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舆情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蓑衣的诗行,故乡的遥想

    时间:2019/8/5 21:39:43

      核心提示: 文/杜明芬 旧物总有一种风情,或是浪漫或是低沉。他们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勾起人的一丝情绪,或是感叹或是悲哀。然那些沾染了烟火气息的旧物上都有一种美不可言的风华,早已在心底深处扎下了深根。譬如蓑衣…… 记忆中的蓑衣只是一件旧物,安安静静地挂在老家的土墙上,它是流淌在岁月河流里的旖旎诗行。棕色的蓑衣整整齐...


    /杜明芬

     旧物总有一种风情,或是浪漫或是低沉。他们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勾起人的一丝情绪,或是感叹或是悲哀。然那些沾染了烟火气息的旧物上都有一种美不可言的风华,早已在心底深处扎下了深根。譬如蓑衣……

     记忆中的蓑衣只是一件旧物,安安静静地挂在老家的土墙上,它是流淌在岁月河流里的旖旎诗行。棕色的蓑衣整整齐齐,与浅黄色的土墙相互偎依,在斜风细雨里灵动不已。那时的蓑衣只是老家的一件平常物什,基本上每户人家都至少有一件,它与锄头、镰刀、庄稼和田野紧紧地相连在一起,是庄稼人不可缺少的物件。

     在微寒的清早,蓑衣就跟着它的主人一起去田间耕种劳作,在主人一左一右、一起一落的动作里沾满了泥土和露珠的气息。中午的太阳炽热,人们总是会把蓑衣脱下来放在垄间的青草上,似乎是要给蓑衣一段休息的时光。黄昏时的蓑衣浑身上下都充满着一种宁静安好的味道,迎着橘红的晚霞、林间的微风与主人踏歌归来。此后便被置于墙上,和着微凉的心事在月光下静静安眠,等待下一次的出行……

     印象中最深刻的时光,就是大雨瓢泼的日子。父亲披着蓑衣从田间往回赶。雨水打在父亲的蓑衣上,却还是晶莹的一颗,雨珠调皮地滚落下来,就像是父亲看见庄稼长势好后露出的笑容,充满了欢愉。蓑衣的触感毛毛躁躁,可一点也不遭人排斥,那时候的我最喜欢从父亲的手里接过他脱下来的蓑衣,再让母亲把它挂在土墙上。看着它在风里摇摇摆摆,就找到了一种乐趣。

     后来的蓑衣慢慢活成了一种记忆,在风霜雨雪里变得满目疮痍。原本置挂蓑衣的位置不知何时已经没了它的影子,只剩下颓圮的土墙摇摇欲坠。再见到蓑衣,是在那些诗里。这时的蓑衣已有了一种清雅的风骨,在历史风尘处静默生香。“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一蓑烟雨任平生”等都有了蓑衣的影子。透过这些诗句,我仿佛能看见身披蓑衣、洒脱自在的苏轼,仿佛能看见身披蓑衣、自然静心的柳宗元……遥远的记忆被蓑衣唤醒,蓑衣也成了诗人笔下的惊艳之物。但我仍旧忘不了幼时的朴素蓑衣……

     这些年来,故乡的人走了大半,只留有少数年过半百的老人还守着瓦房、老街、梨花小院过日子。土墙上也再难以找到蓑衣的身影,我毕生难忘的“美人”竟这样轻易被岁月风化成了虚无?然而千帆过尽,在我的脑海里,那段清贫日子的代表之物,那藏着我们一家人经历过的悲喜交加的蓑衣仍旧是千万里之外的故乡的魂魄所在。

     “故事长满天涯海角,包括你和你的故乡。”我们都经历过岁月摧残,有了曾经和如今的对比。故乡如此,蓑衣亦然。它是我心中的美人,藏着我心心念念的故乡,一卷情怀入梦,一卷情怀盛开在脑海,我看见那日烟雨弥漫,那土墙上仍然挂着一件整齐的蓑衣……

    作者:杜明芬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