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票证时代的“小家贼”

    时间:2020/1/13 19:34:22

      核心提示:文/浙江美国 舒玲玲 快过年了,我想把所有的柜子都整理一下,看到一包用塑料袋包起来软绵绵的东西,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包已经发霉的红枣,看着实在有点惋惜,但还是扔了。心里的不舍让我想起小时偷吃红枣的故事,想着想着不由自主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建国初期,物质匮乏,国家实行的计划经济无疑是一项英明决...


    文/美国  舒玲玲

      快过年了,我想把所有的柜子都整理一下,看到一包用塑料袋包起来软绵绵的东西,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包已经发霉的红枣,看着实在有点惋惜,但还是扔了。心里的不舍让我想起小时偷吃红枣的故事,想着想着不由自主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建国初期,物质匮乏,国家实行的计划经济无疑是一项英明决策。所有食品都要凭票供应。从粮食到蔬菜,从副食品到生活用品,都是按照人数定量发放。哪怕到了春节,那各种水产品、副食品、蔬菜,繁多的商品也不例外。

      记得有一年底,我刚上小学一年级,居委会通知凭购货卡可以供应红枣、瓜子、小核桃……母亲把买来的这些东西都藏了起来,准备过年吃。我自然也不知道母亲把它藏在哪里。一天,看到邻居小女孩在吃红枣,看得有点馋了,我顿时“心起邪念”,也惦记起母亲买来的红枣。

      从小机灵鬼怪的我,回到家翻箱倒柜,经过反复“勘察”,还是找不到红枣的踪影。猛一抬头,高挂在天花板上篮子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或许“机关”就在这里。于是搬来一条凳子,一跃而上,把篮子取了下来。嘿!都在这儿呢,应有尽有,这下感觉这世界是我的了!

      那时候红枣、桂圆、红糖等副食的包装纸用的都是粗草纸,又厚又硬,包装后不容易坍塌。我就在缝隙中取了几颗,包装还是完好无损,看不出痕迹,觉得自己“偷窃”手段还很高明呢。随手沾沾自喜地把一颗红枣往嘴里一塞,其余的几颗放在衣兜里,找小朋友玩去了。

      从此以后,我就天天摸呀摸呀,就像蚂蚁搬家,终于有一天摸完了,可是草纸包还是原封不动,饱满而岿然。终于到了过年,母亲取下篮子一看,那看似完整的草纸包却空空如也。当时家里几个哥哥都在外地上学,唯有我一个人在家,那偷红枣的“贼”毋庸置疑,就是我了。

      母亲把我叫去严词厉色地问:“这红枣是你偷的吧?”我当然知道,这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根本用不着抵赖,就低着头咬着手指,任凭母亲的训斥。这时隔壁邻居听到母亲的大声呵斥,过来问什么事,母亲生气地说:“我准备过年要用的红枣都给这‘小家贼’偷吃了,你说气不气人?”

      这个“小家贼”的“雅号”,像寒天喝冷水,让我记了一辈子,羞愧难当!

      票证年代终于在从1988年开始逐渐取消,到了1993年正式宣告终结。如今物质丰富,市场繁荣,民生丰裕,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吃不到的。孩子们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哪有像我们当年的孩子那么馋,根本不存在偷吃红枣的事……

      如今老百姓的生活今非昔比!日日如过节,天天似过年,孩子们想吃小红枣还用“偷”吗? 

    作者:舒玲玲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