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精博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一个警察的战“疫”日记

    时间:2020/3/23 15:29:37

      核心提示: 文/杨听涛 1月23日 早上,接班的同事说武汉要宣布封城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和交班的同事目瞪口呆,忙打开电视,看央视新闻…… 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 浏览朋友圈,满屏都是有关武汉封城的消息。 我在朋友圈留言:从今天开始,不参加任何形式的宴请,也不宴请任何人;不是我不放心别人,而是考虑到别...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一个警察的战“疫”日记

    文/杨 

      123

      早上,接班的同事说武汉要宣布封城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和交班的同事目瞪口呆,忙打开电视,看央视新闻……

      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

      浏览朋友圈,满屏都是有关武汉封城的消息。

      我在朋友圈留言:从今天开始,不参加任何形式的宴请,也不宴请任何人;不是我不放心别人,而是考虑到别人不放心我。

      许多朋友带着开玩笑的口气回复:小气鬼!抠门!舍不得花钱!我们请你,不要你回请……等等。

      到了晚上,有关疫情方面的信息量不断增加,我明显感觉到朋友圈里的议论和白天不同了,大家都紧张了起来。常识告诉人们:武汉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仓促地封城,说明疫情相当严重。

      124

      在得知北京宣布取消包括庙会在内的大型活动、湖北其他市(州)也相继封城、特别是在得知上海已派出医疗队驰援武汉等消息之后,我的第一反应是想起十七年前的非典,心里感到恐慌和害怕。先后和韩城的两个女儿视频,告诉她们不要和从武汉回来过年的我的侄子见面,并让她们告诉我的侄子,千万不能出去见任何人。随后,给韩城市委宣传部的朋友留言:我侄子是从武汉回来的,我担心的很!

      过了会,他回复:市委市政府已经做了部署,要求各社区、街道办、单位、厂矿、公司和村委会,一定要把从武汉返韩人员的底子摸清楚;让移动、电信和联通公司通过手机定位,锁定从武汉回来的人员。杨兄,谢谢你。

      今天,最令我想不通的是,台湾禁止出口口罩的消息。

      但在114日,台湾却给澳大利亚捐赠了10万个口罩。晚上,朋友圈发有许多疯抢口罩和口罩大幅涨价的消息。

      2344分,3架军机在细雨中降落武汉。第一批由3支军队组建的军人医疗队,带着总书记的嘱托,从听令出征到抵达目的地收治患者,不到48小时。

      看到这则消息,我的胸口不怎么堵的慌了。

      126

      今天我值班。交接班并巡查完监舍之后,同事们都在议论着病毒……

      我说道:武汉在宣布封城消息前,怎么一点征兆都没有?这病毒给武汉带来的疫情,我们这些外省人,咋啥也不知道?

      其他同事纷纷说道:在封城的前两天,武汉咋还在举办万人宴?现在看来,被训诫的那八个人,说的是真的了。

    问题很严重,形势很严峻。

    不用怕!昨天,中央政治局常委召开会议,专门听取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汇报,对疫情防控特别是患者治疗工作进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动员。中央的雷霆之举,我们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立竿见影。

    火神山医院也开始建设了,全国各地的医疗队正在奔赴武汉。”“这几天,网上全是有关病毒的消息和各地采取的疫情防控措施,还有种种议论、质疑、不满和牢骚。

     “我们还是看央视新闻吧。

      ……

      下午,听说监狱决定明天开始封监,已经命令春节期间回家探亲的人员,一律无条件返回单位。

      听到消息,一位同事说:封监是必须的!一旦犯人被传染,监狱和当地医院就难以招架。

      同事们又是一番议论……

      刚从新闻上看到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的通知》,西乡县有人被感染了的消息就传进了监狱。我们立即意识到,疫情已经蔓延到汉中了,病毒就在身边。

      我们正在商量着如何打消犯人对病毒的恐慌心理时,监狱通知各监区立即组织犯人,集中学习有关新冠病毒的预防知识。

      127

      值完班回到家,两个女儿一前一后发视频过来。她们得知汉中有人被传染了,告诉我一定要戴口罩、勤洗手,要注意这要注意那……

      挂掉视频,看到我们监区的教导员在支部群里,连续不断地发通知:按照监狱党委的安排和部署,从今天开始,每位同志都不能外出,要向支部如实陈述自己和家人在1月份所去的地方和所接触的人,每天都要测体温,并在下午五点钟以前,把测温结果上报给支部。从今天开始正式封监;全监警察分为三批,第一批从今天开始,连续值班到212日;第二批从明天开始,在监狱备勤楼集体封闭隔离十四天(128日到210日),然后进监狱值班十四天(211日到224日);第三批在家自行隔离并每日报告体温,在第二批进监狱值班(211日)时,同一天开始在备勤楼集体隔离十四天(211日到224日),于225日进监值班。

