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精博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一缕乡愁系藕花

    时间:2019/7/4 9:46:47

      核心提示: 文/单淑芹 少不更事的年龄,好奇地问娘:“我是从那儿来的?”娘说:“你是你爹在藕塘里挖出来的!”于是,更加刨根问底:“爹怎么知道我在那儿?” 娘给了我一个完整的答案:那年,爹听到一个小孩在哭,找啊找,找到了藕塘里的一株藕花下,用手一点点地挖塘泥,先出来一条小胳膊,又出来一条小腿儿,最后挖出了一个小...


    /单淑芹

    少不更事的年龄,好奇地问娘:“我是从那儿来的?”娘说:“你是你爹在藕塘里挖出来的!”于是,更加刨根问底:“爹怎么知道我在那儿?”

    娘给了我一个完整的答案:那年,爹听到一个小孩在哭,找啊找,找到了藕塘里的一株藕花下,用手一点点地挖塘泥,先出来一条小胳膊,又出来一条小腿儿,最后挖出了一个小孩,抱回家,洗干净,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这就是我!

    听着娘绘声绘色地描述,我时而紧张,时而激动,对藕塘有了一种莫名的情愫!每到莲叶田田,藕花飘香,我总是喜欢跑到藕塘边,做着五彩斑斓的梦……

    那个藕塘,在老家村子的西边。不方不圆,谁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有这个藕塘的,不知道它是自然形成的,还是人工挖出来的。似乎,她一直都在那里,从来没变过……

    藕塘的水,是从旁边的小河溢过来的,清清浅浅!小小的鱼儿,在水里欢快地游来游去;爱美的柳树、杨树、枣树,在池塘中梳妆。绿茵茵的小草,嘻嘻哈哈,笑绿了整个藕塘……我们小孩子的心也欢快起来了!

    藕塘的周围,是自生自长的、茂盛的芦苇,就像我们这些乡下孩子,泼泼辣辣,兀自葳蕤着。那时候的我们,是不需要父母照看的,大的带着小的,捏泥人、“补破锅”(一种玩泥巴的游戏)、捉小鱼、摘野果,反正都是围着藕塘,变着各种花样地玩!看不到屋顶的炊烟,想不起该吃饭了,听不到娘拉着长音的召唤,不知道该回家了……

    夏季,藕塘大部分的水面,是层层叠叠的莲叶,常有几只藕花,婷婷地立在中间。那是勤劳的家乡人种上的莲藕!我们从不摘花,却把莲叶玩到极致:摘一片莲叶,挖去中间,从头上套下去,及至腰部,就成了莲叶裙!摘一片扣在头上,就是莲叶帽!再找两片小的叶,同样挖去中间,套在两只手腕上,折一根粗粗的芦苇,拿在手里,英姿飒爽,活脱脱一个小哪吒再世!互相“切磋武艺”,偶尔拼个“你死我活”!乡下的男孩子啊,是评书中的“水浒一百单八将”,侠肝义胆走天涯!乡下的女孩子啊,也学电影中的“花木兰”,丝毫不让“须眉”!

    那年高考落榜,我坐在池塘边默默垂泪。娘寻来,她静静陪着我,坦然的眼神分明在说:“藕塘边长大的孩子,怎会怕风吹雨打?”很快,我洗去泪痕,携一池莲香,站起来,走出去……

    如今,离家在外,我常常梦回故乡,那一泓碧水、一池蛙鸣、一丛芦苇、一支藕花、一塘莲叶……摇曳着我童年的快乐,承载着我儿时的梦想,滋养我面对挫折的勇气,也常常勾起我无尽的乡愁……

    作者:单淑芹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 上一篇:擦肩而过的善良
  • 下一篇:沉香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