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事迹 >> 内容

    我们不怕死亡我们怕被遗忘——探秘张一升烈士革命事迹

    时间:2019/6/8 21:47:51

      核心提示: 《百姓中国周刊》江西宜春讯(朱文俊 通讯员 张敏刘建赟何红)鲁讯先生曾经说过:“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一个有了英雄却不懂得敬重和爱戴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民族。”我们敬重和爱戴英雄,不仅仅是为了缅怀英雄,而是因为英雄是一个民族的脊梁! 张华生夫妇和张瑞初夫妇(中)合影 我们今天要缅怀的张一...


    《百姓中国周刊》江西宜春讯(朱文俊 通讯员 张敏 刘建赟  何红)鲁讯先生曾经说过:“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一个有了英雄却不懂得敬重和爱戴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民族。”我们敬重和爱戴英雄,不仅仅是为了缅怀英雄,而是因为英雄是一个民族的脊梁!

    我们不怕死亡我们怕被遗忘——探秘张一升烈士革命事迹

    张华生夫妇和张瑞初夫妇(中)合影

    我们今天要缅怀的张一升烈士,却是鲜有文字记载而被人们逐渐淡忘的英烈。好在本文第一作者张敏在江西省革命烈士纪念堂瞻仰凭吊先烈时,从英烈名录中查到了老爷爷张一升烈士的名字,但记载十分简短,仅有几十个字。

     “我们不怕死亡,我们怕被遗忘。”这句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引用父亲当年形容二战老兵们心境时说的话,也正是中国无数革命先烈的心声。

    为了探秘张一升烈士生前的革命事迹,正视革命先烈“怕被遗忘”的心声,不久前,我们一行先后探访了张一升烈士的多位后人和万载县湘鄂赣革命历史纪念馆,并走访了宜春市史志办副主任巢瑞隆先生,从大家的零碎记忆和专家口中对张一升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缘起:在英烈名录中查到简单记载

    张一升,万载县黄茅村人,族谱名张垂斌,误认名张一开,曾用名张益升。1929年参加革命,曾任黄茅区苏文书、苏主席,1933年在万载黄茅严家棚被敌杀害。这是张敏在省革命烈士纪念堂革命英烈名录中查找到的对张一升烈士的简单记载,并在微信朋友圈里进行了转发:“今天去江西省革命烈士纪念堂收获很大,查到了我老爷爷张一升烈士的名录,发给我家族大家都点赞。原来写的名字是张一开、张益升、张垂斌(族谱名),一直没有查到。感谢省委党校老师安排了这个瞻仰凭吊活动!”

    这条微信同样引起了中共宜春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袁川的高度重视,并要求媒体记者对像张一升这样被人们逐渐淡忘的烈士的革命事迹进行抢救式挖掘。

    张一升烈士的外孙女徐赞芳原系宜春市第三小学校长,现已退休,大部分时间在北京两个女儿处居住。她看到这条微信后,随即在微信中感慨道:“在从宜春回京路上,我看到了娘家侄子张敏在微信朋友圈里发的一条微信。他今天到江西省革命烈士纪念堂瞻仰凭吊先烈时,在烈士英名录中查找到了为革命事业献身的我的外公——张敏的老爷爷‘张一升’的记载,感慨万千……

     “可怜我的母亲在外公牺牲后,不足9岁便跟随其表哥表嫂一路逃亡流落到云南,直到全国解放,参加工作。由于母亲说不清道不明自己的身世,而成为历届政治运动的‘运动员’。直到我16岁师范学校毕业前夕,我才从母亲零碎记忆中知道外公的革命事迹。我随即写信寄到母亲的家乡,才找到了失散30多年的亲人。之后的故事,就是我们兄妹陪同父母回到宜春安家落户啦!

    我们不怕死亡我们怕被遗忘——探秘张一升烈士革命事迹

    徐赞芳(前排左一)兄妹和母亲(前排中)合影

    从徐赞芳这条简短的微信中,我们读到了她的诙谐与幽默,但更多的是辛酸与无奈。

    探访:从零碎记忆中追寻英烈事迹

    看到这条微信后不久,我们一行驱车来到了万载县城,首先走访了张敏的父母——张华生夫妇。两位老人对叔公张一升烈士的革命事迹也不甚了解,只知道由于叛徒出卖,张一升才被国民党靖卫团杀害于万载黄茅严家棚。从他们的眼神中,我们读到了一丝丝凄凉,但又对我们的到来流露出了感激之情。随后,张华生夫妇俩给我们看了看张一升烈士后人的黑白合影照。这些发黄的照片斑斑驳驳,有点模糊不清了。

    在两位老人的带领下,我们驱车来到了万载县人民医院,希望能从徐赞芳的舅舅张瑞初(张一升继子)口中了解到张一升烈士的革命事迹。88岁高龄的张瑞初高大威武,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近年来因病大部分时间是在医院度过的。老伴为了照顾他,也成了医院的常客。

    张瑞初操一口地道的黄茅话,我们从他零碎的记忆中听了个大概,但由于他当年年龄太小,知道的和能记住的东西非常有限。他噙着热泪说:“我父亲张一升家住黄茅村石脑背垅上,历任黄茅区苏文书和苏主席。1933年牺牲时我姐姐9岁,我才3岁。1932年反‘围剿’时,因有人告密,我父亲张一升被抓。国民党靖卫团士兵拿着尖刀放到他嘴里,威胁说:‘红军到底藏在哪里?不说就割掉你的舌头!’我父亲硬抗着不说,结果被残忍地杀害了。当时红军去营救时,仅差一公里就赶到了。”张瑞初还向记者透露,听参加过长征的陈姓红军战士说,当年黄茅组建了一个团,有2000多人,从黄茅打到云南时就只剩下十几个人了。

