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趣闻 >> 内容

    王刚:混不下去时求助毛主席

    时间:2019/9/29 13:53:40

      核心提示:5月热播的电视剧《玉碎》,让王刚再次成焦点:他将一个商人的矛盾压抑、宽容圆滑演得丝丝入扣。20世纪80年代初,很多人在广播剧《夜幕下的哈尔滨》中迷上了声音富有磁性的王刚;20世纪80年代末,更多的人在...


        5月热播的电视剧《玉碎》,让王刚再次成焦点:他将一个商人的矛盾压抑、宽容圆滑演得丝丝入扣。20世纪80年代初,很多人在广播剧《夜幕下的哈尔滨》中迷上了声音富有磁性的王刚;20世纪80年代末,更多的人在《综艺大观》中认识了能言善辩的王刚;再往后,《宰相刘罗锅》、《铁齿铜牙纪晓岚》、《梦断紫禁城》等电视连续剧,使人们对王刚想忘都忘不掉。

        话剧,相声,“样板戏”,诗歌朗诵,唱歌,跳舞,主持,演戏,王刚样样皆通。

        5月20日下午,在北京日坛公园——王刚最喜欢的“据点”之一,记者和他聊了起来。“性格决定命运。”王刚很愿意用这句名言来概括自己的人生历程,“严格讲,我是干什么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说是主持人?我不是广播学院的。说是演员?我不是戏剧学院的。说是歌手?我没在音乐学院学过。后来想了一下,这都是因为小时候的爱好和来自父母亲的耳濡目染。对于很多事情来说,起点决定了终点。”

         操行评语总在“丙”、“丁”间徘徊

        1948年,王刚出生在吉林省长春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他是家中唯一的儿子。但出乎意料的是,父亲却对这个儿子怎么也爱不起来。他经常捶胸顿足地感叹——“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孽障!”

        此话事出有因。学习,并不是王刚的主要问题,他的成绩永远名列前茅。问题出在他的“操行”上。“我还记得,我们教室后面有一面墙,用金字塔的排列方式把每个人的成绩在上面张榜公布,我的名字总在头一个。但若从守纪律(那时候叫操行)来排,恐怕我是全校倒数第一。那时候的我,说淘气都是夸赞我了,我的操行分数一直在丙、丁间徘徊。”

        王刚说,自己小时候属于“淘”得没边儿的那种孩子。“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在下面做三角纸旗,旗上写个“令”字。等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我迅速拿出小旗一挥,惹得同学们‘嗷嗷’大叫。老师回头看时,我已经趴下来装出一副认真学习的样子;他一回头,我又挥旗,同学们又‘嗷嗷’叫。反复几次之后,老师跟我打了个时间差,刚把脸转向黑板,就又突然回身,将我抓个正着为了防止我再以此招捣乱,老师把我赶到最后一排。我的视力不好,但又不戴眼镜,坐在后面百无聊赖”

        王刚从小聪明伶俐,求知欲强,博览群书。对此类学生,老师们往往疼爱有加。可王刚又弄了个适得其反。“我在课堂上总觉得吃不饱,每年寒暑假,我只用两三天就把作业全都做完了。新学期一发新课本,我马上就到新华书店买同步参考书。后来我妈说,我这一点特招老师讨厌——我不带课本去上学,而是带着老师用的教学参考书去,还经常对老师讲的内容说三道四。直到现在,我母亲还经常念叨此事。”

        爬暖气管道险些烧了学校

        搞恶作剧更是王刚童年时的“长项”。在王刚10岁那年,他甚至差一点烧了整座教学楼。“我记得当时是在期中考试。我很快就答完了试题,提前交了考卷。可是回到座位上后,发现其他同学都还在答题,没人和我玩儿,无聊极了。干点什么呢?我还不想走,就想起了一个老地方。我冲前面的两个同学喊道:‘分开!分开!’这是老口令了,前排同桌的男女生就把椅子挪开,我从下面钻到了他们中间。”

        那时候,东北地区不少地方的暖气管道是从地下通过的,因此都有一个不小的地道。王刚的学校也不例外。“前排女生的脚下正好有个方方正正的出口,我爬过去,打开木板钻了下去,并对上面的女生说:‘盖上!盖上!’地道离地面近一米,因为年久失修,地板的缝隙很大,里面全是我们这些懒学生扫进去的纸屑。纸屑堆了厚厚一层,而且被暖气管烤得非常脆。我想顺着地道钻到其他班级的地板下,再搞点什么名堂。里面很黑,不过没关系,我早就在里面准备好了火柴和蜡烛。我举着蜡烛向前走时,一不小心绊了一跤,蜡烛掉在纸屑堆里,借着穿堂风,所有纸屑‘忽’的一下都烧着了。我吓坏了,‘哐哐’地使劲儿砸地板。我听到外面也乱成了一团,老师问怎么回事,那个女生吓得直哭,说:‘王刚!王刚下去啦!’”这栋楼是伪满时期的老楼,哪里经得起如此火势。地板上到处是缝隙,黑烟滚滚地向外冒。全校师生也都不考试了,忙着向地板里浇水。等老师将王刚拎出来时,只见他已被浇得像落汤鸡。

