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情感 >> 内容

    照片上的父亲

    时间:2019/4/10 16:50:56

      核心提示: 文/赵国蓉 父亲墓碑上的照片是我选的,母亲每次来坟上都要念叨,“怎么选了这一张,这一张是病中照的,笑得忒苦了些。”或许是母亲下意识的忽略吧,照片上的父亲哪有一刻是笑得舒展的呢。 年轻时的父亲又黑又瘦,笑起来牙都龇在外面。听奶奶说,那时候家家都吃不饱饭,父亲又是家中的长子,苦活累活都抢着做。这唯一的...


    /赵国蓉

    父亲墓碑上的照片是我选的,母亲每次来坟上都要念叨,怎么选了这一张,这一张是病中照的,笑得忒苦了些。或许是母亲下意识的忽略吧,照片上的父亲哪有一刻是笑得舒展的呢。

    年轻时的父亲又黑又瘦,笑起来牙都龇在外面。听奶奶说,那时候家家都吃不饱饭,父亲又是家中的长子,苦活累活都抢着做。这唯一的一张年轻时的照片还是去参军的时候拍的,因为担心自己走了弟妹们挨饿,所以一边憧憬着未来一边又牵挂着家中,笑也不能笑得尽兴。

    等到我出世以后,父亲又有了新的担忧。因为我的残疾,父亲在工作之余总是背着我东奔西走地寻医问药。那时候,母亲没有工作,后来又添了弟弟,一家四口的生计全压在父亲一个人肩上,在如此拮据的情况下还要挤出钱来给我看病,压力可想而知。那一阶段,照片上的父亲依然是瘦,因为无心打理,胡子头发又长又乱,一脸的风尘仆仆。

    好在我和弟弟上学都还算争气,但越上到后来家里的经济压力越大。亲戚朋友们都劝说父亲放弃我算了,一个女孩又是残的,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可父亲却说,正因如此,才一定要让我读书,因为只有好好读书这一条路才可能让我有尊严地活着。这个时期父亲没有留下单独的照片,有的只是人群中的一个背影或一个侧脸。

    可是,我把我的尊严也看得太重了!大学毕业那年,我揣着一堆的证书奖状再加上刚刚到手的全国大学生数学竞赛一等奖的荣誉,终于飘飘然起来。一般的工作单位看不上,简历只投知名跨国公司,谁知,所有的热情都是见光死。我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家中,父亲试探着说要找找人让我留在家乡工作。留在家乡工作?还要找找人?我感到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好几天都没有跟父亲说话。随着同学们陆续找到了工作,我再也坐不住了,半推半就地跟着父亲出去求爷爷告奶奶。当时,记得去了父亲的一个战友家里,父亲让我叫那人伯父,我揶揄着,垂着头低低地嘟哝了一声,那人好像很大度,和颜悦色地说不要为难孩子。说是这么说,我却感到一种无言地压迫,父亲也窘迫地搓起手来。那时候的父亲像吹气球一样胖了起来,白虚虚的脸上扯着局促的笑容,我越发地手足无措了。待我们进屋坐定,父亲颠来倒去地说着我的女儿很优秀,请多多关照之类拜托的话,那人只是虚虚地应着,我暗暗耻笑着父亲的笨拙。出门的时候,父亲趁我不注意,抠搜着从裤兜里摸出一个纸包塞给那人,俩人推搡着。父亲胖胖的身体裹在明显紧绷的衣服里前仆后仰,像个滑稽的小丑。我眼角的余光发现父亲的裤缝脱了线,随着他的转动一开一合,活像看笑话的大口。回家的路上,父亲显得挺高兴,又像当兵时那样大步流星地走起路来,两个膝盖有节奏地咔咔响着。我却一味地懊恼着、沮丧着、羞耻着,哀悼着我受伤的尊严,完全没有留意父亲那越来越剧烈的咳嗽,突然光了的脑门以及脸上不正常的潮红。这之后,我以刚工作事情多为由,躲在单位宿舍两三个月没有回家,直到母亲来找我。那时候父亲已经开始大口大口地呕血,昏迷的时间比清醒的时间多,我的父亲,平凡的伟大的父亲,为了我的工作,在肺癌晚期手术后只做了一期化疗就出了院四处奔波。而我,而我……我多想再听他说一声,这是我的女儿,请多多关照……”父亲在生命的最后时期,有意识地留下了比之前几十年的总和还多的照片,有在小区广场运动着的,有坐在家中休息着的,也有在公园里专门摆拍的,每张照片上,父亲都在努力地笑着,尽管病痛已将他折磨得双眼浮肿,嘴角抽搐着朝一边歪斜,或许就是母亲说的忒苦了吧。

    年年清明今又清明,父亲离开我们已快二十年了。看着墓碑上照片中的父亲努力想让我们宽心的笑容,依然让我心疼。我们在人间一切安好,愿您在天堂笑得灿烂

    作者:赵国蓉 录入:hebeiczhou 来源: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