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益人物 >> 内容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陆军上将万海峰不忘初心立新功

    时间:2019/7/2 11:33:00

      核心提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璀璨将星中,有一位特殊的人物,他就是陆军上将万海峰,至今仍然健在。 万海峰出生在河南省光山县,1933年7月,当时只有13岁的他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7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保卫鄂豫皖苏区的游击斗争,经受过抗日战争硝烟的洗礼。解放战争时...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璀璨将星中,有一位特殊的人物,他就是陆军上将万海峰,至今仍然健在。

    万海峰出生在河南省光山县,19337月,当时只有13岁的他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7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保卫鄂豫皖苏区的游击斗争,经受过抗日战争硝烟的洗礼。解放战争时期,苏中七战七捷、孟良崮、淮海和渡江战役留下了他的身影,建国后,他又奉命挥师入朝参战。1976年参与指挥了唐山抗震救灾。1982年,参与指挥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

    万海峰历任参谋、营长、科长、团长、师参谋长、副师长、军炮兵主任、师长、副军长、军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副政委、成都军区政委等职。是第十二届中央委员,第十三届中顾委委员,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二级朝鲜国旗勋章。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989月离休。201592日,习近平主席亲自向万海峰授予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万海峰将军,不仅在建国前驰骋疆场、屡立战功,而且在新中国成立后,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一直在为党为人民勤奋努力、勤勉敬业。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陆军上将万海峰不忘初心立新功

    一、朝鲜战场勇杀敌

    1952年,万海峰所在的二十四军入朝参战,军长皮定均极力推荐他担任炮兵主任。二十四军历史上从未有过统一的炮兵指挥机构,万海峰又是步兵出身,一切都要从头学起,而且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臻于完善,其压力可想而知。令人称奇的是,万海峰进步神速,很快就指挥得游刃有余了。

    他先是提出"游动炮群"作战的思路,利用突然、近迫、猛烈的急袭,打击敌炮兵,收取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效果,并创造性地将这种战术推广到高炮部队,提倡游动设伏,奇袭敌机,弥补了我军高炮炮型老、射击高度不足的弱点。在一次攻击敌无名高地的战斗中,万海峰沉着指挥炮兵对该高地的美军阵地实施15分钟急袭,并展开延伸射击,有效地压制了敌军火力。次日,敌军以30辆汽车满载后续部队集结时,万海峰又指挥炮群以3分钟火力急袭,歼其大部。战后数据显示,仅万海峰指挥的炮兵就歼灭美军1800余人,战国辉煌、战绩斐然!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陆军上将万海峰不忘初心立新功

    二、唐山震区水火

    1976728日,是一个令国人震惊和心痛的日子。当日凌晨342分,唐山发生大地震。这座美丽的城市瞬间被夷为平地,到处是一片瓦砾。

    时任北京军区副政委的万海峰被大地的震颤惊醒。几十年戎马生涯的他警觉:“不是战争爆发,可能是地震发生!”很快,万海峰接到北京军区召开紧急会议的通知。会议通报:以河北唐山市为中心,发生了强烈地震。

    “震中在唐山!”万海峰感到格外震惊。因为抗美援朝后,他所在的部队就驻扎在唐山。他担任师长、军长都是在唐山,他在这座城市驻防了20年,与唐山人民结下了难舍难分的鱼水深情。唐山人民有难,他在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

    地震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立即调派军队投入抗震救灾,并由河北省委和北京军区在唐山开设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本来,指挥部成员中没有万海峰。“我对唐山情况比较熟悉,请批准我参与唐山抗震救灾。”万海峰主动请缨。

    万海峰的请求得到了批准。最后,确定的唐山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由当时中共河北省委第一书记刘子厚任组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肖选进、北京军区副政委万海峰任副组长。

    从地震发生、救灾开始到指挥部撤离,万海峰等一行在唐山日夜辛劳了100个日夜,率部从废墟中救出了无数的生命。

    当日清晨,万海峰就带着随行人员,冒雨驱车赶到南苑机场。飞机穿越浓雾细雨,颠簸在云层。

    “飞临唐山上空,飞机低空盘旋。昔日耸立的高楼、平整的街道已成废墟。残垣断壁间,满是遇难者的尸体,而幸存者正趴在废墟上用双手扒救亲人。”看到曾经在这里驻防20年的城市震后惨状,万海峰这位身经百战、九死一生的老将军不禁落泪:“我这一生经历的伤亡场面也很多,但瞬间的自然灾害造成这么多人伤亡,我是第一次经历,很难让人接受。太残酷了!

