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故事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别样的月子

    时间:2019/9/24 14:49:50

      核心提示: 文/江取华 莫名地戳到了痛处,大半夜,眼泪肆无忌弹地流淌,开灯吧。在这思绪万千之夜…… 在我二十一岁时的时候,村庄上流行女儿不远嫁的乡风,待在闺阁中的女孩子都在家门口开亲。有自己谈恋爱的,有媒婆介绍的,老古话:“多个儿子多条根,多个女儿多门亲”。让多少有女之母费尽心思择一贤婿。我姆妈也想在门口为我...


    /江取华

    莫名地戳到了痛处,大半夜,眼泪肆无忌弹地流淌,开灯吧。在这思绪万千之夜……

    在我二十一岁时的时候,村庄上流行女儿不远嫁的乡风,待在闺阁中的女孩子都在家门口开亲。有自己谈恋爱的,有媒婆介绍的,老古话:“多个儿子多条根,多个女儿多门亲”。让多少有女之母费尽心思择一贤婿。我姆妈也想在门口为我物色一个,无奈小女长得不到位,拥有五个生产队的大村庄没有一个小伙对上口胃。

    那年的下半年,邂逅了他。相看两不厌的世界,浪漫色彩缤纷。首次坠入爱河中,写信告知母亲。一封电报,分别即将开始。他强烈要求留下地址,依他而写。心想:写了也不顶用,那么远的距离,你还能去不成?

    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

    冬季的一个傍晚,急促地敲门声,趿着拖鞋小跑,拉开门,爱的月光洒落心上。

    从此,携子之手,与之偕老,当时想。

    次年,崇尚完美爱情,裸婚。

    怀孕,顺理成章。承诺来照料月子的婆婆,到达小窝第二天,非要让我去做个B超,孝顺的儿子,言听计从,牵手而去,沮丧而归,只因,怀的是女孩。婆婆嫌弃的表情,一览无遗。生活状态翻天覆地。问他重男轻女否,答之在乎母亲的感受。往日的卿卿我我,随风飘散,替之的敷衍,一言不合,怒目相望。年轻的我,情以何堪,刚刚建立的婚姻堡垒终抵不过鄙视目光的扫射,轰然崩塌。曾经的燕语呢喃,换成毅然决然,各自一方。背着自己的行囊,还有一腔的满腹辛酸赶往娘家,路在何方?

    尴尬的局面是裸婚的伧促后果,抑或是闪婚的冒失带来的结果。

    晚上在武汉至江申的轮船上女儿降于人世,望着生不逢时的女儿,想想自己渺茫的未来,悲恸不已......

    天亮,雇个小车开到姆妈家。极少有车出入的庄上炸开了锅。许多人跑到我姆妈家看热闹,我,是议论的话题,注目的焦点。

    “小女伢子不懂事呀,在外头自己乱谈恋爱,不可靠的呀!”说话,两眼一闭,嘴一撇。

    “大人不做主,任小伢子胡来,望望,现世给人看了。”

    “那个外地佬也不是个好东西,只顾着娶亲,却不顾过狗。”

    七嘴八舌,叽叽喳喳。有哼有应的,一番论后,突然又发现新大陆。哎!出闺的女儿不能在娘家做月子,娘家要穷三代的哇!不要她进房间,在外头—堂,心打个铺,还要写租赁合同。房子租给她住才照。村庄大,人心杂,主意多。姆妈依计一切照办,终于让我有了一栖之地,躺在床上,泪水肆意流淌。村庄上的冷嘲热讽飘荡,无谓的话语像一把钝刀慢慢地捅入心底。那段肝肠寸断的岁月,滴泪的日记成为我唯一的倾听者。那段无法弥补的心灵深处的创伤,永志不忘。

    黑暗无边的世界,我的眼前一片茫然。

    痛恨年轻时的草率,留不尽的悲伤。

    那个月子,做得如此难堪,如此卑微。幸好我的双亲及我的大哥给于我身心上莫大的安慰。倘若姆妈当时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的水。对我置之不理也属正常。只是恐怕我早已魂归故里,撒手人寰。月子里,一口汤,一碗面,在温暖柔的目光中,喝过精光。无微不至的呵护,絮絮叨叨的安慰。来回穿梭的身影,和风细雨的问询,正是这血浓于水的亲情一点一滴的愈合着千疮百孔的心。情之真,受动容,情绪恢复正常得以走上人生的正轨。只是在娘家做月子,在庄上恐怕找不到第二人了,只有我。

    娘家做月子,无奈的选择,体验亲情之爱的深度,愧对娘家很是内疚。

    拉开窗帘,东方鱼肚白,黑暗已逝,亦如过去在娘家做的月子,消失在岁月经年的流逝中,荡然无存。生活已掀开新的篇章,如同冉冉升起的光芒照耀着前方。

    作者简介: 电话号码:13063283759

    作者:江取华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