        男孩子淘气似乎总是“天经地义”的,但像王刚这么能折腾的还真是不多见。实际上,因为太淘气,小小年纪的王刚没少挨父亲的揍。但每一次,他都倔得要命,决不认错,惹得母亲只能在一旁急得流泪。

        推同学下湖被学校扫地出门

        在课堂上捣乱,对老师评头论足,又火烧教学楼

        小王刚当时在学校的处境可想而知。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王刚的父母已经束手无策。

        10岁那年的一天,王刚组织几个小朋友去南湖“野浴”。“野浴”这个词是王刚发明的。他说,其实就是到江、河、湖里洗澡。“当时是6月份,东北还很冷,水温只有10度左右,大家都嫌冷不敢下,结果我开玩笑把一个小朋友推下水,没想到他一下去腿就抽筋了,险些被淹死。幸亏后来我们把他救了上来”但是事情过后,这个孩子连惊吓带着凉,将近半个月没敢去上课。那个小朋友的家长很快就找到学校,又找到王刚的父母。“那时候,我父母对我已经麻木了,我妈妈早就不敢去学校开家长会了,因为一走进教室,几乎全班同学的家长都会指责她,问她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让母亲觉得一点自尊都没有。

        因为王刚闹得太过出格,无论老师还是同学,都开始有意疏远这个“问题学生”。“那种滋味是非常难受的。其实,他们批评甚至打我都没关系,但是孤立我,无视我的存在,对于一个10岁的孩子来说,是挺残忍的。我原来在学校的足球队里踢右边锋,他们不叫我踢了;当时我学习好,每当没人回答问题的时候,老师都会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我,我就会迅速举手报出正确答案。可是现在,老师们根本不愿看见我,总之,突然间一切都变了,连我爸都不打我了,估计恨不得我自然消失。”

        受到如此冷遇,小王刚当然不甘心,他想到了逃学,希望能以此方式引起大家的重视。他照例每天一大早背着书包走出家门,可是他的目的地不是学校,而是长春市的桃园路。在那儿,他开始了一段“幸福”的流浪生活。“我每天逃学跑到桃园路,那里有一个旧货市场,旁边还有解放电影院和胜利剧场。我至今还记得,胜利剧场演的是《狸猫换太子》;解放电影院放的是印度电影《流浪者》。当时,电影院里一般不清场,我就花一毛钱进去,饿着肚子,一看就是一天。这部电影,我大概看了十几遍,天天去看,天天哼着电影主题曲《拉兹之歌》里的‘到处流浪,到处流浪’这首歌,我现在还会唱。”

        在逃学阶段,小王刚有时候也去旧货市场逛逛。王刚说,自己后来喜欢收藏,估计就和那个时候有关系。

       “中央来信让我变成好小孩”

        就这样,10岁的小王刚逃学、流浪了将近一个月后,在5年级开学时,老师终于找上门来。但让小王刚失望的是,老师建议王刚转学,其实就是变相地宣布他被开除了。王刚回忆说:“那天晚上,我难受极了,想找一个倾诉的对象。我突发奇想,想到了毛主席。花了一夜的时间,我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在信中表达了一个孩子对主席的忠诚,信里还画了两幅画,一幅是小白兔吃萝卜,还有一幅是解放军保卫祖国。我还在信里夹了一张我和妹妹王静的合影。第二天一早,我把信封好,写着‘北京毛主席收’,就投进了信箱。”

        王刚很快就把这事儿忘了个一干二净。但没过多久,他意外地收到了回信。“有一天,老师突然请我去学校,我再次见到了班主任。他竟然朝我微笑,笑得我心里开始发毛——这可是头一次呀!我想坏了,可能要正式宣布开除我了。没想到老师领我来到校长的办公室。校长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我一看,上面写着吉林省长春市某某小学四年级2班王刚小朋友收,下面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办公厅’。校长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十几天前给毛主席写过一封信,大概是回信了。我打开信,看到里面写道:王刚小朋友,你6月24日写给毛主席的信和图画、照片都收到了,谢谢你,今寄去毛主席照片一张,请留作纪念。希望你努力学习,注意锻炼身体,准备将来为祖国服务。日期是1959年7月3日。”对于这段信件内容,王刚至今倒背如流。“哎呀,当时校长和老师都激动不已呀,还让我在播音室向全校师生广播。校长还说,这不仅是王刚同学的光荣,也是我们全校的光荣”

        不久,学校还专门编排一部学生话剧《他转变了》,而主演就是王刚,这也是王刚第一次正式登台。这一切给了王刚巨大的鼓励,在那之后,他又成为学校里的一名好学生,成绩名列前茅。

        回想起40多年前那段被“孤立”的童年往事,王刚感慨万千:“童年对我终生都有影响,正负面的影响都有。我至今喜欢安静,圈内的朋友也不多,现在生活中占据主要地位的就是收藏。“得一日闲便是福,作千年计岂非愚”,是我现在的人生态度。这都和我小时候的经历有关吧。”

    作者:刘畅 来源:环球人物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