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鼎湖山一游

    时间:2019/7/10 17:14:19

      核心提示: 文/肖静 进入山门,踏上一条平坦却并不笔直的柏油马路,看着前方貌似近在眼前的鼎湖山,我慢慢悠悠走了进去。道路两旁一忽儿是长着大朵喇叭花的怪石,一忽儿能看到树冠从黝黑深邃的崖里探出头来。 有一段廊道两侧是斜插着生长的树木,相互以拥抱的姿势将枝丫伸向对方,此时若是有一双情侣在相拥的树下拥吻,怕是连周边...


    /肖静

     进入山门,踏上一条平坦却并不笔直的柏油马路,看着前方貌似近在眼前的鼎湖山,我慢慢悠悠走了进去。道路两旁一忽儿是长着大朵喇叭花的怪石,一忽儿能看到树冠从黝黑深邃的崖里探出头来。

     有一段廊道两侧是斜插着生长的树木,相互以拥抱的姿势将枝丫伸向对方,此时若是有一双情侣在相拥的树下拥吻,怕是连周边的山石都要羞红了脸吧!

     内心美滋滋地想象粉红爱心飘在情侣树的廊道里,却被隐隐传来的水声干脆清灵的打断。循着声响找寻,不徐不疾的溪水躺在大小不一的鹅卵石上,正唱着歌漂流。溪水很浅,鹅卵石很多,生怕石头坚硬硌疼了唱歌的溪水,我轻轻叮嘱溪水慢些、再慢些,轻轻劝导石头柔软些,再柔软些。

     溪水如此佛系,怕是源头的瀑布也不会是飞流直下般呼啸拍打,而是沉稳持重、踏实严谨类型的。想起查找攻略时对鼎湖山的介绍,岭南四大名刹之一的庆云寺就位于山谷中,寺内文物古迹颇丰,佛教文化浓郁,素有“禅、净、律三宗俱善”之盛名。

     明明才上午九点多,上山的路上竟然有很多满身汗渍背着包下山的人,有老有少,一脸晨练之后身心通畅的满足感。看样子,这里已经成为人们晨练的好去处,也许还是暑热之时乘凉消暑的不二之选吧!

     山路蜿蜒着向上延伸而去,弯弯绕绕将宽敞的大路变得狭窄陡峭,溪水的歌声听不见了,换来了不知名的鸟叫声,还有响亮的蝉鸣。终于拾级而上,来到了一小片空地上,五六个中年人正围着圆圈轻巧地踢毽子,另外几个人围坐在石桌旁,眼睛随着毽子的跳动忽闪忽闪地跃动。人们很安静,没有喧哗尖叫,随意那么一伸脚,随性往外那么一送,稳稳妥妥地就到了对方的脚面子上。一旦有点误差,对方也像是能够预知一般,早早伸出脚接住,不慌乱不惊讶。有时候兴起,加之毽子给的位置尤其好时,会有人转个身、扭个腰,从背后或者是从侧方接踢毽子,动作舒展大气,行云流水顺畅。

     多看了几眼将毽子踢得上下翻飞的人们,感觉自己也充满了运动的能量,大踏步走向上山的台阶。台阶有点湿滑,一侧是清清缓缓的流水,一侧是郁郁葱葱的树木,转头看左,品品一眼见底的流水,转头望右,赏赏古朴黑绿的老树。

     时而看到有人挽起裤腿、撩起裙摆,跑到山涧的溪水中濯洗,也有铺着防潮垫坐在石头上望着溪水发呆的人。溪水从上而下,绕过白皙的脚踝,钻到捞鱼孩童的手掌心,又“哗啦啦”跌落在石背上,将自己溅成更多的自己,一份欢唱被喜爱溪水的人们打造成多声部的合唱,好像唱着那首“泉水叮咚响”,真的去向了远方......

     游人并不多,步履明显悠闲起来,不用脚尖抵着脚跟走路,没有排队拍照的焦灼,也不会有意外之人出现在自己精心摆拍的照片里,能够盯着一棵树看上半天,可以顺着溪水一路逆流而上,只为摸找一枚最美的山石。

     每次走在山间,眼睛看到了景色,耳朵就会自动屏蔽掉声音。想要听到溪水和鸟儿,就只得放弃看向景色的眼。好像在这个自然界的深处,人的能力弱小可怜,也可能是山间的声和色冲击力太强,单一的能力无法抵抗,只能聚齐身心灵,排除杂念,专一倾听山的声音,或是欣赏山的美丽。

     蹬一段石阶,我就会放空眼睛,将注意力集中到耳朵上,听听鸟儿和老树聊什么家常。或者关掉耳朵,聚焦瞳孔,想要窥透沧桑的老树经历了什么。在这座海拔高度在1000米左右的鼎湖山上,有着近400年记录历史的地带性原始森林----南亚热带季风常绿阔叶林及其他多种森林类型,被誉为北回归沙漠带上绿洲中的“明珠”。

     鼎湖山的得名,众说纷纭,有说是因山顶有湖,四时不涸,故名顶湖;有说是因中峰圆秀,山麓诸峰三歧, 远望有如鼎峙,故名鼎湖;又有民间传说黄帝曾赐鼎于此,故习惯称作鼎湖山。山上有野生高等植物1856种,其中珍稀濒危的国家重点保护植物23种,以鼎湖山为原生地的植物有30种。还有鸟类178种,兽类38种,其中国家保护动物15种。矿产资源有砚石、石膏、大理石、黄金等21种之多。

     转过一个狭窄的阶梯,人声突然响亮起来,瀑布挂在不远的山间,身前的山谷里有一汪青绿的池水,女人们扯着红色的纱巾,扬起并不年轻的脸庞,眼睛里泛滥着青春的光。我含着笑默默看着,好像看到了年老之时的自己也这样神采飞扬地面对生活,如此甚好,不是吗?!

     下山的路简单了很多,只顾着低头看路,生怕湿滑的台阶为我此次的游玩留下什么印记,还需看清脚下的路,防着跌跤。美景不会跑掉,只要我肯来,美景自会不必打扮就能美美地等着我。

     下山途中,溪水蹦跳着陪我,沿途不忘濯洗白皙的脚踝,冲洗游人脸颊的汗滴。我突然停住脚步,伸出手撩拨一下,溪水清凉顺滑,将山的记忆留在我的指尖。空地上踢毽子的人们还在安静地踢传着,节奏感十足的“啪啪”声清脆空灵,像是在和山间的鸟儿比赛歌唱。

     当并不甚高的黛青色山峰转到身后,层层叠叠雾气笼罩,回转头再望上一望,山色竟然越来越淡,雾气反而越来越浓,我像是从仙境中学成归来的凡人,又像是偷得仙人的灵丹妙药之后仓皇而逃的盗贼,更像是被山中的水汽、雾气、仙气洗涤后重塑了真身。

     出得山门来到坊间,暑气逼人,太阳炙热,完全不似山间的凉爽清幽,山人自有隐居山间不问世事的潇洒,凡人自有往来山间与人世的自在,正可谓是:山中自有鼎中湖,人间从来自在身。

    作者:肖静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