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年味儿尽染豆腐香

    时间:2020/1/14 9:28:00

      核心提示: 文/山东 单淑芹 从小就认为,年的颜色,就是豆腐的洁白;年的味道,一定是浸透村庄的豆腐香味儿! 常常,溯着岁月,我的思绪回到童年。小时候,每到春节前,常年做豆腐的父母就更忙了!因为家家户户都要定做年豆腐,炸豆腐泡、做豆腐盒、团豆腐丸子…… 父亲被称作豆腐王,并不是生意做得多么大,而是父亲做的豆腐,...


    /山东 单淑芹

      从小就认为,年的颜色,就是豆腐的洁白;年的味道,一定是浸透村庄的豆腐香味儿!

      常常,溯着岁月,我的思绪回到童年。小时候,每到春节前,常年做豆腐的父母就更忙了!因为家家户户都要定做年豆腐,炸豆腐泡、做豆腐盒、团豆腐丸子……    

      父亲被称作豆腐王,并不是生意做得多么大,而是父亲做的豆腐,颜色白、味道正,更重要的是分量足,童叟无欺,家里来客了,没钱也可以拿去应急!

      其实,做豆腐很辛苦,每天晚上,父亲称出几斤黄豆,放到大盆里泡着。第二天天还不亮,我们一家人就起床忙开了。

      母亲冲洗干净家里那台石磨,父亲把泡好的黄豆捞出来,端到石磨旁边,再提来一桶水,就开始推磨了。

      推磨很累,通常由两人操作,一人推着磨杠,不停地转动石磨,一人负责加黄豆和水。一圈又一圈,慢慢地,白嘟嘟如雪般的豆子浆液,沿着石磨流下,滴落在磨下面那口大铁锅里。

      我和姐姐总想多推几圈,那样,父母就能轻松些。而父母总在我们满头是汗的时候,慈爱地摸摸我们的头,抢过磨杠……

      之后过滤豆渣、熬豆浆、卤水点制、装盘定型……豆腐的香气笼罩了大半个村子时,才算告一段落。

      卖豆腐也很遭罪,尤其是冬天。遇上下雪天,清早的街道上,车辙、脚印、雪水混合着泥土,被寒气凝固,凌乱不堪。

      父亲小心翼翼地推着车:那车上不只是一板豆腐,更是爷爷奶奶的药费,是孩子们的学费,是居家过日子的油盐酱醋,是一家人过年的新衣……

    “梆、梆、梆……梆、梆、梆……”踩着卖豆腐的梆子节奏,我和姐姐去上学,依稀看到寒风里的父亲,敲着梆子,还不时要用手去接触那滴着水的、凉凉的豆腐,手被冻得通红,麻木……

      临近春节,父亲记下乡亲们的预定,哪家哪天需要多少豆腐,一定要提前准备好。我看着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字迹,就知道,父母又要开始更加辛苦的忙碌了!

      然而父母却是知足而快乐的!待到年底,乡亲们家里炸豆腐或豆腐盒子的香味儿飘出,父亲才算完成了一项重大的使命,捶捶酸痛的腰,把铁盒子里的一堆零钱倒在炕上,一角、两角、五角、一元……

      那个时候,别人卖一板豆腐能挣个三五元,而父亲,最多能挣三元钱,他学不会商人的精明,碰到孤寡老人,甚至连钱都不收。父亲总笑着说:“乡里乡亲的,别计较那么多!”

      母亲乐呵呵把钱分成几份:这些买黄豆,那些给爷爷奶奶买药,这是俩闺女的学费,那是留着找零的……

      父母的勤俭持家、豁达处事,让我拥有了淳朴的豆腐情结。每到春节,想起故乡,依然是那白白嫩嫩的豆腐,依然是飘满小村的豆腐香……

    作者:单淑芹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