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笔蘸春水寄相思

    时间:2019/8/7 18:49:24

      核心提示: 陕西/张智泉 一个把帽子带在头,一个把辫子甩背后,一个说请你慢慢走,一个说请把步儿留,一个说心儿莫难受,一个说很快会聚首。仓央嘉措这句词藻不是过分明艳的诗歌却写尽了我和你的三年。曹,在七夕的粉红里我...


    陕西/张智泉

     一个把帽子带在头,一个把辫子甩背后,一个说请你慢慢走,一个说请把步儿留,一个说心儿莫难受,一个说很快会聚首。仓央嘉措这句词藻不是过分明艳的诗歌却写尽了我和你的三年。曹,在七夕的粉红里我蘸着春水写下一汪对你的思念。

     世界很大,每天我们和很多人擦肩而过,在活过的二十几年中遇见过千千万万的人,可他们都一样,没什么不同。可是遇见你的那一眼,好似我的整个世界都迸发了不一样的光芒,夺目、闪耀、明亮,你像夏日里的一只小鹿,甩着乌黑的长发,蹦跳着雀跃进我的心房。秀丽的眉眼,让我觉得那一刹那好长啊,长的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问你的名字。

     大学的时光如织里,我忘记了校园春日硬挺的橡树,却没有忘记你的枸杞红枣一锅烩;忘记了图书馆外夏夜的星河灿烂,却没有忘记路灯下微微吹起的碎布花裙。忘记了秋雨后覆落小路的枯黄落叶,却没有忘记撑着着雨伞的宝蓝风衣。忘记了寒冽冬日手抖的打饭阿姨,却没有忘记你悄悄打包的黄焖豆腐。那个时候的我开心、跳跃,我成了最幸福的人,因为我思念你的时候,你!就在我的身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笔蘸春水寄相思

      一张火车票将毕业的你我分割千里,我扎根在陕北的矿山,挖掘藏在地心的太阳石。你留在了温润如江南的西安,踩着高跟写意自己人生。时间、工作、生活,似乎将你我分割成两个世界。我心里敲起了退堂鼓,明艳、秀丽的你怎么还会和我这样的煤黑子在一块。我工作的矿山不是绿草萋萋、野花遍地;这里是黄沙漫漫,这里是烈日千里。看着眼前的毛乌素沙漠我自卑了、退缩了、想放弃了。

    “张,你就是个胆小鬼,你问过我的意思吗,你听过我的想法吗?”看着泪眼婆娑,摇手跳脚的你,我把分手两个字咬碎了吞到肚子里,什么黄沙漫漫、烈日千里,就算是毛乌素也别想让我再退后一步。你的话儿让我骤然间仿佛身处烟雨丝丝、绿意浓稠的江南水乡,又仿佛注进了铁血钢骨,烈火强魂。曹,你永远不会懂,身处煤海的我在那一刻仿佛有了撑起天地的力量。

     从此,又是一张火车票。去西安的路上,在陕北的风中,多了点我的声影,多了丝你的味道。一个把帽子带在头,一个把辫子甩背后,一个说请你快快来,一个说请把步儿迈,一个说心儿真欢喜,一个说很快就聚首。陕北和陕南,从此不再是距离,一百五十张车票,七百三十个日夜,一万七千五百二十天的思念,两颗心儿还是紧紧连在一起。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个英英的彩,生下一个兰花花,实实的爱死个人,黄土坡上的情,沟里头的那个爱,是谁唱着动人的歌,是谁让你诉思念。此时的《兰花花》哪里还是什么土味民歌,那真真实实是在陕北矿山的我蘸着春水书写着对你的思念。

    作者:张智泉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