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谈论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从幼儿园到90老人,“扫黑”须慎重

    时间:2019/7/21 21:33:14

      核心提示: 前段时间某地把幼儿园幼儿纳入“扫黑除恶”摸排对象,在网络上闹了个大大的笑话。 7月5日,江苏省徐州市“邳州市公安局扫黑办”发布一则举报违法犯罪线索通告又引发网络热议。 原因是被悬赏收集违法犯罪线索的...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在幼儿园扫黑?还能更荒唐些吗!

     5月28日,网上流传一张无锡一幼儿园进行扫黑除恶情况摸排的图片。在这份摸排表中,出现一行手写文字:“通过对本班35名幼儿进行排查,未发现有幼儿涉黑涉恶情况。”表格上还有班主任的签名。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从幼儿园到90老人,“扫黑”须慎重 

     这张图片让许多网友惊呆了:难道幼儿园小朋友也会存在涉黑涉恶情况?还有些网友质疑图片的真实性。但是,据红星新闻报道,无锡市教育局教育科一工作人员证实,这次摸排行动属实。另据上游新闻报道,无锡市委宣传部回应称,情况属实,但属于信息传递中出现了错误,(线索摸排)旨在杜绝校园欺凌现象,区教育局已要求校方整改并吸取教训。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从幼儿园到90老人,“扫黑”须慎重

     从相关报道可以看到,当地正在进行扫黑除恶专项整治活动,而在这过程中,有关单位对专项活动的精神领会不到位,以至于贯彻落实出现偏差。也就是说,当地本来可能是要摸排各学校是否存在校园欺凌现象,结果有些老师把小朋友当成了扫黑除恶对象。这真是一个大乌龙,一个让人笑不出来的黑色幽默。难道学校和老师不会想一想,小朋友怎么可能会是涉黑涉恶人员呢?由此可见,贯彻落实专项活动的部分人员根本不过脑、不走心,以形式主义搪塞了事,以至于闹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来。

     但是,这其中的问题和责任,难道只在于学校和老师吗?恐怕不是。不妨想想,在开展专项活动前,如果有关部门和单位对扫黑除恶的宗旨、目标、措施宣传到位,而不只是停留于表面和口号,学校和老师难道会如此颠三倒四,错把保护对象当做打击对象?问题还可能在于,有关部门和单位对打黑除恶的理解本身存在偏差,从而造成误导。校园欺凌属不属于涉黑涉恶,原本就值得仔细甄别。但在网上搜索“扫黑除恶”“幼儿园”等关键词,便可看到,在幼儿园里打击校园欺凌已成为不少地方扫黑除恶的一项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从幼儿园到90老人,“扫黑”须慎重 

     此外,这大概还和有些部门和单位急于求成、好大喜功有关。对于一些地方来说,不管有没有开展实质性行动,也不管有没有取得实际成效,先把气氛搞起来,把声势造出来,把成绩吹出来,才是更为重要的事情。据报道,眼下无锡“校内校外都挂有扫黑除恶的标语,还有专门的督查人员对此进行督查”。问题是,学校和老师连对谁开展摸排都没有搞清楚,校内外挂满宣传标语又有什么意义?此前,贵阳一幼儿园在大门口悬挂“坚持打早打小,将黑恶势力消灭在萌芽状态”的横幅,引起了网上广泛质疑,而从无锡这家幼儿园的情况看,这背后的问题仍然存在。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从幼儿园到90老人,“扫黑”须慎重

     扫黑除恶不是一个“筐”,岂能什么都往里装。实际上,这些问题已经引起中央有关部门的注意和重视。5月中旬,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在山西省进行专题调研时表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当前要重视防止“六种苗头性问题”,其中包括“随意定性、乱贴标签”“作风漂浮、工作不实”等问题。无锡这家幼儿园是否存在上述问题另说,但把幼儿园小朋友当成涉黑涉恶摸排对象,无论如何不符合扫黑除恶的初衷和目标。据《钱江晚报》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从幼儿园到90老人,“扫黑”须慎重

     前段时间某地把幼儿园幼儿纳入“扫黑除恶”摸排对象,在网络上闹了个大大的笑话。

     7月5日,江苏省徐州市“邳州市公安局扫黑办”发布一则举报违法犯罪线索通告又引发网络热议。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从幼儿园到90老人,“扫黑”须慎重

     原因是被悬赏收集违法犯罪线索的三人是一家三口,分别是91岁的陈迎先和81岁的范沛荣老两口,以及他们54岁的儿子陈广礼。

     如此高龄的两位老人,究竟身犯何事惹得警方如此大动干戈?

     据警方邹警官说,“三人被采取强制措施是因为涉嫌寻衅滋事,长期侵占集体房屋拒不退出,他经常到很多的场合胡噘乱骂,以任何理由去骂去吵去闹,引起全村人的公愤了。并进一步说,“违法犯罪和年龄大小没有任何的关系,不能说你年龄大了就不能违法犯罪,不能说他年龄大了他违法犯罪了,我们公安机关就不能对他采取措施,这是错误的。”

     我们先不说别的,只说“寻衅滋事罪”。“寻衅滋事罪”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他经常到很多的场合胡噘乱骂,以任何理由去骂去吵闹,引起全村人的公愤了”,他(们)就一定就构成“寻衅滋事”吗?

     寻衅滋事在“罪与非罪的区分”中明确强调,“必须是行为情节恶劣、情节严重或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才构成犯罪”。否则只能以一般违法行为论处。

     一个人是不是违法犯罪,须以证据定夺。只有掌握了某个人确切的违法犯罪证据后,警方才有权对其实施人身管制,这是最基本的法律原则。可在现实中经常会看到一些匪夷所思的现象:警方先抓人,然后公告搜集嫌疑人的犯罪线索或证据。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从幼儿园到90老人,“扫黑”须慎重 

     据《潇湘晨报》报道,老人的二儿子称,父母去镇政府和派出所讨要说法时可能说过脏话,但起因是耕地在修路时被强占。

     另据《新京报》报道,老人的孙子提供的举报信显示,父亲陈广礼上个月曾举报村支书强占土地、故意伤人。7月4日,陈广礼在南京被邳州警方跨市逮捕。7月5日,警方开始悬赏征集他和两位老人的犯罪线。

     根据目前有限的信息,很难简单判断是非曲直。但很多人看了警方通报,都有同样的困惑:法律对年满七十五周岁的人有适当宽松的处理原则,退一步说,即使老人侵占集体房屋、阻挠调查等指控属实,此事也更像民事纠纷或治安案件,至多是普通刑事案件,与“扫黑除恶”应该关系不大。

     依据“两高”《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和《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

     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同时具备《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五款中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

     恶势力是“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

    对照这些指导意见可发现,确有一些地方罔顾“两高”确定的“黑恶势力”的认定标准,存在人为拔高现象。比如,此前一些地方把医生当做“扫黑对象”,把记者当作“扫黑对象,有把退役军人当作扫黑对象就不免让人感到滑稽、可笑、荒唐?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从幼儿园到90老人,“扫黑”须慎重 

    当前,“扫黑除恶”是国家大政方针,不得妄议。网络热议背后,是公众对一些地方“扫黑除恶”过于随意的担忧。当国家政策流于形式,或成为政绩驱动力,还能收获一个好的结果吗?当法律成为执法部门情绪宣泄的工具时,还能体现法律的严谨和公正吗?

    所以有关部门,特别是手握公权的执法部门,如果承认中国是一个法治社会,就一定要依法作为,切勿利用手中的权力去任意执法。如此,才能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始终在法治轨道上运行,经得起历史和法律的检验。

    作者:007007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