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打猪菜的记忆

    时间:2018/10/11 14:28:49

      核心提示:湖南/陈青延 岁月悠悠,往事难忘。在上世纪农村十分贫困的六七十年代,农户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是靠养几头猪,一年之中,等着把长大增肥的猪调出去增加家庭收入。 那时候,我只有七八岁,清楚的记得,我们家在灶...
     湖南/陈青延

    岁月悠悠,往事难忘。在上世纪农村十分贫困的六七十年代,农户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是靠养几头猪,一年之中,等着把长大增肥的猪调出去增加家庭收入。

    那时候,我只有七八岁,清楚的记得,我们家在灶屋的旁边,用砖砌了一个猪牢,每年父亲都要挑一担篓子,从市场上买两三只骨架粗大的苏联猪崽回来喂。用家里每月打米时筛出的糠和每天家里的剩饭剩菜喂猪,猪的食物远远不够,需要我每天放学以后,拎着一个大篮子,去田野里打猪菜。

    荒坪隙地、田埂和沟渠边生长的浆水菜、蒿子菜和牛皮菜都是我要打的猪菜。湖塘里摘完菱角的藤蔓和地里挖完红薯留下的藤蔓,也是我可以打的猪莱。

    进入湖塘里打菱角蔓时,我就撑着一只鸭划子,拿着两根竹竿,用绳子系紧两根竹竿的中间,做成夹子,伸入湖塘里,将菱角藤蔓绞搅上来;进入红薯地里打红薯藤蔓时,我就带着一把铁锹,将红薯藤蔓斩断,放在竹夹子上挑回来。

    由于我年龄和个头都小,有时候挑菱角藤蔓和红薯藤蔓走在回家上,被沉重的担子压得哭出了眼泪。那种年代,家里为了摆脱贫困,年少的我也被父亲叫着卷入了繁重的体力劳动之间。但是当时农村政策不灵活,种植观念太传统,产业结构不合理,农作物产量总是提不高,农民的经济收入总是上不来。

    时间的航船驶入了一九七八年,中国迎来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从此,大江南北激荡起了改革开放的大潮,贫困的农村开始调整产业结构,发展多种经营,迈开大步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农户家那种小打小闹养猪的模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集约化和规模化的养猪摸式,农村的孩子打猪菜的情景不见了,牲猪的食物大都是采用厂家生产的饲料啦!

     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农民的生活已经进入了温饱时代,开始向小康迈进。这些喜人的变化,全都是改革开放政策带来的呢!

    作者:陈青延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理事单位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永杰  电话:13691456693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