    临近中午,飞机在空军唐山机场着陆。房屋大部分倒塌,未倒的也是摇摇欲坠。战士们只好支起一个大帐篷,里面放几张桌子、几把椅子,建成一个简易的"抗震救灾指挥部"

    “当时的首要任务,是千方百计抢救幸存者。哪怕能多救活一个,也要尽最大的努力。”多年后,万海峰将军回忆说,部队在接到赶赴唐山抗震救灾的命令后,没有吃午饭便立刻出发。当战士们跋山涉水赶到唐山市区时,已是729日凌晨。战士们已筋疲力尽了,又饥又渴。炊事班架起锅熬了一锅米粥,战士们刚拿着茶缸站起身,又不约而同地坐下了,面对周围饥饿的孩子和群众,第一锅粥分给了孩子,第二锅粥分给了群众,第三锅粥还没有熟,战士们又上废墟救人去了。

    抢救被埋压的遇险群众具有较大的风险。楼房、墙体摇摇欲坠,大小余震不断发生,突兀孤立的墙体随时都有倒下的危险。面对灾难,战士们把生的希望让给灾民,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他们在断壁残垣、废墟洞穴间钻进钻出,争分夺秒地抢救在生命线上挣扎的群众。

    当时开进的部队没有携带锹、镐、施工机械等,这给救灾造成了很大难度。最初几天,战士们只能靠双手扒碎石、搬楼板、扯钢筋,有的战士因此指甲剥落,双手血肉模糊……

    为了转运大批重伤员,在遭到严重破坏的唐山机场,空军指战员用塔台车指挥飞机双向起飞,调度员靠目测和经验,指挥飞机安全起落,在那最困难的时刻铺平了救死扶伤的空中通道,仅五六天时间,就空运出了一万多名伤员。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陆军上将万海峰不忘初心立新功

    一天,万海峰在巡查灾情时,无意间发现了一幕惨不忍睹的场景:一个中年男子从废墟中扒出了几具男孩的尸体,尸体上沾满了沙砾,可这名男子不做任何处理就将尸体一具具地往车上扔。车上的两个青年人,则像装垃圾一样用四齿耙将尸体往车里搂。见此情景,万海峰急忙走上前去,用颤抖的声音劝道:“老乡,不能这样,冷静点,给孩子包裹一下。”他转过身来,又对装车的青年说:“同志,你们辛苦了。不要那样,要用手搬,死难者都是我们的亲人啊!” 回到指挥部,万海峰立即建议:“对遇难者遗体的处置,也应怀着深厚的感情。尸体不能赤身裸体,一定要包上。这不是小事,反映着我们抗震救灾的精神面貌,每具遗体都要写上名字,让人家知道埋在哪里,这件事要做细!”他的这个建议当即被采纳并迅速执行。

    万海峰虽然没有学过医,但他清楚地知道大震之后必有大疫的“铁律”。唐山大地震发生在炎夏酷暑,尸体腐烂速度惊人,空气污染相当严重,解放军战士在救援时因氨中毒而昏倒的事情时有发生。当他发现人们为了省事,在公园的空地上就地掩埋遇难者尸体时,惊得连声高呼:“不能这样做,要闹瘟疫的!”他就此事在指挥部会议上以嘶哑的声音呼吁:“大灾之后必有大疫,这是历史教训,不能麻痹!那么热的天,很多尸体开始腐烂,活着的人就在尸体附近生活,一定要把尸体运到郊外,不能让活着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赶紧报告中央,组织强大的防疫队伍来唐山,开展防疫工作!”

    在万海峰的建议和多方协调下,抗震救灾指挥部成立了卫生防疫指挥部,迅速调运大批卫生防疫药物,抽调专业防疫队伍,发动群众开展防疫大战,并先后出动飞机、防化车和各类消毒汽车,对唐山市反复进行空中和地面喷洒,还为灾区军民普遍注射了预防针。这场空前规模的防疫战,使唐山避免了大灾之后出现大疫,创造了人间奇迹!

