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浅秋

    时间:2019/8/13 16:50:09

      核心提示: 文/程应来   秋天,是一本闲书,闲散无意,去留有心。   “乳鸦啼散玉屏空,一枕新凉一扇风。睡起秋色无觅处,满阶梧桐月明中。”这是宋朝刘翰的《立秋》。虽然我们已隔着几世烟雨几世秋凉,但立秋这个节气依然在,天气依然会在这一节气之后暗暗的抖动一下,像一场小小的动乱。   浅秋自然是刚刚立秋以后的日子...


    文/程应来

      秋天,是一本闲书,闲散无意,去留有心。

      “乳鸦啼散玉屏空,一枕新凉一扇风。睡起秋色无觅处,满阶梧桐月明中。”这是宋朝刘翰的《立秋》。虽然我们已隔着几世烟雨几世秋凉,但立秋这个节气依然在,天气依然会在这一节气之后暗暗的抖动一下,像一场小小的动乱。

      浅秋自然是刚刚立秋以后的日子,这样的日子里如果不细心还真意识不到这夏秋之间的微微错觉呢!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早中晚的温差发生了距离,就像一段儿渐行渐远的爱!但景色和心中拟好的景致都没有变,也许变化太小没有注意吧!但是天黑的明显早了,等待黎明的过程也明显拉长了。如果在乡下,鸡鸣也明显错后了的,迟迟不肯到来。有时需要一等,二等,三等……它才踩着秋天的鼓点姗姗而来。就像越过了几世的山山水水!

      好在天气终于从炉子中取出自己,换一条小溪匆匆流淌。人们也都像从火里挣扎出来的一条条鱼,兴奋的在早晚的微凉里不肯醒也不肯睡。这种久违的微凉,就像一个长梦突然就友好的出现了。燥燥的心情也赶跑了,剩下的皆欢喜。晨练的人越来越多,和星星一样激动的人也越来越多。

      再也见不到夏日里那些彷徨的蚂蚁,它们如今都已放下树荫的庇护去另一处寻找粮食去了。但蝉鸣似乎更紧,似乎有破锣已被它弹破了虎皮。

      一弯月,还是那么淡,说好的相思也已过往无痕。白云却不断的往心里搬运树苗和水。

      而浅秋总是短的,忽而的感觉。有时是一种错觉,不自知发生了什么?其实心情早已发生了莫名的变化,只是我们都习惯了后知后觉,习惯被蒙蔽。似乎只要这样我们就可以躲避一些不必要的寒凉和征程。

      此时,该放手的还没有放手,一种情感叫“舍不得”。邂逅的总是缘,缘深缘浅不过只凭着执念的长度而已。

      白云偶尔疲惫,几朵乌云接管了它,下了几场小人得志的雨。树叶也已疲惫,像棺椁,虽然依然五颜六色,但心情早已衰败,或正在赶往衰败的路上。就像一列火车即将通过隧道抵达更深的夜。

      浅秋也是秋,就像药引子,它会慢慢变凉变空一个世界给你看。总有一些人会在这一季等待逃亡,等待一个新的起点去完成“苍茫”一词。更深的狭窄和辽阔已在季节里等待了!人心是慢慢凉的,而离别却是突兀的,总会从梦的一角钻出来,打湿人间。一场离别会抱紧另一场离别,谁都可能会成为多余的染料,被时间摈弃。“天地肃清堪开望,为君扶病上高台。”

      人生过半,每到秋天,心里都会有暗流涌动,仰望星空时,我们都在,心里安好。

    作者:程应来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