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情感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云上天堂

    时间:2019/7/23 15:30:44

      核心提示: 文/赵国蓉 “风雨已吹灯烛灭,姓名长在齿牙寒。”表妹离开我们的时候年仅22岁,那么年轻,那么漂亮。当死神夺走她眼中最后一缕神采,她依然圆睁双目瞪视着这个世界。太多的不舍,太多的不甘。约好一起去看的那场电影终于上线,可没有你的电影院只剩嘈杂吵闹。那条你心水的裙子我也给你买来了,我们什么时候一起穿着去...


    文/赵国蓉

    风雨已吹灯烛灭,姓名长在齿牙寒。表妹离开我们的时候年仅22岁,那么年轻,那么漂亮。当死神夺走她眼中最后一缕神采,她依然圆睁双目瞪视着这个世界。太多的不舍,太多的不甘。约好一起去看的那场电影终于上线,可没有你的电影院只剩嘈杂吵闹。那条你心水的裙子我也给你买来了,我们什么时候一起穿着去拍美美的照片呢?……

     三天后,凄风苦雨的日子,我们将你的遗骨送上公墓安葬。蓑蓑细雨打湿众人的衣物,我们却只顾麻木地向前。细密的雨珠凝结在发丝上,不觉间彼此都白了头。眼睛早已红肿,湿漉漉的分不清是雨还是其他什么……

    芳草萋萋鹦鹉洲,白云千载空悠悠,看,那野蛮生长的杂草们,是因为无心吗?听,那寒蝉的脆鸣,为何也转了悲音?四周连绵起伏的山坡,冰冷坚硬的黑色墓碑,笔体拘谨的姓名,熟悉又陌生。

     路过道旁墓碑的时候,我不禁盯着那一个个冰冷的名字失神,它们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一个人生。生是偶然,死是必然。我们吵吵闹闹来到世上,或热烈或平淡地走完自己的一生,我们到底能留下什么呢?时间终将让亲人们脑海中的影像褪色,再凄美的故事说得多了也成了祥林嫂口中的我真傻,真的,” ……

     那些曾经鲜活的人生可以在哪里存在呢?不应该是这片寒凉拥挤的墓园。我们的思念可以在哪里安放呢?也不应是那烟火缭绕的纸钱。

     云上的天堂太远,也许终有一日我们可以再见,但那日不知是何年。虚拟世界的天堂如何呢?就像曾经我们一起打过的游戏,你隔着屏幕朝我笑,笑靥是你,笑声是你,我给你献上永不凋谢的花,快乐是你的,悲伤是我的,我可以想来就来,而你永运不会走开……

     后记:

     从墓园回来,我们几个朋友就开始筹划云上天堂项目,计划建一个网上纪念堂,立体地呈现逝者的一生。把土地还给生者,把思念镌在云上。

    作者:赵国蓉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