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中医 >> 内容

    百姓中国周刊: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惜民间中医

    时间:2020/3/9 15:55:47

      核心提示: 最近几天,一直在关注民间中医在抗击疫情中的际遇,可谓有喜有忧。喜的是民间中医尽管受到多年的打压和限制,仍然涌现出一大批真才实学的传承人。忧的是,虽然民间中医在抗击疫情方面取得了显著的疗效,仍然不受待见,不但无功、反倒有过,以至于成为某些部门要处理的对象。 在这次抗击疫情的战争中,涌现出很多民间中...


     百姓中国周刊: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惜民间中医

     最近几天,一直在关注民间中医在抗击疫情中的际遇,可谓有喜有忧。喜的是民间中医尽管受到多年的打压和限制,仍然涌现出一大批真才实学的传承人。忧的是,虽然民间中医在抗击疫情方面取得了显著的疗效,仍然不受待见,不但无功、反倒有过,以至于成为某些部门要处理的对象。

     在这次抗击疫情的战争中,涌现出很多民间中医,他们或积极参与疫情的救治,或是给政府写请战书要求出征武汉。特别是疫情中心城市武汉,出现两位关注程度很高的民间医生,其中李医生的穴位注射法,应该是一种中医为体、西医为用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模式。另外一位张医生,完全用纯中药治疗,据说治愈了2000多人。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两位医生都成为某省卫生部门的调查报告中意图处罚的对象。如此作为,让人民心里做何感想?让正义两字情何以堪?

     这些年以来,因为一张行医资格证,无数民间中医被打压得奄奄一息、难以生存,哪怕他的医术再精湛,也因为一纸资质而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甚而抱憾终身。最典型的是潘德孚老中医,既精通中医,也懂得西医,行医几十年,治愈患者无数。意料不到的是,他的诊所也被当地相关部门武断的关闭,显示出某些人无知、傲慢、愚蠢、教条到了极点。不但如此,有关部门还对潘老极尽羞辱之能事,竟要求他参加中医考试。据潘德孚自述的《潘德孚——被“非法”行医16年的老中医》一文中记录:

     2016116日去参加考试,进试场,分来了一张试卷,看看就火了:肾,五行医主水或是什么?”基本都是这样的题目。这些医政干部,拿我老头子开什么玩笑?于是,我就在试卷上写了首打油诗:

     八十中医考诊所,

     医政设定重重关;

     学生都是教授辈,

     如今入考幼儿班。

     想想气不过,再加了16个字:

     著作等身,不值此纸,如此荒唐,天下奇闻!

     立即交卷,离开试场。

     201661421时,潘德孚不幸逝世,享年83岁。据说,老爷子是被某些人的做法活活气倒的,郁郁而终。

     潘德孚虽然离去,却撰写了大量医学著作,为子孙后代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只是,让人遗憾的是,他的大多数著作没有在大陆堂堂正正的出版,却舍近求远到香港出版。个中缘由,不知能否引起有关部门的反思和反省?

     在此,把潘德孚的著作列举如下,以纪念他为中医做出卓越的贡献。

     一、潘德孚所著书籍

    《解悟中医——相信你的自愈力》浙江科技出版社

    《西医病理,百年反思》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医学理念》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人体生命医学纲要》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治病的常识》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铁杆中医宣言与现代医疗批判》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现代医疗魔怪化之对策》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天下无癌论》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白血病治疗的理论与实践》东方文化出版社(香港)

     二、潘德孚发表的文章代表作

    《生命的定义》

    《医学理念》

    《中华人民共和国医师誓言草案》

    《人类需要的是一场医学革命,而不是医疗改革》

    《天下无癌论》

      医界奇才,悲愤离去,却仍然敲不醒那些装睡的人物,唤不回人间的正义。在抗击疫情的大是大非面前,某些精英人物,某些利益集团,仍旧我行我素,视疫情不顾,视人民生命安危不顾,打压中医、限制中医,导致全国舆情汹涌、民怨滔天。

     这些不学无术、昏庸无能之辈,他们既不懂历史典故,也不站在人民群众立场考虑问题,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无法统计的损失,在此不做细说。借此机会,简单梳理一下两位跟医疗相关的人物故事,看看相关部门能否从历史的经验中获得一丝进步,进行一点反思。

