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舆情 >> 内容

    有一种蒲公英叫父亲

    时间:2019/4/10 10:43:26

      核心提示: 文/王岚 伴着杏花和泥土的芬芳,又到了漫山遍野长满蒲公英的时节,每当此时,我就会更加想念父亲。 父亲是祖传三代的中医,医术远近闻名,那时候民风纯朴,很多老中医都和父亲一样,经常自己加工野生中药材。 我的家乡是碱地蒲公英的主要生长地。小时候,父亲常带着我,在这个季节去挖蒲公英。 医道高明的老中医对药...


    /王岚 

    伴着杏花和泥土的芬芳,又到了漫山遍野长满蒲公英的时节,每当此时,我就会更加想念父亲。

    父亲是祖传三代的中医,医术远近闻名,那时候民风纯朴,很多老中医都和父亲一样,经常自己加工野生中药材。

    我的家乡是碱地蒲公英的主要生长地。小时候,父亲常带着我,在这个季节去挖蒲公英。

    医道高明的老中医对药材的品质要求很严。同是一个方子,如果药材品质不高,药效会差很多。对于视自己口碑如生命的父亲而言,对入药药材的考究是必然的,他总会很细心地挑选那些粗壮的挖来入药。

    那时的春天,我和父亲的身影在田野里跳动,幸福漾在父亲心里,快乐写在我的脸上。我们边挖,父亲边给我讲有关中药中医的知识。

    对于蒲公英的深刻记忆,除了和父亲一起去地里挖来做药之外,还有父亲用蒲公英给人治病的往事,经过岁月的磨洗愈发清晰。

    有一次,一位独居的老人身上长了个大脓包,像个大馒头,特别吓人,老人痛苦极了。

    父亲带上医用手套,用消过毒的手术刀,把那个大包从中间小心地割开,挤出里面的脓水,麻利地用手术针缝合。之后父亲又用他自己配的药调制成膏,涂到肿块周围,最后,给老人拿了一大包蒲公英,让他回去用水煎了喝。

    那是个三伏天,父亲前后折腾了两个多时辰,包扎好,已是大汗淋漓。父亲说:“回去按时吃药,三五天就没事了。”老人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压根没提给钱的事儿。

    父亲有个习惯,只要病人自己不提给药钱,他就不提,只是拿出账本记上账。这一次,父亲连账也没记。那个老人走后,我问父亲,他怎么不给药钱?父亲说:“给啥呀,他能吃上饭已经不容易了,哪有钱看病,要是有钱就不会这么严重才来啦。”

    我说:“那就让他去别的诊所看!”父亲一脸严肃地说:“那哪行啊,医生就是要治病救人,有钱咱给看病,没钱更得给看。没钱的病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来瞧病的,这是在救命!你还小,长大就懂了!”

    我懵懵懂懂地看着父亲,眨了眨眼,什么也没说。现在我终于明白,父亲是在用他医者仁心的行动,在自己孩子心中植下善良的种子。

    大约过了一周,老人又来了,听声音就知道他很高兴,但脸上因为生活的艰难已挤不出一丝笑容!他告诉父亲,已经完全好啦。接着,老人的声音压得低低的,问父亲需要付多少钱?

    父亲说:“甭给了!”

    老人呆滞的眼神泛起了光亮,他走上前,紧紧攥住父亲的手,两行浑浊的老泪顺着树皮一样的脸慢慢滚落……

    父亲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从事着他喜爱的事业,谁也未曾料到在五十八岁那年,身体一直很好从医近四十年的父亲,在唐山大地震中作为救治医疗队先锋队员的父亲,因心肌梗塞溘然长逝!

    老天压根儿没给医治的机会,父亲没来得及留下一句话,就永远地离开了我!

    如今父亲去世已经整整十七年了!每到蒲公英漫山遍野的时节,我都会心潮翻滚,对他的思念愈加强烈,我会下意识地到郊外去,无数次地幻想,在春天的田野里,意外看见那个心中再熟悉不过的挖蒲公英的身影!

    父亲去世后,他的记账本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那些拿了药未付钱的账目,他从不去催这些人归还赊欠的药费。此外,父亲名下竟然还有五万元的贷款!后来过了很久才知道,这是别人到北京治病欠银行的贷款,父亲用自己的名字给别人做的担保!

    我常常猜想,父亲离开人间,在没有痛苦,不需要医生的天堂,善良的、想生生世世做医生的父亲在做什么?我无法想象。但我坚信,他一定不会失业。因为,医者仁心在天堂一定有更大的用武之地!

    作者:王岚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 上一篇:
  • 下一篇:读懂父亲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