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小说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零陵古城掠影

    时间:2019/12/26 19:32:18

      核心提示: 文/杨翠柏 之一:邂逅 年关已近。车子保养不能再拖。我们便趁着这暖和的天气,直奔永州大道旁潇湘汽车城而去。 4S店里一个上午的等待,让我们都些蔫蔫。午饭过后,取了车,不甘心就此打道回府。我便提议,绕道零陵古城去看一看,玩一玩。 其实,那里我们去过好几回。之所以还惦记,是因为我最喜欢的一家手工皮包...


    /杨翠柏

      之一:邂逅
            年关已近。车子保养不能再拖。我们便趁着这暖和的天气,直奔永州大道旁潇湘汽车城而去。
            4S店里一个上午的等待,让我们都些蔫蔫。午饭过后,取了车,不甘心就此打道回府。我便提议,绕道零陵古城去看一看,玩一玩。
            其实,那里我们去过好几回。之所以还惦记,是因为我最喜欢的一家手工皮包制作店,去年从东安搬了过去。而我,对他们家的包一直念念不忘。当然,这是我的私心,不提也罢。
            所幸,家中一老一小两个男人都没有异议。我们便导航,直奔目的地。
            路是新修的,距离短,车不多,十多分钟就到了。停车场也有好几处。我们选了离景区最近的一个,居然还是免费的,有点小惊喜。
            出停车场,拐角便踏进了崭新的徽式建筑群。青砖黛瓦,古香古色。各类小吃在街边散发着诱人的香气,闲散的游人在阳光里走走停停,好一个慢悠悠的暖冬!好一方舒适自在的天地!
           我没有询问皮包店店址。年纪越大,在喜欢的事物面前,越沉得住气。
           慢慢地走着,看着……
           街的尽头,居然是愚溪。原来,印象中的古城还在对岸。不过一年没来而已,这变化真有些惊人。
           我嘘唏着,沿愚溪而下,去寻柳子庙前的石桥。不过百十步,“黑谷皮艺文化”的招牌赫然出现在右侧广场边。
           欢喜油然生。就算是一场有预谋的邂逅,这邂逅也来得太快了些。我将之归结于缘分,或者磁场。冥冥之中,一定有某种力量,将彼此吸引的事物往一块儿拉。
           进店。老板娘送上一杯茶,接过我手里的包(一年前在他家买的),便忙着为它打油,补漆,仿佛那是她家远归的孩子。而我,享受着这份亲切,这边摸摸,那边逛逛,想邂逅一个不一样的包包。
           不一会儿,老板也回来了。这是一位年轻的皮革制作艺人。他曾将自己不足八平的小店开在东安繁华的主街上,起名“皮革匠”。小店极不起眼,我却一见钟情,因为喜欢那些皮具柔和而不光亮的色泽,自然而不光滑的手感,富有抽象或古典艺术气息的图案……我一面为他不把这样的小店开到古城中去而惋惜,一面又窃喜因为离得近而有机会经常光顾。哪怕大多数时候,并不买什么,只为了单纯地欣赏。
            久了,面熟了,买过一两回包,便和老板加了微信,成了好友。当然,对彼此的认识也仅限于两个热爱手工皮具的人而已。
           后来,得知他终于将店开到了零陵古城,我是真心高兴。在我看来,那样的原汁原味,那样的慢工细活,只有古城的氛围和节奏才能与之匹配。
           他见了我,见了我的包,已明白我是老顾客。三言两语间,又得知我特意绕道而来,便不厌其烦地帮我介绍包包,一个又一个……
           左挑右选。终于找到一款极简风格的,款式大小都爱,可惜颜色不太满意。老板不强求,也不懊恼,只是爽快地与我约定:下次有我喜欢的颜色时,就帮我做一个。
           生意又未做成。走出店门时,我们却都很高兴。
           之二:迥
           冬日的阳光暖暖地照,古城的山水和房屋染上了金色的光晕。
           我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看见两位十三四岁的纤瘦的小姑娘:披着粉粉的汉式披风,梳着高高的发髻,撑一把素纸伞,一边走,一边摆拍。风吹来,纸伞边沿长长的流苏随风扬起,半遮半掩着她们的脸,美丽不可方物。我一时呆了,想不起她们更像哪位古装女星,只觉得她们一定是哪户高墙大院偷溜出来的小姐和丫鬟。
            待我回过神来,连忙举起手机,抓拍了好几张以她们为主角的街景,仍觉得没有拍出她们最佳的神韵,便忍不住凑上前去,笑眯眯说:“小姑娘,你们俩穿汉服真好看。我来帮你们合个影吧?”
           换了我,一定荣幸之至,欣然接受。哪知,她俩竟像两只受惊的兔子,忙不迭地连声推辞……
           我迥了,心中一阵失落。

     哈哈,难道我像狼外婆吗?眼冒绿光,生生把两位可人的小美女吓跑了?
            之三:笑
           在新修的街巷里逛了一圈,又回到了柳子老街。

     这里是古城的元神所在。青石板路被踩得愈发光亮。小木楼上的三角梅开得如火如荼。
           在一座矮矮的木屋前,一位六十岁上下的老人坐在一个简易的豆浆摊前,缓缓转动着微型石磨。乳白色的豆浆细细地冒出来,流进一个半大的盆里。
           这是去岁我们曾见过的老翁么?我心里想着,举起相机凑了上去:“老人家,您卖的是现磨豆浆吗?多少钱一杯?”
        “当然了,你看,”他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大保温桶,“这边磨,那边煮,温温热热的豆浆,又香又甜,只要三元一杯。”他刚介绍完,发现了我举着的镜头,立刻配合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多么可爱的老人家!

    我买了一杯热腾腾的豆浆,握在手里,朝前走去。
           不远处就是柳子庙了,柳宗元的生平与著作皆收录其中。可我是个懒散之人,面对那些复杂难辨的繁体文字,总是不求甚解,便不欲再进。刚走到庙门边一棵叫不出名字的树下,一阵风刮来,无数黄色树叶哗啦啦地从天而降,在阳光下溜溜地跑着,那声音,仿佛在哂笑我的不学无术……
           脸红心虚。紧走几步,快快避了开去。
          
           刚刚走过石桥,想原路返回停车场。忽闻一支宏大壮阔的曲子自前方舞台上响起,听得我心怀激荡。那曲目,我叫不出名字,但我听得出,它正是眼前这国泰民安太平盛世的写照,是这世上最最动人的旋律。

    作者:杨翠柏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