    10月上旬,万海峰在唐山日夜奔波了100多个日夜夜,在那场与自然灾害短兵相接的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将军的唐山情愈久弥深。许多年后,他还饱含深情地对人们说道:“我每年都会到唐山看看,因为我也是半个唐山人啊!”

    三、戍边西南铸长城

    1982年金秋,北京军区副政委万海峰被任命为成都军区政委,并当选为中央委员,在出席党的十二大后,千里赴任大西南。“身上千斤重担,身后千军万马”,军委首长的一再叮嘱,饱含着对他的无限信赖和期待。

    万海峰上任时的成都军区辖四川和西藏,1985年夏全军精减整编,成都、昆明两大军区合并,新组建的成都军区,其战略区包括云贵川藏三省一区的230万平方公里,周边与7个国家接壤,有7000公里边防线,担负着对越防御作战和反对地区霸权主义蚕食我国领土的重任,部队建设与军事、政治、外交斗争融为一体。新的军区党委8名常委中,7名是从其他军区的军职干部提任的,两个老班子中只有万海峰留任。他担任成都军区主官8年,紧紧团结一班人,围绕加强边防建设这个中心,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

    万海峰特别注重西藏和老山前沿地区。他两进西藏、四上老山,深入一线连队和边防卡哨,考察战备工作,着眼长远建设。首次进藏一个多月,年愈花甲的他每天乘着越野车在雪山峡谷间来回颠簸,2个师、3个军分区、5个边防团和65个分散小单位,都留下了老将军坚实的脚印。两年后他再次进藏,检查了西藏军区所属机关、部队及重点地区的边防连队和哨卡,他把军区党委和机关对广大基层官兵的关怀和温暖,播撒在戍边战士的心田。

    1985年夏昆明、成都两军区合并后,万海峰把老山、者阴山中越边境斗争又列为工作重点。5年中他先后4次深入老山、者阴山看望一线部队官兵。19877月,他刚从千里川藏线调研返回成都,又风尘仆仆地踏上云南边疆的热土。他深入前沿阵地,进坑道、钻猫儿洞,亲身体验前线官兵的生活:一线阵地工事狭窄、潮湿,蚊蝇成群,鼠害成灾;战士长期屈身洞内,90%的人员烂档,遍体湿疹。看到这一切,万海峰立即责成有关部门给前线送去适应猫儿洞的健身器材,将新研制的“烂档松”等药品送到前线。

    万海峰在实践中,总结和叫响了“两老精神”。一是“老西藏精神”即“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创业”;二是“老山精神”即“祖国利益高于一切,为了祖国舍得一切;对祖国、对人民赤胆忠心,舍身忘生,英勇奋战;无坚不摧,无敌不克;吃亏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在万海峰的倡议下,全区各部队深入开展了学习弘扬“两老精神”的专题教育,“两老精神”在西南边防万千官兵中锤炼着、丰富着、发展着。多少热血青年,在西南战区这个考场上,用鲜血和生命书写着人生的正确答案;多少时代的“宠儿”,在西南部队这座大熔炉里,磨炼了意志,升华了思想,净化了灵魂。

    19904月,他满怀眷恋之情,告别了他倾注8年心血的西南战区。8年间,万海峰深入实际,察实情、办实事、求实效的优良作风,深深烙在西南战区干战的心头。所到之处,许多老边防、老高原、老基层怀着无限深情,目送万海峰离去的背影而热泪盈眶……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陆军上将万海峰不忘初心立新功

    四、从严治家家风

    “万海峰的几个子女,按照父母亲自幼灌输的‘路要靠自己闯’的教诲,在各自的岗位上勤勤恳恳地发奋工作。他们和父母一样,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从来不曾指望身居高位的父亲私下里给自己帮忙,为自己提供什么优越的条件。”在这个家庭,们还可以体会到革命家风代代相传的传统。同时,也能看到不特殊的家风。他们一不攀比,二不埋怨,凭着真才实学,一步一个脚印地开拓自己的事业。

