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情感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母亲弯曲的胳膊

    时间:2019/7/9 15:09:51

      核心提示: 文/王新智 不记得母亲的胳膊是什么时候开始弯曲的。只记得,母亲的胳膊曾是我们快乐的摇篮。躺在母亲的臂弯里,用好奇的眼光打量新鲜的世界;只记得,母亲的胳膊是我们最温暖的避风港,蜷缩在母亲的臂弯里,一切烦恼都烟消云散。我们在母亲的臂弯里长大,从母亲的臂弯里飞向外面灿烂而广阔的新天地。 不记得母亲的胳膊...


    /王新智

     不记得母亲的胳膊是什么时候开始弯曲的。只记得,母亲的胳膊曾是我们快乐的摇篮。躺在母亲的臂弯里,用好奇的眼光打量新鲜的世界;只记得,母亲的胳膊是我们最温暖的避风港,蜷缩在母亲的臂弯里,一切烦恼都烟消云散。我们在母亲的臂弯里长大,从母亲的臂弯里飞向外面灿烂而广阔的新天地。

     不记得母亲的胳膊是为什么不能伸直的。只记得,母亲的胳膊挽着家庭的重负。野菜杂粮在母亲燃起的炊烟里变幻出佳肴美味,滋养着我们发育的身体。粗布旧衣在母亲灵巧的剪刀针线里缝制出合体的服装,妆扮着我们健硕的青春;只记得,煤油灯的光影里,母亲抬手在头发上认针的姿势是最美的剪影,母亲在案板上擀出的长面成了我们长大后扯不断的乡愁。只要母亲挽起袖子,再大的困难我们都不会紧张害怕。

     不记得母亲是否拥有娇美的身姿。只记得,母亲的臂膀是那么有力,在生产队的碾麦场上,能扔起几十斤重的麦捆;在农田基本建设的工地,能推着装满泥土的架子车奔跑;在国道筑路会战中,能抡起八磅大锤破石凿山。只记得,母亲身背喷雾器,手举喷头在果树间穿梭的身影;只记得,母亲挑着水果担子穿行在城市大街小巷的脚步;只记得,夏收时节母亲挥舞镰刀,从脸颊滴落到麦田里的汗珠。

     不记得母亲年轻时可曾美丽。只记得,在母亲摇动的臂膀和不时屈伸抬展的胳膊的完美配合中,一架纺车唱着动听的歌谣,欢乐着我们的童年;只记得,母亲的臂弯里托着一个绣架,绣花针在母亲的手指间穿梭,五彩的丝线绘制出一幅幅栩栩如生的图案,妆点着我们贫瘠的家;只记得,在母亲灵巧的手臂下出现的精美的窗花,漂亮的花灯,用碎布块做的书包……

     第一次意识到母亲的胳膊伸不直,是我带着新婚妻子回老家探亲的时候。母亲要给头回见面的儿媳戴她珍藏多年的银手镯,却总是差一点,直到儿媳的手臂伸到她的怀里,她才将手镯戴到儿媳的手腕上。第二天早晨,看母亲坐在炕沿上低着头,用头去够梳子,才知道母亲的胳膊不仅不能伸展,还抬不起来,够不着自己的头了。我们要领着母亲去医院,母亲说“等你们回新疆了,我自己去看。”我知道,她是不愿意占用我们难得的假期。

     几年后,我携妻将子千里迢迢看望母亲,母亲给孙女递糖果的手臂是屈曲的。我就明白母亲并没有去看病。强行将母亲带到市里的大医院,拍片检查之后,医生说这是多年大强度劳作加上风寒湿热长期侵蚀的结果,神经、肌腱、骨骼都出现了病变,只能控制着不要再发展就是最好的结果。

     从医院回来,母亲依然忙碌在田间地头,操持着柴米油盐,用一双弯曲的胳膊不停地干着永远都干不完的家务,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胳膊,不枉日月流转。

     渐渐地,胳膊活动范围的进一步缩小限制着母亲的正常进食,疼痛令母亲夜不能眠。止疼药的剂量在加大,母亲却在一天天变矮。弯曲的胳膊如同一对圆括号圈住了母亲佝偻着的身躯和满头白发,收留着岁月写给母亲的沧桑。但在儿女面前,她总说没事。

     突然有一天,母亲不再忍受疼痛的折磨,静静地躺在鲜花丛中,弯曲的胳膊像一对大括弧注解着母亲艰难的一生,收藏着她对幸福的向往和满腹的遗憾,也将我们和母亲隔在两个世界。

     转眼三载光阴流逝,不再劳累的天堂里,你的胳膊还弯曲着吗?母亲!

    作者:王新智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