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文旅 >> 内容

    修河岸边

    时间:2019/3/27 15:26:20

      核心提示: 文/叶建华 人们常说: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 我走过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见过神州大地无数的河流,而只要说起河,首先进入脑海的就是故乡的修河。 修河是永修人民的母亲河,她流逝了过往的历史,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哺育了一代一代永修人。 修河是我生命的原点,青少年时代活动的半径和一生的感恩与敬畏。 永修...


    /叶建华

    人们常说: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

    我走过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见过神州大地无数的河流,而只要说起河,首先进入脑海的就是故乡的修河。

    修河是永修人民的母亲河,她流逝了过往的历史,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哺育了一代一代永修人。

    修河是我生命的原点,青少年时代活动的半径和一生的感恩与敬畏。

    永修人最懂得知恩图报,这个称呼了千年的“永修”即蕴含“泮临修水,永蒙其利”之意。因此,修河之于永修人刻录了生命烙印,种植了文化基因。

    让思绪穿越时空,在生命的长河中撷起几朵浪花,拾来几段记忆,为历史的星空留住几片云烟。

    我的生命原点在修河岸边的虬津,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帝王将相、文豪大咖曾在这里留下足迹。

    这个“虬”字稍稍有些生僻,而这个地名却有着深情的内涵和动人的故事。

    我己亥春节回到老家虬津,与几位高中同学相聚,海阔天空,天南地北,聊起了虬津地名的来历,版本多出,莫衷一是。

    曹正明同学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他在外出乘高铁时,与一位举止儒雅的老先生相邻,他们相互问起了各自的家乡。正明同学告诉那位老先生,他的家乡名叫虬津并在纸上写下了“虬津”二字。老先生略加思考便说道:你的家乡应与“龙”有关,并且在一条河的渡口旁。

    不愧是一位有学问的老先生。曹正明同学后来了解到,这位老先生是一所知名大学的历史系教授。

    虬,是古代神话传说中有角的幼龙,并有卷曲之意;津,为渡水之地。

    修河与有着不解之缘。她发源于与湖南、湖北相邻的修水县黄龙山。这条“黄龙”得天地造化、山水精华,一路呼朋唤友,挽起小龙,告别青山向东奔腾。当一路欢歌到达耦潭、下岸地界时却放慢了脚步,不知是被这里的美丽风景所吸引,还是为和善的人文所钟情,这条“黄龙挪腾身姿,改变方向,九曲十八湾,久久不肯离去。于是这段河流显现出“虬龙”大写意,故此就有了“虬津”之称。

    “龙”是中华民族崇拜的偶像,炎黄子孙以龙的传人而自称而骄傲。虬津人的自信来源于自然山水与传统文化。我也以生命原点在虬津而感到自豪。

    修河岸边

    (图为虬津耦潭地段的修河,美丽风光与和善人文令龙眷顾的地方。)

    虬津,留下了我童年的快乐和美好记忆。

    那时我们这些孩子属于散养,一个人可以满坂满山跑。无论上学路途多远,没有家长接送。家长也不用担心孩子会丢掉。那时口粮按人口分配购买,自己家里人都吃不饱肚子,哪里还敢弄个孩子多张嘴吃饭。最主要的是,那时政治高压、民风淳朴,没有拐卖、残害孩子之说。

    7岁时,一边读书一边放牛。我放的是一条英姿勃发的小黄牯(牯为公牛)。

    老家的惯例是放牛娃只骑水牛,不骑黄牛。因为水牛皮肤粗糙,背脊毛长,有利于抓握。另外,水牛温顺,会低下牛角将放牛娃送上牛背。而黄牛则背光毛滑、难以骑稳、风险较大。

    勇于突破也许是我的天性,不满足于在修河岸边放牛时别人骑牛,我却牵牛行走的现状。

    那时,我们孩子们无比崇尚解放军叔叔,从电影中看到解放军叔叔骑着战马飞驰战场英姿飒爽,心生羡慕。

    我心想,如果能骑上像战马一样的黄牛奔驰在修河岸边那该多么威风呀!于是,便产生了要把黄牛当马骑的愿望。

    万物皆有灵性,小黄牯与我处久生情,感情笃厚。它每天见到我就会扬蹄撒欢、摆尾示好、响鼻欢迎。而当我借助田埂骑到它身上时,它却表现出强烈不满,或扭动身躯,或弹跳跃起,或一路狂奔,直到把我摔下牛背方止。

    我记不清摔过多少次跤,受过多少次伤。为此,外公、外婆心痛不已,劝我不要骑黄牛冒险了。我虽口头允诺,但并没有就此气馁。而是摔下来,再骑上去,如此循环往复。也许是黄牯被我的坚毅所感动,或许是被我的顽强所征服,慢慢适应了我的坐骑。

    当我手握牛绳娴熟地骑着漂亮的黄牯奔驰在修河岸边时,那种成功的喜悦不可名状。当路人投来羡慕的目光时,更是满满的自豪。因为我是当时十里八乡骑黄牛的第一人。

    我从小征服黄牯的理念、意志、顽强、自信早已沉淀为生命基因。

    当今天年轻人兴起骑无依无靠凭身体掌控的平衡车时,我欣然加入其中,并且它当作了一项锻炼心身的项目。当路人投来惊诧目光时,我仿佛找回了当年骑黄牯的感觉。今天劝阻和叮咛我注意安全的人成为了爱人、儿子、儿媳和孙女。我自然会倍加注意安全,注重保护自己。

