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故事 >> 内容

    叛逆

    时间:2019/4/3 20:46:12

      核心提示: 文/王妙玲 “你真是见色忘义,为了一个男人,连老妈都不要了。”闺蜜指着我的鼻子说。 当时我正读高一,交了个男性笔友,他是个外省人,我们经常书信来往。他对我特别关心,每次来信,都会问一些关于学习和生活的事情。从小没有父亲的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与幸福。母亲知道后,极力反对,要我与他断绝来往。她说...


    /王妙玲

     “你真是见色忘义,为了一个男人,连老妈都不要了。”闺蜜指着我的鼻子说。

    当时我正读高一,交了个男性笔友,他是个外省人,我们经常书信来往。他对我特别关心,每次来信,都会问一些关于学习和生活的事情。从小没有父亲的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与幸福。母亲知道后,极力反对,要我与他断绝来往。她说:“你现在还小,应该以学业为重,不是谈朋友的时候,再说了,就是要谈,也不应该找一个那么大的老男人呀?”我特别生气,一半是因为她误解了我们的友谊,一半是因为青春期的叛逆心理。我针锋相对地说:“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他只是纯正的朋友关系。现在我长大了,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不要你每天唠唠叨叨地烦个没完没了。”然后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去,住在闺蜜家,不再搭理她。

      有一天,下大雨,放学后,母亲突然来到我面前,递给我一把雨伞,我接过伞,“啪”的一声把它扔在地上,把她的心也摔得个粉碎。吼道:“谁让你来的,你走开,我不要你的破伞。”说完,一头冲入雨中,留下母亲一个人站在雨中凌乱。

    半个小时后,我跑到闺蜜家,她看到我被雨淋成了落汤鸡,疑惑地问:“下那么大的雨,怎么不懂避雨呢?”我把情况告诉了她,闺蜜苦口婆心地劝我不要再与母亲拗气,说她也是为我好。可我的叛逆心理,怎么能听得进去呢?一大半左耳朵听,右耳朵冒了。

    晚上,因为淋雨,我高烧不退,闺蜜打电话给母亲。母亲把我接了回去。给我吃过药后,衣不解带地在身边照顾我,为我擦身子,敷热毛巾。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母亲心疼地说:”妹,妈妈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你现在还是个学生,应该以学业为重啊!”我努力睁开眼睛,看到她两鬓多了些许白发,那本是姣好的面容此刻已爬满了皱纹,变得苍老、憔悴了。母亲老了,她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兄妹几个日夜操劳。可我却那么无情任性,在她的身上刺了那么重的刀子。我的泪水不争气地流了出来,母亲不知道我流泪的原因,还温柔地为我擦去泪水,一边安慰我说:“你会很快好起来的。”

    我紧握住她的手,哽咽道:“妈妈,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母亲温柔地说:“你能明白我的苦心就好,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了,好好休息。”

    第二天,我身上的高烧完全退了。我与母亲也和好如初,决心以后,不再忤逆她。我知道,这辈子我永远还不清她给我的爱,但是,我会努力对她好,希望有一天,能用自己赚的钱为她买一幢漂亮的房子,经常带她去旅行。为她做饭,为她洗脚,陪着她慢慢变老。

    作者:王妙玲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