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赏析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时间:2019/8/8 23:50:08

      核心提示: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宋 秦观《鹊桥仙》 织女牛郎七夕会 | 戴敦邦 ...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宋 秦观《鹊桥仙》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织女牛郎七夕会 | 戴敦邦

           鹊桥,传说只有七夕的夜里才会出现,成千上万的喜鹊,搭起一座横跨银河的桥,牛郎就踩着这桥,一步步迈过迢迢银河,去见隔岸的织女。

           每到七夕,秦观的这首词,就从一个叫宋的时代,穿破书页,穿过时间,与千年间的有情人万里来相会,天涯共此时。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词里的这两句,在这样的夜晚,总被反反复复提起,可细思量时,总觉这千古名句中,藏了些无奈的隐痛,颇有强说之嫌。若连朝暮亦不能,又何谈长久?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倒是几十年后,与秦观不同,南宋文学家范成大,既要天长地久,也要朝朝暮暮,在一个清风明月的晚上,他轻研墨,慢挥毫,深情款款写下一句: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于是,一个有情的宋代,就在这两句诗词间呼之欲出了。

    宋是一个精致的朝代,更是一个浪漫的时代,中国民间四大爱情故事,其中两个便成形于宋,而随意翻开一本宋词,便能看到爱情的每一种模样: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

           ——宋 张先 《千秋岁》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千秋岁》,这个词牌,乍一听就有一种大气横陈的江山永固之感。传这个词牌名,是唐明皇时,众臣请将玄宗生日设为“千秋岁”,每岁此时,普天同庆,朝野共欢。那时,正是开元盛世,大唐正当磅礴繁荣,想来就觉壮观。

           张先的爱情里,一句“天不老,情难绝”,与词牌的长久互相呼应,更让人从心里相信,自己拥有的爱情,是地老天荒也不会失去的,是海枯石烂也不能更改的,是会在现世安稳中地久天长的。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而下阕的“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则用短短数字,道尽了爱情中只可意会的情结与愁喜,牵挂与相思。

           宋时,男女成婚日,双方父母各出彩带一条,结成同心结,行礼时,男女各执一端,从跪拜到入洞房,都牵在一起,从此恩爱两不疑,同心到白头。一个结,就是一生,千千结,是约定了多少生多少世才敢这么写啊。而那千千结的情网里,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 宋 柳永 《鹤冲天》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 宋 陆游 《钗头凤》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宋词意境 | 李鸣

           与“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所展现的爱国诗人形象不同,这首《钗头凤》,让我们在一个暮春时节,看到了一个多情又忧伤的陆游,桃花柳绿,人间正好,他却只能在万千游人中,偷偷掩藏自己的爱意。

           唐婉是陆游的前妻,两人从小青梅竹马,长大后结为伉俪,整日耳鬓厮磨形影不离,陆母一心盼儿子能有一番作为,怕二人亲密的感情耽误陆游,渐渐对唐婉生出厌恶之心,最后逼迫陆游与唐琬分开,为陆游另娶。

           一个春风骀荡的日子里,游春时的偶然相见,再一次勾起陆游的无限情思,于是写下了这首词。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多少没有善终的爱情,到后来都成了这样,即使依然相爱,却不得不分开,只能把一切都深藏心底,夜深时候,在无人的角落,黯然对影子说。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多少人,一旦错过就不再。爱不是追悔,也不是憧憬,爱是将心里密密麻麻的意,怜取眼前人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今夕何夕,七夕七夕——宋词中的绝美爱情

           这世间的爱,有千万种模样,诗词可以描摹,这世间的情,有千万种模样,却是诗词也理不清的。

    于是一首首的词,被一次次写出,一段段的情,被一次次刻画,整个宋朝,就在这诗词间,栩栩如生起来,而那些寄居于诗词间的情,则流过宋时墨香,流过宋时河山,在一个叫七夕的日子里,再一次与我们相逢。

    作者:李乾坤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