      我被安排在第二批。老婆在为我准备生活用品时,看得出来,她在为我担心着。

      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急忙给在狱内值班的监区长打警务通:昨天值班时,特警队的小×是从西乡县返回来值班的。

      他说:政治处已核实过了。小×在西乡时,没出过门;发生疫情的地点,与他家所在位置方向相反,且离的很远。

      满屏都是有关病毒的消息。看到网上说用消毒液和酒精可以防病毒,老婆就急忙去了超市。过了好一会,她空着两手回来了,说:连洗手液都买不到啦!别说酒精,普通的白酒都被抢光了。

      我问:有抢购其它东西的没有?你咋没抢点东西回来呢?

      她回答:抢什么抢?要是啥都没有了,抢那点东西又有什么用?真的买不到吃的了,我就去你们单位吃。

      我笑着说:老婆英明。

      今天,令人最不愉快的消息,是在名古屋机场上演的那场闹剧了。这些上海人为自身安全着想,没错。但采取的方法,是极其错误的!

      128

      醒来后,看疫情通报。

      截止12724时,新增确诊病例1771例,累计4515例;新增死亡26例,累计106例。新增重症病例515例,累计976例;治愈出院9例,累计60例;新增疑似病例2077例,累计6973例;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47833人,解除医学观察914人,现有44132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香港8例,澳门7例,台湾5例。

      天啊!多少个家庭正在苦难中煎熬,多少个生命正在死亡线上挣扎……我的心情糟糕透了。但是,一想到李克强总理在今天赴武汉考察指导疫情防控工作,慰问疫情防控一线的医务人员,想到无数个医务工作者正在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夜以继日地奋战在抗疫第一线时,在精神和心理上,我又得到了安慰并受到了鼓舞。

      八点整,在监狱备勤楼外划定的隔离区,我们以监区为单位列队集合,监狱领导开门见山地说:警察是一支纪律部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在封闭隔离期间,你们的测温、体检、各项活动及日常生活,由临时党支部和内控组进行管理。如果有人思想上不重视,私自离开隔离区,视其情节,给予免职、降级的处分,甚至辞退!

      第二批封闭隔离备勤的警察中,有刚结婚的、有孩子出生不久的、有父母亲卧病在床的……

      如果我们中间万一有人中招了,宁可先传染了我们,也绝不能把病毒带到狱内传染给犯人。因为,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130

      今天,我的老家韩城也发现了病毒感染者。

      真是万幸,从武汉回到韩城的我的侄子,安然无恙!

      下午,第二批封闭隔离备勤的总指挥,在会上通报了浙江十里丰监狱发生疫情的经过,学习了司法部监狱局和省司法厅监狱局就监狱防疫抗疫的所有文件。

      会后,大家认为十里丰监狱那位隐瞒自己去过武汉的警察,应该受到法律的惩处。

      网上到处都是各地抗疫的硬核措施和消息,有以钟南山的观点为风向标的各种议论,有偏向虎山行的一批批的医疗队和医务工作者,有捐款千万的慈善家,还有捐赠一万只口罩的农民工,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援助物资源源不断的向湖北运去的报道……同时,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让人心乱如麻。点开一些文章,看到的却是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的字样,更使人如坠云里雾里。有令人哭笑不得的段子:今年过年不串门,来串门的是仇人;宅在家里做贡献,出门在外是祸患;带病回乡,不孝儿郎,传染爹娘,丧尽天良;带病回村,不孝子孙;今天上门,明年上坟……许多地方将公路堆上渣土、木头、巨石等障碍物,用车辆将公路堵死,甚至在公路上垒起了墙,更甚者直接挖断了公路。一些村口,村民手持木棍、站岗放哨。有些地方严禁武汉车辆通行,禁止武汉人入住宾馆酒店……一些省际、市际、县际、乡际甚至是村与村之间的边界,几乎变成了国界……

       28

      今天是元宵节,隔离后的第九天。

      每逢佳节倍思亲,但只能和老婆视频通话,互嘱保重。

      这几天,每每在网上看到类似于警惕,有人在用李文亮做文章之类的说法时,我就不由得发问:能做什么文章呢?人们充其量不过是希望通过李文亮医生的事情,弄清楚武汉在疫情初期到底是怎么回事罢了。再请问:你们故弄玄虚地以博取眼球,但李文亮能够被用来做文章的原因,你们想过没有?

