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乡酒 一杯敬岁月 一杯敬你

    时间:2018/9/20 8:22:29

      核心提示:今夜,无眠。遥望着东北,倒上三杯陈年老酒,一杯敬岁月,一杯敬你,而我一饮而尽。 夜空浩瀚,天地无垠,都说人心比天地宽,可我心却只能容得下你。浓烈醇香的酒液,一滴滴在桌上滑落。多似故...
     /陶凯龙

    今夜,无眠。

    遥望着东北,倒上三杯陈年老酒,一杯敬岁月,一杯敬你,而我一饮而尽。

    夜空浩瀚,天地无垠,都说人心比天地宽,可我心却只能容得下你。

    浓烈醇香的酒液,一滴滴在桌上滑落。

    多似故乡的雨滴,也似我的眼泪?

    你在天的一头,我在令一头,远隔千里之外,为何感觉近在咫尺?甚至感受到你的气息,你的温度?

    你宽阔的肩头曾是我登天的梯,踏在上面,我望着远方,满是憧憬的眼神是否刺痛你柔软的心房?

    雏鸟远翔,留给你可是悲伤?还有无限的思念罢?

    那个被岁月缩短的身影,能够阻挡世间的风霜雨雪?

    我不属于你,远方亦不是逐梦的终点,漂泊在你心里,注定走不出你的目光,是你,一步一步牵引我流浪的足迹,永远。

    今夜,我一个人独醉。

    乡酒,曾经熟悉的味道,一如当年,打开尘封,打开岁月,也打开了我们的缘分。

    我再斟酒,一杯敬岁月,一杯敬你,我一饮而尽。

    滴滴答答的时针、分针,带走了多少喜怒哀乐,仿佛就在昨天。

    人都说岁月无情,也说天若有情天亦老,我说岁月轮回徒增伤悲和思念,不留一丝悬念,冷酷无情。

    所以,我悲伤,撕心裂肺。

    把酒敬你,别放心不下,我再不是懵懂的少年,也不是初入社会的愣头青,而是父亲、丈夫和儿子,另一个你。

    我其实真的应该感谢你,来到世间,那几十年来辛勤抚育,不论从生活还是精神,健硕的体质和不惧的果敢,是否与你相似?

    可是,却无法与你比肩。

    因为,我长大了,你老了!

    今夜,静待天明。

    从来不曾觉得黑夜如此漫长,无边际,更倍觉孤独。

    当我离开家,就此别过。

    你的心事,又向谁诉说?回忆还是喃喃自语?

    曾经两个对酒当歌的男人,天各一方,再也不见,更来不及说分手,可是残忍?

    人生总是太多意外,分离、相聚、苦痛、幸福,总是不能尽在掌握,甚至喜忧参半,徒增遗憾。

    覆水难收,正如滴在桌上的酒滴映出你的赞许,难以记录和挽留,可否在回到从前,亲切的呼唤你,握着你的手,再道一声,你好!

    我多想沉沉睡下,梦中与你相聚,聊聊,庄稼、村庄、过往、家常、理短……

    举起酒杯倒满酒,一杯敬岁月, 一杯敬你,我的父亲。

    喝下这杯酒,我们各奔东西,不问将来,彼此在心里,道一声珍重,可好?

    当有一天,我们有缘相聚,如此,在对饮一杯,淡淡问声,你好……

    作者:陶凯龙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永杰 电话:13691456693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