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小说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楼下菜贩阿胖哥

    时间:2020/2/1 20:47:26

      核心提示: 文/安徽宋海明 突如其来的一场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猖獗,县城关分水岭小区被迫暂时封闭,这给蜗居在家的居民添了烦恼,油盐米菜是一日三顿必备品,可小区离菜场较远,出门不方便。大过年的,小区楼下及周边一些店...


    /安徽 宋海明

           突如其来的一场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猖獗,县城关分水岭小区被迫暂时封闭,这给蜗居在家的居民添了烦恼,油盐米菜是一日三顿必备品,可小区离菜场较远,出门不方便。大过年的,小区楼下及周边一些店铺均没开门,正在大家愁眉不展时,菜贩阿胖哥出现了。

           阿胖哥是在微信群里出现的,他在小区楼下租了个店铺,卖的就是油盐米菜。当初小区业主委员会主任陈宽为了方便与居民勾通信息,就建了个小区群,平时群里只是讨论些小区管理的鸡毛蒜皮的事,没想到这个群在关键时刻还起了大作用。于是东家一袋米,西家油盐醋,只要在群里发个信息,阿胖哥就送上楼,敲下门走人,人不用见面,开门收货,微信上付款就行,大家都安全。

           过去小区有算小账的居民,总认为阿胖哥卖的菜比菜场贵些,其实他(她)们不了解阿胖哥卖的是啥菜,说实在的,阿胖哥店铺里的菜大部份是农家小菜园里不施化肥农药的绿色环保菜,这种菜农村人一看就认识。农家肥种植的没有大棚菜好看。再说也不给人家阿胖哥算算账,房租、水电费,他容易吗?其实有的菜也就贵个两毛钱一斤,阿胖哥人憨厚,秤上从不少斤缺两,有时零头都不收,还会送点香葱。

           说起阿胖哥,他其实真名叫陈义章,老家是大别山区的人,因人长的胖,小区年轻人就喊他阿胖哥,他坐在那胖嘟嘟的,满面笑容时有点象弥勒佛。自打他来小区楼下,方便了小区居民许多事,外面来亲戚朋友送点东西,人不在家就电话里叫暂放他那,小区上班族来快递基本上他那就成了个临时放置点。还有人怕不在家天下雨,丢过钥匙给他,阿胖哥会帮着将阳台晒的东西给你收了。

           要说阿胖哥不容易呢,住山区老家,交通不便,孩子上学来回得跑十几里山坡路,也是被逼的,阿胖哥干脆一把锁将老家门锁上,带着年过六旬的父母及妻儿老小进了城,刚开始没钱租摊位,他便和妻子在菜场旁边打游击摆菜摊,但最终还是被城管取缔了。咬咬牙,阿胖哥找朋友借了点钱选了个离菜场较远的大小区租了个店铺。安顿好一家人后,阿胖哥与他父亲在郊区租了几亩田,种植纯绿色环保农家菜,求爷爷告奶奶给大儿子找了个就近学校读书,老娘除了给他带小儿子另兼顾着烧饭洗衣。为了贴补家庭开支,他让妻子学会缝纫,接些服装活在店铺里加工,自已早起五更专干卖油盐酱醋鲜菜的活计。

           要说阿胖哥这人看似平凡,其实他是有故事的,有人说他傻,但这个人是个人穷志不穷的有德人。早年在老家看到村里有个困难户因生病无钱医治,谁都不肯借钱时,他硬是将家里留给娃上学的几百块学费借给了那人,看到那人上乡信用社贷款被拒,阿胖哥瞒着家人上信用社做担保给那人贷了3万元,后那人治好病外出打工有钱拖着不还贷款,信用社上门催款无着落,阿胖哥二话不说,他拍胸脯,我做的担保就得负责,自掏腰包代人还款。为这村里人骂他傻,父母妻子更是气得很长时间不理他。

           说他傻的事还在后头呢,有一年夏季他与一同乡外出打工,一次晚上遇雷雨天气,为避雷雨俩人跑到一家大酒店后屋屋檐下躲雨,结果睡着了,迷糊中见楼上房中窗户丢下一个衣包的东西,随后楼上有喊叫声,由于太累俩人没在意,天亮后,发现一个上衣捆着什么,打开一看里面有三十七万元钱,喜得同乡手舞足蹈,要平分了这些意外之财。阿胖哥死活不同意,他坚持不要不是自己血汗挣的钱财,硬是将钱送到了附近公安派出所,为此他无意中帮派出所破了个聚众赌博案。还谢绝了奖励和记者采访。

           派出所所长见他是个实诚人,看他打工不容易,便把他推荐去了辖区一家有一万多名工人上班的工厂食堂搞采购。

           干了不到一个星期,他不干了,因为他看不惯那家厂里董事长的妻弟,这家伙管食堂心太黑,每次开车带他外出采购都做手脚贪黑心钱,明明一斤疏菜,他硬记成两斤,买猪肉装车是菜堆里插前腿及后腿,看上去还以为买的是整只猪,反正报账是整只猪,每天购一次菜,那家伙就得贪近千元钱,最令阿胖哥生气的是那家伙竟购地沟油冒充菜籽油害人。为此,阿胖哥与那家伙吵过嘴,为堵住阿胖哥的嘴,那家伙许以每次分他一百元,并威胁他如出卖他,他会让阿胖哥在那个城市消失。

           阿胖哥堂堂七尺男儿,那里能受得了那种气,他一气之下硬是找到董事长把那家伙给告了,可最终是董事长的女人护弟心切,一哭二闹三上吊,结果那家伙换了个工作照上班,阿胖哥莫名其妙地被炒了鱿鱼。

         “太黑了”,阿胖哥只说了一句话,连工资都没结,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家工厂。等董事长妻弟找人追到火车站欲报复他时,他已经随着一声火车的汽笛鸣叫声离开了那个城市……你说阿胖哥傻不傻?

    作者:宋海明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