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小说 >> 内容

    一箱酥饼

    时间:2019/6/6 11:22:36

      核心提示:都市入夜,闹市的夜生活才刚刚拉开序幕。我和老袁坐在一家大排档门口的座位上,他点了几个菜,两瓶啤酒。杭城热意还未到来,晚风若有如无地吹来,裹挟着凉意。 “爽!”他就着碗猛喝一大口,末了发出“哈”的一声,又夹了几筷子菜,看着我说:“贾真这个人你还记得不,就我们同班的那个老同学?我听说他家里做买卖亏了,他...


    /沈诗琦

     都市入夜,闹市的夜生活才刚刚拉开序幕。我和老袁坐在一家大排档门口的座位上,他点了几个菜,两瓶啤酒。杭城热意还未到来,晚风若有如无地吹来,裹挟着凉意。

    “爽!”他就着碗猛喝一大口,末了发出“哈”的一声,又夹了几筷子菜,看着我说:“贾真这个人你还记得不,就我们同班的那个老同学?我听说他家里做买卖亏了,他老爹被人骗了一大笔钱去,他老娘一口气没提上来就住医院去了,好像还挺严重,听说这两天都在联系以前的朋友借钱急用!”

    “记得是记得,就是没怎么联系了,不像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深。”我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低头望着面前的酒,呷了一口。

    “哎,你这都不懂?”老袁用眼神嗔怪我,“这种时候就怕感情深!你说我工资就那么点,每个月这个要买那个也要花,他要真开口了,我是给还是不给?”他说着郁闷地喝了酒,再次夹了菜吃,发出咀嚼的声音,像是在嘟囔一般,“其实要我说,关系也说不上那么好吧,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远处吹来一阵风,我打了个小哆嗦,起了一手臂鸡皮疙瘩。我微微晃了晃腿,赶走嗡嗡的蚊子。我听到店内店外闹腾喧哗的声音,看着灯光照在碗中的酒里,显出几分流光溢彩的意思。正当我不知该怎么作答时,听得手机铃声大作。老袁歪着身子,从裤袋里掏出手机,翕着眼睛瞧,露出怕什么来什么的表情。

    “你要来啊?行,你来。对对,老地方。”

    “谁要来啊?”

    “贾真,他……”老袁瞧了我一眼。我耸耸肩,安慰他,也许别人只想叙叙旧而已。

     他郁闷地把手机放下,“他说他就在附近,十几分钟就能到。”

     贾真来的时候,我刚好把啤酒喝完,老袁又给我续杯。他还在路口的时候老袁便示意我,眼尖的注意到他手里还提了一箱什么东西。

    “来的这么快啊,坐坐——哟,拿了什么啊?”

     贾真从旁边随便拉把椅子坐。他先把手里那箱东西放在桌边上——是一箱酥饼——这才慢悠悠地坐下来,接过新点的啤酒,斟了满满一碗。

    “最近怎么样啊?我听别人说你生意亏了点,我不信,我说你那么厉害的一个人能亏哪里去,就算真亏了那么点,肯定明天就给你赚回来!”

     贾真小心地看了老袁一眼,默默摇头。他本来就不壮实的身体笼在一件很宽大的外衣下,风一吹袖子便紧紧贴在手臂上,更显单薄和憔悴。

    “还好,我刚从医院回来——你们应该也听说我妈住院的事了——我知道老袁他总是在这附近吃饭,就想问问他在不在,想顺道来看一眼。”他转向我,“没想到碰见你了,一下子仿佛回到以前了。”他虽带着笑意,我却觉得这目光似乎含着某种忧虑。

     我冲贾真笑了笑,关怀了几句他母亲的近况,后说我和老袁正巧方才还在回忆以前的事,我向老袁使了眼色,他忙着打哈哈说:“是啊,你记不记得以前我们小时候一到夏天就光着膀子到河里游泳?”

    “记得啊,结果每次总会被别人逮到,回家以后总免不了一顿臭骂。”贾真的声音带着无限对过去的怀念。可是他忽然看了老袁一眼,有些不自然的开始闷头喝酒,复又细细打量他,好似要瞧出一个洞来。我感到他有些急躁,有些不安,有些无所适从。我们一时没什么话题,陷入更尴尬的沉默。

    “喝啊喝啊!一口干了!”老袁抬手举碗意欲碰杯,不等贾真回应,仰头咕咚几口,喝了个精光。

     贾真看着他喝,他像想说什么,微微动了动嘴唇,又合上了。有一瞬似乎好容易一鼓作气正要说什么,复又憋了回去。我感觉他作了一次深呼吸,两只手时而摩挲在一起,时而用拇指来回摩擦碗口。就在我们都以为他要说什么时,他倒把桌上的那箱酥饼拿过来:“以前条件不好,有酥饼屑都开心好几天。我妈一直想吃家乡的酥饼,我回去买了一箱,想到你也喜欢吃,特意给你带的。”他说着站了起来:“我就是来看看你们而已,我还得回医院陪夜去。”

    老袁露出惋惜的表情,我不作声看他站起来往外面走,桌上还留着没喝完的一碗酒。待他走远了,老袁大喊一声:“这小子肯定有事,你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肯定是要开口借钱,不然好端端带什么饼?这来了又不好意思了!”

     老袁的手机第二次振动了,是贾真的微信。

    “你瞧瞧,这回肯定要开口了!”

     我看到他脸色一点点低沉起来,心想莫不是真被老袁说中了?

     他一声不吭把手机递给我,屏幕亮得晃眼,上面写着:

     我昨天做了个梦,梦到你癌症晚期……医生都让你回家了……我刚刚想问你有没有生病……但这话不好,好的不灵坏的一说就——总之你要注意身体,不要天天通宵。我这边很好,不用担心。

     我们都沉默了,周遭吵吵嚷嚷、高谈阔论的话语声和飞驰而过的汽车的声音依然混作喧嚣的一团,可世界一如只剩我们二人,唯有桌上一箱包装上好的酥饼格外扎眼。

    作者:诗琦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