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舆情 >> 内容

    买蛋

    时间:2019/5/8 20:55:18

      核心提示: 文/易远忠 都说春天是孩子长个儿的黄金时期,得多补充营养。鸡蛋物美价廉,是不错的选择。其中土鸡蛋口感香淳,健康天然,无疑是上上之品。而万物复苏的春天,还有一个好处,那便是催发了母鸡的下蛋功能。所以,这时节,买土鸡蛋,对我们这种小县城的居民来说,不算太难。 大市场是不去的,毕竟生意人多,鱼龙混杂...


    /易远忠

           都说春天是孩子长个儿的黄金时期,得多补充营养。鸡蛋物美价廉,是不错的选择。其中土鸡蛋口感香淳,健康天然,无疑是上上品。而万物复苏的春天,还有一个好处,那便是催发了母鸡的下蛋功能。所以,这时节,买土鸡蛋,对我们这种小县城的居民来说,不算太难。
           大市场是不去的,毕竟生意人多,鱼龙混杂,上当的概率实在太大。但偶尔去一趟农村,总忍不住想碰碰运气。
           这不,过了元宵节,回单位上班。有点闲暇,便到乡里街道转了一圈,想淘点土货。大约是时间晩了点,早墟已散,街边只剩下几个卖青菜的老农。好不容易看到个四五十岁的男人,邋里邋遢的模样,用残留着干水泥浆的小桶装了二三十个绿皮鸡蛋,站在街边等买主。我上前问价,他说要一块八,且信誓旦旦:贵是贵了点,但货好。我家就住街后面,你问得到的。都说一分钱一分货,比别人贵三角钱一个的鸡蛋,大约是不错的吧?一咬牙,买了。回家一试,大失所望,鸡蛋没有想象中的正宗,比洋鸡蛋品质略高而已,大约是喂饲料的家养鸡下的。
          第二回,随同事去老家那边的郊外踏青。路过村时,有人提议买些土鸡蚕,便请同事的母亲帮忙打听。老人家对左邻右舍情况比较了解,由她去买我们比较放心。她先帮我们买了几十个,但我们一行人多,不够分。老人家便说:前面还有一家,养了不少鸡,常有鸡蛋拿到街上卖,不过价格比别家略高。你们要么?听说是常卖鸡蛋的人,心里不免有些打鼓,但与前次差不多的念头又冒了出来:既是开诚布公比别人贵,想必也是理直气壮的,何况卖主还是个老人家,更何况我们还直接到了她家里,总不至于作假吧?于是,又与自己打赌似的,买了几十个。回家后,甚至不敢立刻去求证,生怕发现自己又当了一回傻瓜。后来,事实证明:那天的鸡蛋,半洋半土的,让我至今想起,喉间仍如哽着一口橡皮糖。
          两次不太愉快的经历,让我对买土鸡蛋的热情冷却了不少。我暗暗告诫自己:以后非至熟之人不信。
          偏偏又有一回,与朋友乡下办事。途经一个偏远的山村,想找人问路时,恰逢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推门出来。我脑子一热,一句老人家,家里可有鸡蛋卖脱口而出,心里却恨不得立刻拿线把嘴巴缝起来。尤其是看她从房里端出个装鸡蛋的大篮子,里面白壳、绿壳、黄壳蛋一大堆,鸡蛋、鸭蛋都有时,更是疑虑重重。但面对这样一位手脚都不太利索的老人家,实在不好意思改口,只得象征性地买了二十个。哪知回来蒸熟剥开,蛋黄金灿灿香喷喷!又是一阵后悔,怎么没多买点?
          就这样,一个春天,都在买错了悔,买对了也悔的郁闷中度过。老公便劝我:既如此,就别买了,何必自寻烦恼?话说得是没错,但一来孩子要吃,二来并不知道,在我心中,还存着一份难忘的土鸡蛋情结
          小时候家住农村,父母都是农民,家境一般。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实在没有什么好吃的菜食,不是逢年过节,家里难得开荤,就连常年挂在灶上,熏得黑乎乎的腊肉,也只在有客人时才可以尝到一两块。不过,柜子的抽屉里倒是常放着鸡蛋。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爱上了吃蒸鸡蛋。轮到我煮饭时,我若馋了,便会打开抽屉看看,如果里面鸡蛋多,我就会小心地拿出一两个,放在饭里带壳蒸熟,趁父母没回来前,躲到厨房外面去吃。

          刚蒸熟的鸡蛋去壳后真好吃啊!蛋白滑滑的,软软的,小妹嫩嫩的脸蛋也比不上它;蛋黄粉粉的,香香的,让我含在舌尖上不舍得下咽。我独自一人坐在屋后青石板上,晃荡着两条腿,品味着热乎乎的鸡蛋,心里充满了单纯的快乐。
          不过,当时人虽年幼,但也知道鸡蛋是拿来当菜吃的,尤其是家里做什么大事需请人帮忙时,鸡蛋开汤便是母亲最常做的一道菜。用她的话说:鸡蛋有营养,吃了干活有力气。所以抽屉里蛋不多时,是绝对不去拿的。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离家的日子越来越多,生活水平也越来越高,倒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惦念过那香喷喷的蒸鸡蛋了。偶然在外面吃早餐,加个鸡蛋,总觉味道寡淡,渐渐都不怎么吃鸡蛋了。
          孩子出生之后,他姥姥姥爷惦记孩子的健康,担心我们在市场上买的鸡蛋含激素,一直给我们送他们亲自喂养的土鸡之蛋,百分百纯正,比市场上卖的鸡蛋不知香多少倍。我也跟着从中吃出了小时候的味道。有时,与父母聊起小时候蛋吃的事,我总爱追问他们当时到底知不知道?母亲就笑眯眯地说:家里有只耗子,哪能不知道呢?”“那您怎么从来也不戳穿我?她就更好笑了:哪个小孩不馋嘴?几个鸡蛋罢了,难道还打骂你一顿不成?我便也呵呵地笑。
          如今,孩子姥姥不在了,爷年纪也大了,鸡是养不了了,我却再难忘记土鸡蛋的醇香,一到春天,就心心念念想着买土鸡蛋。虽屡屡受挫,亦不能死心。
          有一天晚上,妹妹微信问我:两元一个的土鸡蛋,贵吗?妹妹远在浙江,浙江人民生活水平比我们这边高,应该差不多吧。我如实相告。她接着又说:一元一个可能买到土鸡蛋么?那就有点悬了!没想到她还有后话:我婆婆偏说,她一元一个买的就是土鸡蛋!唉,原来为土鸡蛋伤神的不止我一个人哪!我突然也不纠结了,迅速回了一句:那你就当土鸡蛋吃呗!那一瞬间,潜意识告诉我:鸡蛋正宗不正宗,不是什么大事,若因此而与家人纠结闹心,才是最大的损失。
          她笑了,我也豁然开朗。以后只要有机会,碰上疑似土鸡蛋,该买还得买。哪怕三回里买对一回,总也能细细品其香,忆其醇。

    作者:易远忠 录入:hebeiczhou 来源: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