     覃祥官,湖北宜昌长阳县人,19338月出生。因为自幼家贫,仅读3年私塾。

     1964年,谭祥官所在的乐园公社党委送他到中医进修班学习,翌年4月学成归来后,担任公社卫生所医生,切身感受到农民无钱治病的痛苦,好多人“小病拖大,大病拖垮”。1966年,他辞去卫生所医生职务,到杜家村大队卫生室担任赤脚医生。8月间,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农村合作医疗试点“乐园公社杜家村卫生室”挂牌。农民每人每年交1元合作医疗费,村里再从集体公益金中人平提取5角钱作为合作医疗基金。除个别老痼疾病要常年吃药的以外,群众每次看病只交5分钱的挂号费,吃药就不要钱了。同时,以 “三土”(土医、土药、土药房)、“四自”(自种、自采、自制、自用)为特点,村卫生室和村民小组土药房都开辟药园,种植大量常见中草药。做到“有病早治、无病早防”,体现“出钱不多,治疗便利;小病不出队,大病不出社”的好处,深受人民群众的拥护。

     覃祥官创立的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得到了毛主席的高度肯定,并推广在95%以上的中国广大农村。因为这项贡献,覃祥官获得多项殊荣:

     受到毛主席三次接见,应邀上天安门参加国庆二十周年活动,两次当选全国人民代表,从农民身份破格提拔为湖北省卫生厅副厅长······

     王桂珍,1944年出生在上海市川沙县(今属浦东新区)江镇大沟村,小学文化程度。

     1965年参加江镇公社举办的《医学速成培训班》,学习四个月以后,成为一名帮老百姓行医看病的“赤脚医生”。她一边插秧、种田、施肥、除草,一边背上药箱、走街串巷为社员治病,可谓干活治病,两不耽误。她的表现极为突出,深受老百姓喜爱。

     1968年,王桂珍的事迹报告先后发表在《文汇报》《红旗》杂志、《人民日报》,引起了毛泽东的高度重视,并在报告上写下“赤脚医生就是好”。

     王桂珍的优秀表现,也获得了以下殊荣:

     毛主席七次接见她,应邀上天安门参加国庆20周年活动,1975年担任卫生部党委核心小组成员、副部级领导干部,她的故事被拍摄成电影《春苗》······

     通过谭祥官、王桂珍这两位新中国医疗模范的梳理回顾,我们可想而知,在毛泽东时代,基本不存在那么多条条框框来对医疗领域进行限制。只要你真心实意的为老百姓服务,只要你的办法管用,有利于国家和人民,大都会得到高度重视甚至破格提拔。

     不限于此,在整个毛泽东时代,打破常规、不拘一格用人才的事例遍布神州、数不胜数。陈永贵、吴桂贤、李素文、吕玉兰、邢燕子等等,都是出自最底层的劳动模范,都在那个所谓封闭僵化的时代,因为工作突出、任劳任怨而被推选为副总理、副委员长、省委书记、市委书记等重要职务。

     对照历史,反思现实,那些符合人民利益和需求的做法为什么不继承和弘扬?我们到底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专家们所制定出来的那些不符合人民利益的条条框框服务?

    如今,在抗击新冠肺炎这场不见硝烟的人民战争,涌现出一批体制外的民间中医,他们为战胜疫情做出了积极的贡献。特别是张胜兵医生,治好了那么多疫情患者,却仍然遭到调查,面临处罚的命运。这种做法,既不服众,也不合理。

     须知,我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的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以人民的利益为中心。法律、政策的起草和制定,主要目的是为了限制、惩罚坏人坏事,而不是用来打击、束缚好人好事。

    《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一篇第一句话就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同样的道理,制定、执行法律法规的首要问题是分清“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毫无疑问,坏人坏事、贪赃枉法、祸国殃民,是我们的敌人。而对人民有益,为人民解除痛苦,为抗击疫情做出贡献,这是我们的朋友。对待朋友,怎么能够用对待敌人的办法?

     醒醒吧,那些愚蠢而教条的“执行者”,那些只有法律而没有道义的“守法派”,再也不要以法律法规为借口,置道义于不顾。

     须知,道为主、义为次,法为辅。一切法律、政策、制度,都是为前面的道和义服务的。没有了道义,这些规章制度、条条框框,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请不要再以规章制度的名义干一己之私、本末倒置、误国误民的勾当了。

     也不要再制定那些有利于少数人,而不利于多数人的政策、制度、法律、法规了。

     我们要像爱惜眼睛那样爱惜中医瑰宝。再也不要干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了,再也不要把中医特别是民间中医当做对立面来打击和消灭了。

     那些阻碍中医发展,影响人民健康的条条框框,该废除就必须废除了,该修改就必须修改了。

     因为,爱惜中医,就是爱惜我们自己和家人;保护中医,也是在保护我们自己和子孙后代;弘扬中医,也是在弘扬我们自己的精神和文化。

     期望经此一疫,无论是官方中医还是民间中医,如鱼入大海,似鸟上青霄,任意遨游、展翅飞翔。

    作者:杨启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