    长期以来,在万海峰夫妇言传身教、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在这个由三代14口人组成的大家庭里,敬老爱幼,互谅互让,其乐融融,从来不为一点琐事而争吵,一派团结和睦的氛围。作为独生子女的第三代,在嘻笑打闹中有时难免发生些磕磕碰碰,每当这时,各家的父母都严格管教自己的孩子,从不争长护短。

    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初起,万海峰的子女,一个个相继从学校跨入社会。这个时期,也正是万海峰担任成都军区领导职务的时期。他的一些老战友、老部下出于部队对他的关心,总想在政策许可的范围内,给他的孩子们一点照顾。每当这时,万海峰总是婉言谢绝,明确说:“孩子们的前程要靠他们自己去闯,决不能让他们养成依赖父辈的坏毛病。否则,把我们的下一代都娇惯成‘八旗子弟’,党和国家的前景不堪设想。

    1970年,长子晓平从南京航空学院毕业,待分配。孩子从小在军营长大,对军队有特殊感情。他想:“如能分配到军队工作,待遇相对也会比地方高些。”当儿子向万海峰夫妇流露这种心愿时,万海峰恳切地说:“你想到军队工作,我们不是办不到。但我们不能搞特殊化,工作的分配,还是要服从国家的需要,听从组织的安排。”就这样,晓平愉快地到天津一家工厂当了技术员。

    万海峰任驻河北唐山某军副军长时,他的女儿、次子、幼子相继中学毕业,都是在驻地应征入伍的。每到征兵时节,负责征兵的他的老部下,总想把万海峰的子女招到自己部队,以便在今后的培养和使用中给予可能的照应。万海峰则认为,孩子们在这种环境里肯定得不到严格要求、严格锻炼,不利于他们的健康成长,反而会给部队造成不良影响。因此,他立了一条“家规”:不允许儿子到自己领导的部队当兵,也不允许女儿到夫人赵政领导的驻军医院当兵。

    女儿晓荆参军后,被分配到北京军区在郊区门头沟新建的第268医院。晓荆一入伍就和男兵一样,成天搬石头、垒砖头,从事艰苦的营建工作。次子晓松参军后,也被分配到北京军区比较艰苦的工程兵某舟桥团。

    1969年,幼子晓援初中毕业。当时正值党中央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万海峰想,作为军队一个领导干部,应该带头响应党的号召。于是,他和夫人一起做晓援的思想工作,并为他置办了下乡用的衣被、餐具等。后来,鉴于国内外形势,中央的政策有了变化,要求部分应届毕业生参军,这才让晓援根据自己的志愿,应征到海军某潜艇支队当兵。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陆军上将万海峰不忘初心立新功

    1972年,万海峰调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时,组织为他在北京东直门内北新仓盖了一套住房。开始,6口之家,加上工作人员10来口人,由于子女均未成家,倒也不显得拥挤。后来,几个孩子先后结婚,生儿育女。不算工作人员,就是个大家庭。

    子女单位每逢分房子,人们总认为其父亲是高级干部,住房一定宽敞,为此先考虑别的困难户。于是,4个子女、配偶加上第三代,大小12口人,不得不与万海峰夫妇一起挤在这个小宅院里,加上万海峰的秘书、保卫干事、司机、警卫员、炊事员的办公室、工作间,有的工作人员结婚后,在附近找不到住房的,还得挤出一间房子来作为家属宿舍。这就使得这套四合院式的平房,显得拥挤不堪。

    “照顾大局,注意影响”,万海峰夫妇是这样要求自己,也是这样教育子女。孩子们在各自的工作单位里,每逢分房,都自觉做到不争、不比、不吵、不闹,一切听组织上安排。在北京军区总院任副主任医师的晓荆,按规定可住三室一厅的单元房。但看到医院里无房、少房的困难户太多,宁愿和丈夫、孩子挤在万海峰家1976年抗震时搭的一间简易房里,也不向组织上伸手。

    在这个大家庭里,一直还沿袭了战争年代的那种“军事共产主义”传统:逢年过节,子女婿媳从各自的工作单位领回的那份鱼肉禽蛋之类的食品,都自觉交到食堂统一处理,没有一个“打埋伏”的。每当节假日,全家想包顿饺子改善伙食,子女儿婿媳都自告奋勇争着帮厨,大厨房里洋溢着一片欢笑嘻闹的喜庆景象。     胡遵远)

    作者:胡遵远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