这样他们的休息时间相对会多一点。挖着挖着,一块块朱红色酥松的棺木板和一根根尸骨、骷髅随着泥土滚了下来,我们几个女知青本能地退缩了几步,靠在一起,面面相觑,直打哆嗦。那些调皮的男孩见状开始恶作剧,防不胜防地把骷髅踢到我们身边,吓得我们满田野狂奔狂叫……

    这时除了一阵阵的哄笑,队长的严厉更像一座大山,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谁知一波未平一波起。突然,一条红黑相间的蛇被我的锄头钩了出来,我一下子毛骨悚然,惊恐万状,不由自主地扔掉了锄头,“哇”的一声拼命地逃,当时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跑着跑着感觉双腿发软,一下子瘫坐在地,望着那些笑得前俯后仰的农民,我神情恍惚,木如呆鸡! 

    这时只听见队长在呵斥着那些农民,也对着我大声的说:“有这么可怕吗?不就一条小小的蛇,以后要在农村生活,经常会遇见这样的事,你们是来接受再教育的,就要锻炼自己的意志!”一番话把我从惊魂中唤醒,我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掉。自己瘫倒在地,只得自己爬起来,哪怕是荆棘塞途,也只得往前走。

    收工后我还是惊魂未定,依然恍恍惚惚,白天的情景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不断回放,仿佛灵魂出了窍,满地的骷髅尸骨还在眼前。吃饭时觉得蛇就在碗里,走路时又好像它在我的脚下。到了晚上那就更不得安宁,闭上眼全是白天情景。想着想着,居然呜呜地哭了起来。哭声惊动了邻床的室友,她关切地问:“怎么啦?想家啦?”“不是的,我闭上眼睛全都是蛇,我怕!”听我一说,她立马起身钻到我的被窝说:“别怕,我陪你。”这下总算松了一口气,有了些许的安全感,慢慢地睡着了。

    这是一次终身难忘的经历,也是人生中的一次历练,使我渐渐懂得,人的一生就在历练中成长,历练中成熟。遇到困境,只有坚强面对。涉过泥泞,穿过尘埃,前面就是康庄大道!

    作者:舒玲玲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 上一篇:打猪菜的记忆
  • 下一篇:家有宝贝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