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深度 >> 内容

    百姓中国周刊推荐:高速公路收费不能当成产业来做

    时间:2020/2/10 10:01:48

      核心提示: 全国高速公路收费方式改革的问题,客观上造成部分收费上涨,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天价收费,引发了社会的热议。安邦咨询(ANBOUND)的研究人员曾对此分析,这不只是交通部门多收费的个别问题,而是关系到全国经济成本的系统问题。看问题的角度和层面不同,得出的看法和政策思路也会大相径庭。 日前有媒体出面为高...


     百姓中国周刊推荐:高速公路收费不能当成产业来做

      全国高速公路收费方式改革的问题,客观上造成部分收费上涨,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天价收费,引发了社会的热议。安邦咨询(ANBOUND)的研究人员曾对此分析,这不只是交通部门多收费的个别问题,而是关系到全国经济成本的系统问题。看问题的角度和层面不同,得出的看法和政策思路也会大相径庭。

      日前有媒体出面为高速公路收费辩护,认为国内高速公路的收费并不高,交通部门不容易。这种看法的一个最大理由是,中国的高速公路系统是亏损的,需要收费用于还贷、运维和建设。

      交通运输部的数据显示,全国有16.81万公里收费公路,1316个主线收费站。全国收费公路收不抵支。在收费方面,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从2010年的2859亿元增至2018年的5552亿元,9年增长了94%。在支出方面,从2010年到2018年,全国收费公路支出由2827亿元上升到9622亿元。从2011年开始,国内收费公路一直亏损,从2011年至2018年,各年亏损额分别为323.3亿元、565.7亿元、660.5亿元、1571.1亿元、3187.3亿元、4143.3亿元、4026.5亿元和4069.4亿元。从2011年到2018年,收支缺口扩大了近12倍。

      中国的高速公路一年收费高达5552亿元,这是一个惊人的数据。为什么还收不抵支呢?让我们看看收费公路的债务构成。2018年全国收费公路收费5552.4亿元,支出为9621.8亿元,其中偿还债务本金5066.7亿元,利息2647.9亿元,养护支出为589.3亿元,管理费用支出为707.2亿元,税费为377.3亿元。可以发现,高速公路最大的支出部分是偿债,债务本金与利息合计高达7714.6亿元!这意味着,高速公路面临的最大压力实际上是债务压力。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我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已高达56914亿元,相当于平均每1公里收费公路背负3386万元债务。仅2018年高速公路系统就亏损4069.4亿元。

      从上述数据计算,得出的结论应该是:(1)中国的高速公路收费并不高,因为高速公路的建设和运营一直在亏损。(2)中国的高速公路一直在负债建设。如果要还清债务,那么中国的高速公路还需要大大提高收费才对,直至实现财务平衡。按2018年高速公路收支数据来看,中国的高速公路收费需要涨价73.3%才能实现收支平衡!

      显然,这种做法不可能实现,否则会激起强烈的社会层面的反对。那么,应该如何看待高速公路收费问题以及债务高企的风险?

      安邦咨询的研究人员认为,高速公路收费不是个局部问题,而是关系到国民经济基础成本的系统问题,必须从更广的范围来客观认识和重新定位这一问题。

      第一,高速公路收费不是个产业问题,不能以寻求财务平衡为目标。前述根据交通部门的数据来算账和分析收支平衡问题,是基于一种前提——这是个产业问题,因此必须实现财务平衡。但在我们看来,这种定位存在较大的偏差。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实践来看,公共交通和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都带有明显的公共服务性质,而不是市场化发展的产业。不论是美国还是德国,建设高速公路的主体都是政府(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因此大部分的高速公路并不收费(德国高速公路从2002年起对12吨以上的货车收费)。中国的高速公路基本都是地方政府修建,但其运营模式则类似于企业——借钱修路,收费还贷。但如果以财务平衡的目标来收费,中国的高速公路收费就会成为一个永久性的产业,不会停止收费。

      第二,高速公路收费关系到整体经济的成本。客观来看,调整高速公路收费就是在动地方政府的蛋糕,将会影响地方参与修建和维护高速公路的利益机制和积极性。但必须意识到,高速公路收费关系到整体经济的成本问题。比如,2018年的5552亿元的高速收费,可以看成是政府的财政收入,也可以看成是国民经济增加的成本。如果今后收费继续增加,国内其他产业的交通运输成本也将会水涨船高。世界银行在2007年发布的有关中国高速公路的研究比较发现,德国货车平均每公里过路费是0.15美元,中国是0.120.21美元,而在车辆通行费所占人均GDP的比例中,中国以超过2%居首位,超过美国、日本、法国、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家。中国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比率虽然在逐年下降——2013年至2017年,分别为18%16.6%16%14.9%14.6%,但2018年又回升至14.8%,与国外相比仍然很高。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以政府为主修建的高速公路系统,具有一定的公共服务性质。中国的高速公路虽然需要收费来偿还债务,但不能把高速收费当成一个市场化的产业来运作,未来的高速公路建设和收费机制也需要调整。从国民经济发展的需求来看,现有的高速公路收费机制需要调整。

    作者:新浪财经 录入:hebeiczhou 来源:安邦咨询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