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父亲的老院子 作者:单淑芹

    时间:2018/5/25 22:44:49

      核心提示:母亲去世后,父亲还是不肯搬到城里的楼房,一个人孤零零地守在村头那个30多年前建成的小院子里。 父亲的固执,让我们姐弟都很难堪,我在县城有房,弟弟在青岛也买了楼,哪个家里都会有父亲的一个房间,可是,父...
             母亲去世后,父亲还是不肯搬到城里的楼房,一个人孤零零地守在村头那个30多年前建成的小院子里。

    父亲的固执,让我们姐弟都很难堪,我在县城有房,弟弟在青岛也买了楼,哪个家里都会有父亲的一个房间,可是,父亲却不给我们孝顺的机会。

    老院子修整得很有条理。正房的两个门口各有一棵茂盛的树,西边是核桃树,东边是柿子树,每到秋季收获的季节,父亲都会把核桃摘下来,装到网兜里,我们来的时候,一家一兜,嘱咐着:“给孩子们吃,养脑子呢!”柿子,我们都不爱吃,父亲母亲牙口不好,就留一些自己吃,剩下的,就招呼左邻右舍:“柿子熟了,想吃就自己摘吧!”

    两棵树的中间是月季,花期时,红的,粉的,黄的,白的,大大的花朵发出浓郁的芳香,引得蝴蝶翩翩,蜜蜂嘤嘤,也招得一些孩子甚至大人讨要花枝,插在瓶子里,把芬芳带回自己家。那个时候母亲常常坐在院子里的轮椅上,和来往的乡亲打着招呼,笑眯眯的。

    月季花前是一片绿油油的菜,每次回家,父亲总是给我摘一捆豆角,拔一袋子油菜,几根黄瓜,几棵香菜,总要我大声地拒绝:“够了够了,吃不了!”,随后就埋怨父亲:“你说你种这么多干嘛?你两个人吃多少啊?怪累的!”父亲总是笑着说:“这不有你们嘛!还有你叔你婶子他们,你们都忙,自家院里种的,不打农药,吃着放心!”

    唉,闲不住的父亲,一个人照顾生病的母亲,还忙里偷闲养花种菜,这个倔强的老头,七十多岁了,我们每次给他零花钱,他都大咧咧地说:“我有钱,花不了,不用你们的。”

    院子的南半部分,父亲种上了南瓜、冬瓜。南墙边上,栽的是爬山虎和丝瓜,爬得满墙的绿,满墙的花。父亲说,这样,母亲坐在炕上就能看到——母亲平生喜欢花。

    我一直以为,父亲的倔,就是舍不得这满院的瓜果蔬菜,满院的花香,仅此而已。

    直到母亲故去百日以后,我回家,发现父亲坐在院子里,他的背最近驼得厉害,手里握着一张老照片:父亲母亲都穿着崭新的衣服,满头黑发,满脸喜悦,背景就是这六间正房。一看就是才盖起来的时候照的。

    “你记得吗?这六间房子是我和你娘用小推车推出来的,我在后面推,你娘在前面拉,推了好几个月,扣砖坯,烧砖窑,一点一点盖起来。这核桃树和柿子树是你娘亲手栽的,还有这丝瓜和月季,虽然每年栽种,但最初的种子是你娘四处淘换来的,从那时起,就没再断过……”

    我明白了:母亲生病16年,父亲为了不耽误我们的工作,一人承担起照顾母亲的重任,再忙,也要浇着母亲的树,养着母亲的花!如今母亲走了,父亲却手足无措,不知做什么了。

    风轻轻地吹过,核桃树上飘下几片叶子,落到父亲的白发上,也落到那张旧照片上。

    父亲固执地坚守老院子,无非就想多看一眼这房子,多浇几遍树和花——这里是他和母亲生活的见证,是他们相濡以沫五十六年真情的储存地,有太多美好的回忆浸润在这里……

    对父亲来说,院子在,树在,花在,瓜果蔬菜在,母亲就没有远去!

    作者:单淑芹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永杰 电话:13691456693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