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善义工 >> 内容

    国民教授退群致辞火了:功利是读书和恋爱的共同敌人

    时间:2019/10/10 7:29:58

      核心提示: 国民级网红教授戴建业这篇致辞又火了!美好的人生才刚开始——在九卷本“戴建业作品集”的致辞: 1、高中完全没有升学压力,我爱做数学题,也爱读文学作品,从没有想过这些有没有。 此时此刻,我满脑子...


    国民教授退群致辞火了:功利是读书和恋爱的共同敌人

           国民级网红教授戴建业这篇致辞又火了!美好的人生才刚开始——在九卷本“戴建业作品集”的致辞:

           1、高中完全没有升学压力,我爱做数学题,也爱读文学作品,从没有想过这些有没有。

           此时此刻,我满脑子想到的全是“感恩”。这六十多年来,我一直受惠于我的师友,受惠于我的同事,受惠于我的学生和读者,同时也受惠于我的时代。人生总难免一些坎坷磨难,所幸每遇沟坎便有师友指点,使我次次都能“踏平坎坷成大道”。我的小学和中学基本都是在“文革”中度过的,高中我碰到了一些特别好的老师。数学老师阮超珍见我常向她求教,暗暗送我一套《初等代数》《初等几何》,使我真正爱上了数学。我的语文老师鲁绪卿、胡仲弼先生,每一课都讲得生动活泼。特别让我感念的是,他们对学生偷看禁书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像有些老师那样一经发现就立马撕毁。托他们俩老的福,我高中时读了许多文学名着。那时候全国大学已经停招,高中完全没有升学压力,我爱做数学题,也爱读文学作品,是因为觉得解数学题很有趣,读小说诗歌很有味,从没有想过它们有没有用。连外出也要带书的“书瘾”,喜欢独自琢磨的思考习惯,就是这样培养起来的。今天很多念书的中小学生讨厌书,很多高中生一毕业就马上烧书,相反,书恰恰是我中学时期的最爱,每一本书我都要包上封皮。包书是我们这一代读书人的“绝活”,我同学中很多人都能把书包得有棱有角。为了避开老师的耳目,当年我们东躲西藏看禁书,偷读的乐趣真妙不可言,读书好像也和接吻一样,偷来的才特别香。的确,功利是读书和恋爱的共同敌人。恋爱如果以房子和票子为先决条件,这样谈恋爱还不如去商场砍价钱。读书要是以考试为目的,那乐事瞬间就变成了苦差,精神享受转眼就变成了心灵煎熬。摆脱一切附加的功利目的,恋爱才能像雪莱那样爱得全身颤抖,读书才会像陶渊明那样“欣然忘食”。

    国民教授退群致辞火了:功利是读书和恋爱的共同敌人

           2、还比较年轻时,我就当上了学科带头人。我一遍一遍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公正无私地善待学科里每位师友同仁。