    当时一个生产队的多数公牛会被阉割,抑制其雄性撒野,好让它温顺耕作。但会精心选留两三只体格健壮的牯牛,交配母牛繁衍后代。牯牛雄性勃发非常好斗,常常为了抢占地盘,争夺配偶打得不可开交,死去活来。

    放牛娃们处于不安分的年龄,加之那时文化生活十分贫乏,不像现在有那么多娱乐节目可供享用,怂恿牛牯打架不愧为一场豪华娱乐。

    审美也有疲劳,放牛娃们不满足于本村的牛牯打架,还常常相约与邻村的牛牯打架。

    两条体格健壮牛角锋利的牯牛在宽阔的修河岸边摆下战场。娃娃们兴高采烈为自己的牯牛摇旗呐喊,擂鼓助威。打红了眼的牯牛使出浑身解数,头顶角挑,你来我往,难解难分,有时一场争斗僵持一两个小时。一旦弱者乘机逃逸,强者则乘胜追赶几里路,多数争斗需要人为干预才能结束。每逢自己的牯牛获得胜利,娃娃们便会欢呼雀跃,凯旋而归。

    更有趣的是,我们还常常隔河挑逗对岸规湖村的放牛娃对唱放牛歌,声浪一浪高过一浪,直到大家嗓子喊累喊哑了才打道回府。

    如今,农田耕作已被农机替代,农耕社会象征的耕牛基本上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有关牛的故事在我们这一代人心中早已留下深深烙印,留存在了记忆深处。

    每到夏季,修河是孩子们的天堂。我们成群结队在河边掏泉眼、捡木梓、烤地瓜、摸鱼虾、洗澡游泳。没有游泳教练指导,打泡秋、钻昧子、踩水各式游技自由发挥,小伙伴们相互比赛竞争。如果男孩不会游泳是会被同伴讥笑看不起的。我练就的踩水水平较高,可以双手举起衣服游到河对岸而衣服不湿。

    后来游泳成为我的一项爱好,记得有一年的7月16日,我作为代表参加了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横渡修河活动。一声哨响,上百名游泳健儿跃入修河,在宽阔的河面劈波斩浪、力争上游,将欢乐与自信融入欢腾的浪花。

    因为有了在辽阔修河的游泳经历,因此到北京后,很少到小游泳池子里游泳。

    那时修河多数时候清澈见底,从修水、武宁崇山峻岭奔腾而来的河水基本上没有什么污染,可以直接饮用。满河的修河水,就是我们儿时的矿泉水,口渴了或双手捧起河水角渴或跳入河中喝个够。修河水清甜的味道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解早已在老家几代决策者心中筑就,即使在追求GDP狂热的年代,坚持将污染项目阻挡在了门外,决策者的高瞻远瞩,带来了生态优势不断显现。修河中段的庐山西海以天然氧吧、可生长水母而闻名于世,成为吸引海内外游客的旅游胜地。几百里修河水体依然清澈质优,当今少有。

    修河岸边

    (图为修河中段的庐山西海,被誉为天然氧吧,这里水体清澈,水质优良,是水母生长的家园)

    那时我们家里烧饭的柴火要到较远的地方去砍取,储存燃料是家庭的一项重要任务,为此要耗费很多时间和精力。而修河每年都会泽惠下游民众。每到夏季,洪水爆发,滚滚修河就会为下流两岸送来柴火木材。

    那段时间修河两岸人家会全家上阵,用自制的竹钩或绳拴铁锚集聚在湍急的修河岸边打捞柴火木材,收获惊喜。

    记得有一次,大雨滂沱,我脱下上衣光着膀子和外公外婆冒雨从河里打捞了一大堆柴火木材。一不小心,我的一件上衣被河水冲走,为此伤心了很久。令我喜出望外的是洪水退去之后,在下游的巴茅丛中找到了我的那件上衣。

    修河并非永远河清海晏,造福两岸,有时也会脾性暴烈,伤害民众。

    在柘林水库没有修建之前,修河下游常常泛滥成灾。农民们辛苦耕种的快要成熟的庄稼会被一场洪水化为乌有。一旦鄱阳湖湖水倒灌,不少村庄就会成为泽国水乡,往来外出要借助搭谷桶通行。靠天吃饭的农民日子过得异常艰难。

    所幸的是,自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柘林水库修建好后,天遂人愿,水旱从人,水害基本上得到了根除。

    修河两岸风景秀美、人文丰盈、故事动人。磨刀李、样式雷、白居易乘坐木槎、下岸江家一夜夫妻八百烟,苏东坡与东坡肉、抢修涂家埠大桥、娄妃与望夫亭,吴城会馆等故事代代相传,文化与精神滋养着一代又一代永修人。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绿了神州大地,修河两岸发生了翻天覆地、日新月异的变化,每天都在书写着社会进步、科技创新、经济发展、生活幸福的新故事。

    作为千里之外的游子,永远魂牵梦萦的是故乡,回忆过往,知古鉴今;展望未来,激情满怀。

    故乡情深,纸短话长,吟小诗一首祝愿故乡。

    魂牵梦萦家乡河,万古奔流故事多。

    虬龙腾飞向大海,两岸天天谱新歌。

                                           20193月27日草于北京)

    作者:叶建华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