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读者 >> 内容

    三月三 糯米香

    时间:2019/4/10 17:13:36

      核心提示: 文/熊兴国 三月初三,在农家是很隆重的,尤其在不少少数民族地区。从小就在农村长大的我,自是很小就沾染着这浓浓的氛围。 其实不到三月三,父母就开始准备了。首先是舂米,那年月没有电也没有机器,就靠人力。石舂是舂米最好的工具,母亲看我和妹妹“闲得慌”,就把我俩也叫上。到了地方,母亲就把稻谷倒进石臼里,让...


    /熊兴国

    三月初三,在农家是很隆重的,尤其在不少少数民族地区。从小就在农村长大的我,自是很小就沾染着这浓浓的氛围。

    其实不到三月三,父母就开始准备了。首先是舂米,那年月没有电也没有机器,就靠人力。石舂是舂米最好的工具,母亲看我和妹妹“闲得慌”,就把我俩也叫上。到了地方,母亲就把稻谷倒进石臼里,让我和妹妹踩在木碓杆的另一头。那可是个力气活,看我和妹妹很难把木碓杆均匀地踩踏起来,母亲就和我换,或者妹妹换。被换下来的人当然不能闲着,要用笤帚去石臼前把石碓带出来的稻谷扫进去,不过那得轻松许多。

    舂好了米,母亲就要准备红蓝草,或者紫蕃藤。用水浸泡之后把渣滤净,再用汁拿来泡米,一晌或半晌也就可以上锅了。看着母亲把米放进去,再看着母亲把热气腾腾的饭端出来,那味道,早已把我和妹妹的魂儿勾没了。

    三月三这天,父亲的主要任务就是祭祖。祭祖,自然少不了要杀鸡。父亲就会把刀磨得锋利,再抓来一只大公鸡,准备好半碗水,然后刀子下去,鸡血就下来了。经过退毛,剁肉上锅,很快菜就做好。

    不过做好了也不能马上吃,要“献饭”,这是祭祖里很重要的一环。听父亲说只有让祖先先吃了,才能保佑家人平安,五谷丰登。我是不相信的,已经离世的人,他能护佑后人什么呢,无非只是自己的一番祈愿罢了。不过看父亲说得很认真,我也只有“认真”。他怕我左耳进右耳出,就很严肃的来一句:“过来,好好的学!”

    母亲一向很偏袒我,不过这时候母亲也绝对不会站在我这边,看我噘着嘴,心不在焉,同样会狠狠说一句:“跟着你父亲好好学习。”

    虽然每每这时候我很不高兴,甚至厌烦,不过“庄严”的气氛很快就过去,接下来就是端菜上桌,围拢吃饭。母亲会给我和妹妹一人一碗染好的糯米饭,父亲也会把鸡腿分给我俩。

    吃完了饭要么走亲戚,要么参加乡里的节日活动。不过小小的我是不愿参与其中的,因为一个陀螺,或者一个风筝,就足够我玩上一天半晌。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转眼自己已过而立之年。儿时的记忆仍清晰如昨,只是再也吃不上母亲为我做的糯米香了。

    作者:熊兴国 录入:hebeiczhou 来源: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 上一篇:韵味无穷黄金芽
  • 下一篇:这里是原阳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