      更为可笑的是,有关阴谋论的说法甚嚣尘上。我真是纳闷: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有如此众多的人,在大谈特谈什么病毒阴谋论,以获得点击率而赚取流量。

      在网上,阴谋论这么无知的文章内容,如此大行其道,网管们咋就看不见呢?

      全世界所有的人类是一个物种,不同族群之间的遗传差异非常小,其差异的多态性会影响某些基因的表达水平,显示出族群的不同特征。人种或种族是社会学概念,人种是无法用基因区分的,生物学研究出来的病毒,是无法区分一个人的种族的,不可能做出针对某一人种的生物武器的,病毒对任何人种都是一样的。

      通俗地说,因为全世界所有的人类都能够通婚,并且能够正常生育。所以,阴谋论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我想:等疫情结束了,应该尽快大打一场脱愚攻坚战,让那些愚不可及的人赶快脱愚。当然,此愚非彼愚,警惕李文亮阴谋论者,在阿臾奉承、溜须拍马、谄媚邀宠、沽名钓誉、勾心斗角、自私自利等方面,不但一点不愚,反而聪明的很!

      当然,事已至此,只好先把急于要知道真相尽的想法给放下。

      因为,救人要紧!

      今天,最振奋人心的消息是,雷神山医院交付使用。

      我不禁想起在22日那天,空军出动8架大型运输机,增援武汉;950名军队医疗人员与先期抵达的450人,会师火神山医院。

      在为逝者哀悼的同时,我又为那些仍在苦难中挣扎着的重症感染者,有了更多能被抢救过来的机会而感到欣慰。我满怀感恩之情,不由得闭目合掌,由衷地感谢党中央,感谢解放军,感谢医务工作者,感谢那些所有冲在防疫抗疫第一线的人们……

      面的如此严重的疫情,我为什么还会满怀感恩之情?

      因为,假如没有这些足以使人们发自于内心表示感谢的人和事,那么,因疫情而死去的人,将会更多!

      晚上,有几个朋友问:最近看什么书?作诗了、写文章了吗?

      我回复:没有心情!

      不过,朋友的问话,反倒激发了我想写点文字的欲望:

    《为命运呼唤》

      我们逆向行进

      集体隔离

      宁可在十四天的集体隔离中

      承担风险

      也不能让服刑人员被传染

      一旦疫情在狱中蔓延

      社会将重负不堪

      我和近百名警察被隔离前

      她给我准备日用品时不语不言

      也没忘了给我装进书本和零花钱

      我原想着趁此把喜欢的书籍好好看看

      但每天不断更新着的疫情数据

      使我烦躁而痛苦

      哪有心思看书写字

      想去没人处大哭

      ……

      多少个家庭正在经历生死磨难

      千万个感染者在心底呐喊

      是谁

      造成了病毒的蔓延 

      29

      早上醒来,先看疫情的最新消息。

      天气寒冷,宿舍里也冷,看着冰冷的疫情数据,心里更冷。当看到全国各地都在向湖北紧急派出医疗队和援助物资时,倍感欣慰。

      上午,监狱领导组织我们学习如下:一、省委、政法委视频会议精神;二、省委疫情防控小组调度会议精神;三、省司法厅关于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通知和厅长的讲话内容;四、司法部关于湖北沙洋汉津监狱服刑人员被感染的通报。

      会后,就汉津监狱犯人被感染一事,由于该监狱地处湖北,情况复杂,同事们没有过多的去讨论。

      下午,在监狱医院做了肺部检查之后,我转发了一篇方方的文章。由于我认同她的许多看法,就在朋友圈谈了些自己的观点。

      很快,有朋友留言:现在最重要的是防疫抗疫,不是提意见发牢骚的时候。

      我回复了三个大拇指。

      晚上,转发了一篇抗击疫情诗歌朗诵的网络文章,遭到了几个朋友的批评。

      一位朋友留言道:你是一位善于独立思考、有个性的警察作家,咋也在消费灾难?怎么也借疫情来炫耀自己的文彩?

      还有朋友留言说:你怎么不写一篇有关疫情方面的文章呢?但你可千万别学王兆山,写什么纵做鬼,也幸福……只盼坟前有屏幕……同欢呼之类的诗文了。

      我统一回复:不知道武汉的真实情况,没办法写呀!

      回头再看方方的文章,却看不到了。

      想了再想,把自己转发在朋友圈的文章和发表在朋友圈的议论,全删了。

      汉中今天也宣布封城了,而我的老婆在汉中既没有同学,也没有朋友,人生地不熟,孤零零的一个人……这该如何是好?

    作者:杨听涛 录入:hebeiczhou 来源:德孝中华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