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小说 >> 内容

    葡萄熟了

    时间:2019/3/18 11:37:18

      核心提示: 文/韩彩英    学校操场四周,斑驳的围墙上生长着许多藤蔓植物,其中夹杂着各色牵牛花,还有些野葡萄。夏季,郁郁葱葱的叶子像一张密密的网,网住了墙,网住了青涩的时光。  那年,萄子读高一下学期,周舒白从外地转过来,他擅长吹口琴,又写了一手好文章。周舒白父亲在当地经营着酒店生意,家境殷实。舒白外型俊朗...


    /韩彩英  
      学校操场四周,斑驳的围墙上生长着许多藤蔓植物,其中夹杂着各色牵牛花,还有些野葡萄。夏季,郁郁葱葱的叶子像一张密密的网,网住了墙,网住了青涩的时光。
      那年,萄子读高一下学期,周舒白从外地转过来,他擅长吹口琴,又写了一手好文章。周舒白父亲在当地经营着酒店生意,家境殷实。舒白外型俊朗,笑起来像温暖的云朵。他热爱运动,有着小麦肤色和笔直的大长腿,是众多女生心目中的偶像。不过,舒白有些不解风情,周遭的花红柳绿好像与他无关,他在自己的世界里活成一棵被仰望的树。
      萄子身材修长,皮肤泛着牛奶般的光泽,黑眼睛清澈灵动。萄子是个喜欢古诗词的女孩子,她是班里的语文课代表,做事认真负责,很受同学喜爱。
      萄子常常替老师督促作业。一开始,舒白总是第一个把作业完成,早早交到萄子手里。可是,有段时间不知怎么犯了拖延症,总是拖后腿,害得萄子被老师批评。后来,学校组织一次作文竞赛,每个班级都选出几个参赛名额,萄子和舒白都在其中。萄子非常看重这次比赛,可是临近参赛截止日期,舒白一点动静没有。
      萄子想找舒白好好谈谈。萄子先安抚一下自己急躁如兔的心情,向坐在教室角落里看书的舒白走去。周舒白同学,你作文写得差不多了吧?先给我看看好吗?萄子语气很柔和。舒白抬起头,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还没想好怎么写呢!不急,不是还有两天吗?”“还没想好怎么写?都什么时候了,如果不想参赛,就早提出来啊!想坑人也不必耽误这么久吧?萄子不由得把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因为气愤,她的声音有些抖,脑袋里闯入一群蜜蜂,嗡嗡地响。没想到,舒白竟然笑了,眼睛里透着琥珀的光。若是在平时萄子会很受用这样的笑容,可是今天,萄子看他这样笑气不打一处来。周舒白同学,我们班不能因为你一个人拖后腿,如果你明天再不给我,后果自负。
      萄子说完,恨恨地转过身,脚重重的在地上捻了一下,好像把舒白当成蚂蚁。身后,舒白望着萄子离去的背影,笑了,笑容里有着特别的味道。第二天,舒白早早把作文交给萄子,萄子赌气不跟他说话,好在,最后班级很多作文都获了奖,其中也包括舒白的。
      萄子虽然语文好,在数学上却一塌糊涂,物理及化学成绩也是很尴尬。舒白不但语文好,数学也拔尖,萄子认为他简直是个怪物。一次,萄子被几道题弄得有些焦虑,趴在桌子上研究了一节课也没有算对结果。下课后,她坐在座位上发呆。舒白走过来哎,看上去像水煮了,哪儿不会给我看看呗。萄子翻了个白眼给他:不用了,不敢劳驾你大才子。心里却嘀咕:这个怪物,会不会说话?
      本来萄子和舒白坐得远,除了有事,平时不太说话。可是,萄子发现自从作文那次风波后,舒白总是有事没事过来挑刺,最后竟然过问起萄子的作业来,今天不是问数学题做对了几道,就是明天问化学公式记没记住。末了,还不忘讽刺萄子:你这脑子怎么这么笨啊?白白长个好皮囊。