    随后,我们驱车来到了位于城郊的万载革命烈士陵园。一下车,小雨下得更大了,上苍似乎是在为英烈们哭泣落泪!由于没带雨伞,在张华生老人的引领下,我们冒雨从纪念墙上众多的名字中一下子找到了张一升的名字,并用手机拍了下来。

     万载之行的最后一站是湘鄂赣革命烈士纪念馆。李馆长接待了我们,并吩咐一位女员工从电脑上调阅张一升的相关史料。遗憾的是,仅有一份《万载县革命烈士英名录》,表格上对张一升的记载跟江西省革命烈士纪念堂的英名录差不多,没有更多的线索可寻。

    追忆:英烈后人微信道出辛酸往事

    带着遗憾回到宜春后,我们通过手机联系上了张一升的外孙女徐赞芳。由于此时她在北京居住,我们只能通过微信进行采访。以下是采访徐赞芳的微信实录:

    我的外公张一升,族谱名张垂斌。江西省万载县黄茅乡黄茅村人,初中文化,小学教员。1929年参加革命,历任黄茅区苏文书和苏主席。据说曾经给在湖南文家市开会的毛泽东送过信,与会者才得以紧急疏散转移,从而避免了一场血腥屠杀。不知这一段文字是否载入了革命烈士纪念馆史册。

    由于外公有文化,很多和文字有关的文件均出自他手。他的字写得很好,黄茅严家棚祠堂墙体上至今仍保留了他当年写下的不少革命标语。我1972年跟随母亲张仙娥回到黄茅时就看到过墙体上的标语。1933年,外公被叛徒出卖,在万载县黄茅乡严家棚被敌残忍杀害。英名录序号4434,原烈士证号202299。

    我们不怕死亡我们怕被遗忘——探秘张一升烈士革命事迹

    由于外公牺牲,我外婆又在我母亲年幼时病故,所以我母亲便被寄养在堂兄张高初家。又由于国民党施行全家抄斩政策,在我母亲9岁那年,由堂兄堂嫂护送逃往湖南,再沿途逃到贵州。据说在逃亡过程中,表嫂染上了疟疾病亡,表哥被抓苦力。我母亲跟随逃亡队伍一路向西流落云南,直到解放参加工作。

    解放后,我母亲被送往云南省思茅地区景东县医疗培训中心培训一年后,分配在镇沅县里崴镇卫生院主业妇产医师,也兼顾内科一般治疗。但在妇产科方面有独到造诣,乡村百里内外的孕妇难产时,其家人都会用马车或者牛车请我母亲出诊,从死神手中救出了不少难产妇女。

    母亲很想念家乡,但由于说不清道不明自己的身世,历次政治运动都被作为审查对象受到伤害。我母亲曾经在解放后写信寻找过家乡亲人,但由于过继到外公家做儿子的张瑞初参军入伍,后来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没有收到母亲的来信。文革期间,我母亲又写信寻找亲人,也一直没有联系上。

    直到我懂事后,看到同学们都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多次询问父母,母亲才从零星记忆中告诉了我一些往事。1972年,我按照母亲口述写信到万载县黄茅人民公社查询张高初、张瑞初,终于传来好消息,找到了失散30多年的亲人。同年春节前夕,我陪同母亲回到万载,见到了所有的亲人。舅舅张瑞初又在1973年春节期间带着万载县人民政府开具的《张一升烈士证书》来到云南思茅探望我们全家,母亲多年的政治历史问题就凭这一纸证书得以澄清。

    专家:斗争形势造就黄茅英雄辈出

    为了进一步弄清楚张一升烈士的革命事迹,我们随后走访了宜春市史志办副主任巢瑞隆先生。但在他手头上也找不到张一升烈士的任何文字记载,他对当年的革命斗争形势进行了简短的分析。

    张一升参加革命的1929年,中共万载临时县委成立。1928年7月,彭德怀、滕代远、黄公略等领导湖南平江起义后,红五军在湘鄂赣边区开展革命斗争,极大地推动了万载革命斗争形势的发展。至1929年春,万载县半数以上地区有了秘密农会和党的组织。同年4月12日,湘鄂赣边特委召开的扩大会议,对万载的工作给予了高度重视,决定成立万载临时县委。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张一升投入到了革命斗争的滚滚洪流中。

    革命势力的迅猛发展,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惊恐,他们想方设法要扑灭这开始燎原的革命之火,先后在黄茅、株潭、大桥等地组织起地主武装——“靖卫团”,加紧训练,实行联防,采取所谓“防患”措施,进行户口登记,到处盘查行人,捕杀嫌疑分子。1933年张一升被敌残忍杀害,则纯粹是因为叛徒的告密。

    万载黄茅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是红色革命的发源地之一,涌现出了众多仁人志士投身革命的滚滚洪流中。他们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无怨无悔,一身浩气化忠魂。与张一升烈士同一时期参加革命的同乡还有著名将领杜平中将和彭盛少将。

    惜哉,张一升!若不是叛徒告密,也许您还能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但青山常在,浩气长存,您跟所有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献身的革命英烈一样,即使被遗忘也只是短暂的,您的荣光永不凋零!

    青山处处埋忠骨,战地黄花分外香。这是一块值得缅怀的红色土地。壮哉,黄茅!壮哉,张一升!您和所有英烈一样,是中华民族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坚挺的脊梁!

    作者:朱文俊张敏 刘建赟何红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