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老家过年,有仪式感

    时间:2020/1/13 20:09:28

      核心提示: 文/北京 张廷赏 刚搬进的新家流光溢彩几乎一尘不染,天花板、立柜与墙壁上白色的现代风格相协调一致,完美的搭配,集美观与收纳为一体,被雕琢得自然,奠定了整个房间淡雅清新的基调,洋溢着干净利落的气息。可是要过年了,还真找不到哪里需要除故纳新,毕竟年终大扫除是中国的传统习俗。 大作家沈从文总自称“乡...


    /北京 张廷赏

      刚搬进的新家流光溢彩几乎一尘不染,天花板、立柜与墙壁上白色的现代风格相协调一致,完美的搭配,集美观与收纳为一体,被雕琢得自然,奠定了整个房间淡雅清新的基调,洋溢着干净利落的气息。可是要过年了,还真找不到哪里需要除故纳新,毕竟年终大扫除是中国的传统习俗。

      大作家沈从文总自称乡下人,既是自嘲自己不会城里人的善变,也是坚持自己乡下人的固执和真诚。我这个地道的乡下人,当听爱人说擦洗窗外的玻璃,要找保洁时,当然是由于我们楼层高,没有专业工具也不安全,习惯劳作闲不下来的我,如今入住在高高的楼房里,过年了却无所事事,非常的有点不太适应。让我越发怀念在老家过年时的境况了。

      记得往年我都是坐好久的哐当哐当的火车,风尘仆仆进了家门,给娘请安问候一下,顾不上喝口水。便脱掉崭新的皮鞋,翻箱倒柜找出了放在家里好久的布鞋,天长日久都有点破损,甚至有点不合脚了哦。而后又穿上已经过时的外套,全副武装一下后,打扫卫生工作敲锣打鼓开始了。我高高卷起袖子,拿起一把大扫帚,要彻底把家里里外外的打扫的焕然一新,吹进墙角的落叶,零零落落的树枝、柴草、小石子啊,小狗拉的屎啊,都要把它们统统清扫,要干干净净过春节,漂漂亮亮过新年。这时候娘会及时提醒我说,不要从家里往外扫,要从门外面往家里扫,那叫往家扫财!于是我便领命乖乖的扛着扫帚上街了。

      刚出家门口,就会看见左邻右舍的街坊邻居,他(她)们别重逢热切的给我打着招呼:什么时候回来的,都回来了啊?放假挺早的啊......”让我有点应接不暇,感觉到最真实、最朴实的真诚问候。还没等我回话,有又人紧接着问,什么回去上班啊?常年务农劳作让他(她)们都拥有黝黑的肤色,她们有的几乎足不出户,不紧不慢的生活着家门口,但是饱满风霜的脸上,都无一例外挂着着慈祥的笑笑容,闪耀出和善的光泽,言行间难掩农村人的憨厚与朴实。还好他们都是。在我这土生土长家里,我必须原汁原味的说老家话,要和老家人步调一致打成一片,尽管有的土话我都生疏了。

      等打扫完院里,接着马不停蹄的打扫第二战场,即堂屋内。把所有的桌子凳子沙发等等,都请到院里,拿个抹布用水湿透,仔仔细细的逐一擦起来。又洒少许一点水,轻轻地扫起来。看看墙角,又被老鼠挖了很深的洞,洞口有一小堆土,还是湿的。我马上用小锤子打碎玻璃渣填补进去。老鼠年年挖,我年年的补,我与它们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斗争着。在刷洗过屋内的茶具碗筷后,也许是一直在忙碌的缘故,后背隐隐都有点潮乎乎,细密的汗珠带来惬意。

      冬日的阳光暖洋洋的,很贴心,根本感觉不到寒冷。见此情景,我不由分说把娘所有的被子和床上的衣服都抱了出去,晾晒在院里的绳子上,趁机把床底嘎啦下打扫的一干二净。等在把被子抱回时,我早已找了新床单换上,也让娘找出了她那件红彤彤的上衣,穿新衣,戴新帽,新的一年又来到!”新年肯定要穿有节日气氛的,而且娘穿上红色鲜亮的衣服,显得有精神和喜庆。又索性把娘的所有的鞋子,放进盆里想刷洗一下。还拿起久违的水桶和打水的绳子,在门口的水井里,打了满满的一桶水,刚出深井的水,一点也不凉,带着特有的温度,我把娘的鞋子刷的干干净净。

      民谚云: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扫房子。也许我不是那约定俗成的二十四,掸尘扫房子的。往往是根据自己回家时间早晚,或根据自己的打扫的进度而扫的。不管是那天,打扫房子是必不可少,尘与陈谐音,因此扫尘,俗寄托着破旧立新的愿望和辞旧迎新的祈求,还有去除晦气、迎接喜气的寓意。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又巡视发现院里的一堆粗细不已的木材,由于露天的风吹日晒,早已腐烂变质,用斧头不费吹灰之力就断掉了,正所谓朽木不可雕也。这些都是娘烧火做饭好的材料,在锅底下熊熊烈火烧出天下美味滚滚沸水煮尽人间佳肴。而后又把烟筒掏掏,盆里加满了炭块,黑炭炉子点然后即可取暖,也可炒菜做饭。曾有古人说过: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白居易在《同李十一醉忆元九》诗中写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几天下来,我不知疲倦屋里屋外的进进出出,虽然累的腰酸背痛,还略有点疲倦,甚至买过年的菜,都是让赶集的邻居给捎过来的。但是左瞧瞧右瞧瞧,见原先破旧不堪一派落后的老家,经过妙手回春的打扫,变得宽敞明亮、整洁有序,明显有喜迎新春的氛围。处处充盈着儿时熟悉香甜的味道,望着烟囱里的炊烟正袅袅升起,还很是有成就感的。

      的确,生活需要仪式感,这跟矫情无关,而是关于对生活的热爱,对幸福的敏感。过年就是过一种味道,还是在老家过年,有浓浓的年味,有年味,才有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和文化基因!

    作者:张廷赏 录入:hebeiczhou 来源:德孝中华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