          1977年考上大学以后,又逢上改革开放的好时光,各种新思潮、新流派、新学说、新理论一齐涌进中国,我们如“从山阴道上行,使人应接不暇”。正当美学热席卷全国之时,李泽厚那本《美的历程》又来推波助澜。我很快迷上了《美的历程》,并爱屋及乌地迷上了李泽厚,我不仅细读李泽厚的书,而且跟着李泽厚读书,从康德、黑格尔、马克思的着作到贝尔的《艺术》,似懂非懂地读了许多理论名着,由此养成了对理论的爱好。现在看来,尽管李泽厚有些论证难免粗疏,有些观点我不一定点头,但至今一提起李泽厚我仍然十分钦敬,是李泽厚先生让我头一回领教了“思辨的张力”,头一回见识了什么叫“才华横溢”。念大学期间,许多着名学者不仅为我指点人生的迷津,也为我在学术上树立了典范。我的研究生导师曹慕樊先生,教我如何阅读文史经典,教我如何进入某家某派的理论框架,他老人家的《庄子新义》《目录学纲要》,以及三联列入“当代学术”第二辑的《杜诗杂说全编》,一直是我常读常新的高文典册。钱钟书先生的《七缀集》,刚好也列入三联“当代学术”第二辑,它自然也是我常常温习的“金书”(golden book)。我从同辈学人那儿同样学到了许多东西,对于当代学术,我们无须羞愧难当,更不必妄自菲薄。还比较年轻时,我就当上了学科带头人,无论是老师兄长,还是年轻同事,我们学科里人人都比我的学问做得好,他们如此信任我尊重我,我一遍一遍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公正无私地善待学科里每位师友同仁!等到退休那天,我一定要对教研室所有老师、兄长和年轻同仁三鞠躬!此生能遇上堪称生死之交的朋友,能遇上这些谦谦君子的学科同仁,能遇上那么多聪明善良的学生,能遇上无数对我特别宽容厚道的读者朋友,肯定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回馈社会,不负师友,报答读者,我唯一的办法就是写出好文,出版好书,讲出好课。将来我会退出很多微信群,殚精竭虑地干好自己该干的事情。社会给我提供的舞台越大,朋友们对我期望越高,我肩上的担子就越重。一个大学老师的最大幸福,不是获得了多少鲜花掌声,而是文章动笔之后便能一气呵成,走上讲台便能如瓶泄水淋漓痛快。物质金钱上只是索取而不奉献,那也许是由于为人的自私,知识上要是只索取而不奉献,可能主要还是因为精神上的懒散。我就是这种精神上的懒汉,过去喜欢由着自己的性子乱翻书,读研究生后导师反复叮嘱“开卷动笔”,这才慢慢知道要约束自己,读书时每有偶触之思,思考时稍得一孔之见,我会尽力将它们形诸笔端,或者写成学术论文,或者写成散文随笔。除今天首发的九卷本作品集外,海外将出版一套五卷本“戴建业散文选集”。随后还将陆续出版多卷本“中国诗史长廊”。

    国民教授退群致辞火了:功利是读书和恋爱的共同敌人

          3、一个年过六旬的老男人,除了不能再谈恋爱以外,其他什么事情都能干成。

          今天首发的这套九卷本“戴建业作品集”,其中《文本阐释的内与外》《论中国古代的知识分类与典籍分类》《六朝文学史》《两宋诗词简史》《你听懂了没有?》,是首次新出的初版书;《戴建业精读〈世说新语〉》《戴建业精读〈老子〉》《诗囚:孟郊论稿》,是旧作的修订改写,《澄明之境:陶渊明新论》是这二十年来的第五版,这次作了不少文字上的润色,它是目前校对最精装帧最美的一版。《戴建业精读〈世说新语〉》《戴建业精读〈老子〉》《六朝文学史》《两宋诗词简史》四本将配套视频课程上线。这里我还想告诉我的读者朋友,求知不能满足于音频视频,古人把这种方式得来的知识称为“耳食之学”,它是零碎肤浅的代名词。可从视频进从原着出,但绝不能始于视频,而又止于视频。不妨通过视频以培养兴趣,再读书籍以获得比较系统的知识,视频与书本应相辅相成,最后进而去啃书中论及的经典原着。

    国民教授退群致辞火了:功利是读书和恋爱的共同敌人

           面向经典是提升自己的不二法门……我发现,一个年过六旬的老男人,除了不能再谈恋爱以外,其他什么事情都能干成;除了很难找到比现在更好的朋友同事以外,其他样样都可以干得比现在更好。“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只要自己内心洒满阳光,我们就会永远笑容灿烂;谁说白发是衰老的标志,那分明是一个人成熟的象征。杜甫七律的代表作大都写于“白头吟望”的暮年,曹慕樊师所有着作的写作出版都已年过古稀,国学大师张舜徽先生的许多代表作也成书于六七十岁之后。当世的学者中,北京大学葛晓音教授,是许学夷之后“诗源辩体”的第一人,七十多岁的高龄仍旧成果迭出,近些年来发表的许多论文差不多都是“一锤定音”。复旦大学葛兆光教授年近七旬,据说双眼还曾视网膜脱落,但仍然在学术上不断开疆拓境,他最近的每一篇文章每一本着作都让人眼明。浙江大学聂珍钊教授是我相交一二十年的兄长,这位年近七旬的学者一直在突破自我,不仅常在名刊上发表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同时还主编两个具有国际影响的中文和英文学术期刊,表现出旺盛充沛的学术活力。可见,只要我们“觉得”自己年轻,我们自己就“真的”年轻。朋友们,美好的人生才刚开始,让我们斟满生命的美酒,一醉方休!

    作者:不详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