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小说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一条见义勇为的狗

    时间:2019/12/1 11:47:21

      核心提示: 安徽濉溪/蔡进步 那天快中午时,我在村中那个水塘边散步。 突然,我听到一阵呼救声:“救命啊,救命啊……”。扭头回望,只见村民大宝没命地向我这个方向跑来,村民二蛋手持一把杀猪刀,在后面紧追不舍。他俩之...


    安徽濉溪/蔡进步

    那天快中午时,我在村中那个水塘边散步。

    突然,我听到一阵呼救声:“救命啊,救命啊……”。扭头回望,只见村民大宝没命地向我这个方向跑来,村民二蛋手持一把杀猪刀,在后面紧追不舍。他俩之间的距离最多相差米把,二蛋的杀猪刀随时都能砍到大宝身上。

    三年前,二蛋患了精神病,经常拿着一把杀猪刀,在村里乱骂,谁也不敢惹他。

    大宝和二蛋以前就不和,得了精神病以后,二蛋经常拿着杀猪刀去找大宝,扬言早晚非杀了他不可。大宝吓得几乎不敢出门。真没想到,今天还是出事了,且场面吓人。

    此刻,大宝已经跑到我跟前。如果我不出手相救,大宝今天肯定就把命搁这儿了。

    我让过大宝,猛地向二蛋扑了过去,只是想吓唬吓唬他。没想到,二蛋竟然失足掉进水塘里,后溺水而亡。

    二蛋的家人不干了,把我主人告上了法庭,非让我抵命不可。

    我懵了,明明是见义勇为,咋能让我抵命呢?如果我不出手相救,大宝肯定会遭毒手的。见义勇为却成了杀人犯,天理何在?

    那天早上,我正在狗窝里闭目养神。忽然,我听到外面人声嘈杂。原来是二蛋的亲友们来取“我的狗命”。主人竟然不阻拦。

    我悲痛欲绝,我的狗命再不值钱,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被人“取走”。

    我瞅准机会,嗷呜一声,冲出众人包围,向村外狂奔。众人手持铁锨、木棍在后面紧紧追赶。

    我打算逃至村东的大山深处,那里山高林密,能多活一天就多活一天。蝼蚁尚且贪生,何况狗乎?

    跑着跑着,我脑海里闪出一个念头:“不能束手待毙,我要去县城法院上诉,你有一告,我有一诉,现在是法治社会,我最多是过失犯罪,罪不至死。”想到这儿,我开始朝县城方向跑去。

    县城离小村不到百里,几年前我曾经坐着主人的四轮车进过城,认识路。但这次是逃命,我不敢走大路。

    跑跑停停,停停跑跑。天快晌午时,我跑到了县城。几年没进城,县城变化真大,高楼林立,热闹非凡,道路也变宽了。

    我向县城一个正在的散步狗询问去法院的路。

    快到法院时,我突然看见一个大汉手持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拼命追赶一个中年男子。路人不少,可没人上前制止。

    我十分惊诧:莫非那人也是神经病,否则,光天化日之下之下,咋能在繁华的大街上持刀行凶?咋这种事老是让我碰到?这次,我说啥都不能再冲动了,你想砍谁就砍谁,我绝不过问。我以前要是不为了救人,能落到今天这一步吗?

    正想着心事,中年男人声嘶力竭的呼救声传入我的耳内。我不禁热血沸腾。不行,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歹人行凶。想到这儿,我冲了上去,张开狗嘴,一下子咬住持刀者的裤角。持刀者恼了,挥刀向我砍来,尽管我尽力躲闪,但身上也中了好几刀。因失血过多,我晕倒在地,眼前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了,最后啥也不知道了。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我第一眼看到的是那个被我救下的中年男人,他眼里似乎有泪。

    见我醒来了,他紧紧拉我的狗爪,热泪盈眶:“谢谢狗哥的救命之恩,谢谢狗哥的救命之恩!”

    县电视台、报社的记者闻讯也赶来了,他们不停地问这问那,还给我拍照,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当天晚上,我的英勇事迹就在电视台《晚间新闻》栏目播出:我县发生感人一幕,一条狗勇斗歹徒。

    第二天,县报的头版头条也播出了我的事迹:光天化日歹徒持刀伤人,见义勇为一狗奋不顾身。还配发了编者按:如果人人都像那条狗一样,歹徒怎敢再猖狂?社会需要热心肠,路见不平要相帮。狗都能做到的事情,人咋能只观望?

     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出院后,被我救下的那个中年人把我接到他家里,发誓要照顾我一辈子,他说我是他的重生父母再造爹娘。

    我暗自庆幸:“我这才是真正的因祸得福呀,我过失杀人的事情也不了了之了。”

    后来,我才知道,被我救下的那人是个干部,官职还不小。

    我开始过上了衣食无忧的日子,吃的是专用狗粮,住的更不用说。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病了还能去医院治疗。哪像在农村,吃的是剩饭,冬天能冻死,夏天能热死。新主人每次带我出门散步,还让我穿着马夹。人们看到我主人时,都是笑脸相迎,还用手摸摸我的头,夸我是一条见义勇为的狗。

    我感叹,我比人活得都有品位啊。

    三年后的一天,不知道为啥,我主人被人带走了,说是贪污受贿。我吓得不敢回家了。

    三天后,我在街上路过张山的“狗肉馆”时,平时见我点头哈腰的张山,趁我不备,一棍子砸向我的狗头,我顿时昏迷不醒,失去了知觉。

    作者:蔡进步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 上一篇:德孝中华周刊推荐:只请七天假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