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深度 >> 内容

    疫情过后希望有一场深刻反思运动

    时间:2020/2/7 14:56:08

      核心提示: 武汉疫情,也是一场大考。疫情最终会被战胜,这是必然规律。问题是,疫情过后,我们该怎么办?是狂欢庆祝胜利,表彰英雄,还是痛定思痛,深刻反思教训?恐怕更重要需要反思教训,而且反思需要深刻反思。 一、新中国成立以来,包括改革开放以来,不断出现的各种问题,客观需要我们深刻反思体制问题,应积极探索建立一种...


     疫情过后希望有一场深刻反思运动

     武汉疫情,也是一场大考。疫情最终会被战胜,这是必然规律。问题是,疫情过后,我们该怎么办?是狂欢庆祝胜利,表彰英雄,还是痛定思痛,深刻反思教训?恐怕更重要需要反思教训,而且反思需要深刻反思。

     一、新中国成立以来,包括改革开放以来,不断出现的各种问题,客观需要我们深刻反思体制问题,应积极探索建立一种更适合中国发展的新体制

     新中国成立改革开放前几十年,我们实行计划经济,有不足,甚至有重大失误,但也有成绩,不应全否定。改革开放后,我们逐步实行市场经济,有巨大成就,但也有不足,甚至也有重大不足。反思中国改革建设实践,新时代我们应努力克服计划和市场的不足,同时,应努力发挥计划和市场的长处,应积极探索建立一种计划和市场有机结合的新体制。

     新体制如何建立,需要对计划区域和市场区域有一个明确划分。

     对关系国计民生的产业,我们应更多加大计划调控的力度,应尽可能纳入公有制的范畴。比如,涉及粮食安全、金融安全、能源安全、网络安全等方面的产业,公有制应占主导地位。再比如,像疫苗、食盐等产业,也应公有制占主导。

     对市场能实现有效调节的产业,我们可以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让市场去调节。比如,服装、珠宝、自行车等产业,就可以让市场去充分调节。

     对有些产业,我们应实行计划和市场两条腿走路方针。比如农业,我们可以一部分走计划,一部分走市场。走计划,是为了保障粮食安全;走市场,是为了充分发挥市场激励效应。再比如教育和医疗,也可以实行计划和市场两条腿走路方针。

     凡事,皆有利有弊,问题是我们如何将利最大化,如何将弊最小化的问题。对于计划和市场,也是如此。在实际运行中,计划的这一块,肯定存在一个效率问题,这需要不断探索改进。在市场的这一块,肯定存在一个盲目竞争的问题,这也需要不断探索和改进。在计划和市场两条腿走路的区域,还有一个计划和市场如何相容的问题,这也需要不断探索和改进。

     从长远看,道德建设是根基。不管是实行计划经济,还是实行市场经济,道德都是其良好运行的最深厚根基。制度的效率与道德的充裕程度成正比例。若一个社会道德严重缺乏,尤其是诚信严重缺乏,不管是实行计划经济,还是实行市场经济,都存在诸多陷阱。因为诚信缺乏,必然导致制度建设和制度运行的成本都很大,最终会产生制度陷阱。所以,从长远看,中国发展,一定要把道德建设常抓不懈。

     疫情过后希望有一场深刻反思运动

     二、我们还需要深刻反思我们的文明,应努力克服其世俗性的弊端,应大力提升文明的哲学品格

     中华文明不仅需要吃饭的艺术,更需要关于智慧的科学。如何爱智慧,就需要惊奇,需要求知,需要更注重思维精神层面的绝对追求。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中说:求知是所有人的本性。人都是由于惊奇而开始哲学思维的,一开始是对身边不解的东西感到惊奇,继而逐步前进,而对更重大的事情发生疑问,例如关于月相的变化,关于太阳和星辰的变化,以及关于万物的生成。一个感到困惑和惊奇的人,便自觉其无知。黑格尔认为:哲学是一种特殊的思维运动,哲学是对绝对的追求。

     中华文明不仅需要一个人有外在的礼仪,更需要一个人反思在内在品格上应做什么样的人更有价值。这需要哲学来指导。胡适在《中国哲学史大纲》中称“凡研究人生切要的问题,从根本上着想,要寻一个根本的解决:这种学问叫做哲学”。冯友兰在《中国哲学简史》中提出自己的哲学定义:“就是对于人生的有系统的反思的思想”。

     哲学是理性的神学,是介于神学和科学之间的东西。英国哲学家罗素对哲学的定义为:哲学,就我对这个词的理解来说,乃是某种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的东西。它和神学一样,包含着人类对于那些迄今仍为科学知识所不能肯定之事物的思考;但它又像科学一样,是诉之于人类的理性而不是诉之于权威的,不论是传统的权威还是启示的权威。一切确切的知识(罗素认为)都属于科学;一切涉及超乎确切知识之外的教条都属于神学。但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还有一片受到双方攻击的无人之域,这片无人之域就是哲学。

     如何大力提升中华文明的哲学品格。第一,全民学哲学。国家需要一场哲学普及运动。中小学以及大学要重视哲学教学。第二,领导干部要带头学哲学。各级干部培训要把学哲学放在重要位置。第三,要注重学一切优秀的哲学思想。不仅要学西方的优秀哲学著作,也要学东方的优秀哲学著作。不仅要注重学古代哲学家的思想,也要积极吸取当代哲学家的优秀思想。

     从长远看,一个只爱利益,不爱真理的国家,最终什么利益都没有,而且很可能有大祸害。而一个不爱利益,只爱真理的国家,最终必然有大利。

    作者:宋圭武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