      萄子彻底被激怒了,她跑到舒白面前讽刺他:拜托您,还是回家研究怎么炒菜去吧,盐放多了不好,”————!”说完,一仰头,目不斜视地从舒白身边走过。舒白看着萄子因快速走路,而有节奏甩动的马尾辫,并没有生气,反而笑出了一脸灿烂。萄子不明白,为什么舒白对待别人都是温暖,唯独对自己像个刺猬,不扎疼她就不舒服。
      一个午后,天气闷得不透气,风一丝也没有,叶子一动不动,连虫也哑了嗓子。体育课上,同学们都少了些平日里的运动兴趣。萄子拿本书在操场上读,不知什么时候,天悄悄布下云阵,只须臾片刻就阴了下来。很快,豆大的雨点劈头砸下来。她一时慌乱着无处躲藏,身后突然伸过来一把伞,遮住雨。她心里很感动,转过身想说声谢谢却发现是舒白。舒白笑吟吟地站在身后,手里拿着一把伞,调侃说:傻丫头,看书看傻了吧?还不赶快回去。
      萄子赌气地一把推开舒白的手,跑进滂沱的雨中,那把伞被打落,掉进水洼里。舒白愣在雨里,很快被淋成了一颗水煮过的青菜。一连几天,舒白没有来上课,萄子打听到是舒白淋了雨引发肺炎住院,感觉过意不去,决定去看看舒白。
      舒白微闭着眼睛,苍白着一张脸,静静靠在病床边休息,没有了平日的阳光活力。他听到开门声抬起头看到萄子,愣住了,他拿手抚了抚头发,又摆弄了一下衣角,显得有些局促。萄子本想挖苦他几句,看他这样,话到嘴边就柔和了:好点了吗?”“嗯,好点了。舒白红着脸低下头,不敢看萄子,他不停搓着手,像个扭捏的女孩子。别搓了,手都搓掉几层皮啦!萄子噗呲一下笑了。
      事后萄子才知道,舒白的故意刁难是想引起萄子的关注,而雨中送伞也是舒白期盼已久的事,所有的偶然其实都是事出有因。忘了谁说过,一个男孩子喜欢一个女孩子,一定先从欺负她开始。萄子取笑舒白的小心思,舒白只是脸颊绯红地笑着,不气恼不掩饰。那年萄子18岁,舒白17岁,他们在最好的时光相遇,相恋在藤蔓疯长的季节。可是,在萄子看似阳光的外表下,却有一些暗藏的刺,会时不时刺痛她。
      18年前的初秋,是葡萄丰收的季节。饱满的葡萄挂在枝头,一串串透着琥珀的光。伴着葡萄的成熟,诞生了一个小生命,爸爸欣喜地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吻着她粉嫩的小脸,看着她浓密睫毛下黑而亮的眼睛,像极了琉璃般的葡萄。于是爸爸给女儿起名李萄子。这个秋季,李萄子是园里最甜的葡萄,岁月和时光也温润甜蜜起来。
      萄子从咿呀学语到蹒跚走步,总是喜欢跟在爸爸身后。她用小小的脚步丈量着葡萄园。她用稚嫩的嗓音唱着: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阿嫩阿嫩绿地刚发芽,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她唱到一半会停下来,嘟起小嘴,仰起脸冲着忙碌的爸爸喊:爸爸,我也要做个蜗牛,我也要住在葡萄树上。用拿着胖嘟嘟的小手比划往上爬的动作。这时,忙碌的爸爸总会停下来,被太阳晒成金铜的脸漾着暖色的笑容。爸爸承诺她:你快点长大,等你出嫁,爸爸就把整个葡萄园送给你,好不好?萄子立刻睁圆了眼睛,连连点头:好啊,好啊。她跟爸爸拉勾打手印,定下约定。
      最早,萄子爸是一名初中语文老师,在外县教书。因为婚后萄子妈身体一直不好,就辞职回家,一边照顾萄子妈,一边经营葡萄园。萄子爸对待葡萄苗就像对待孩子一样,从施肥到修剪再到疏花疏果,每一个环节都细致入微,他培育出的葡萄脆嫩圆润,甜蜜多汁,是方圆几十里的葡萄状元。别人打趣这葡萄一定也是喝多了墨水,长了知识,所以才这样甜。
      初冬季节,萄子爸在枝头上留一些葡萄,让它们接受冬阳的洗礼,领略冰霜的考验,然后再摘下来配上蜂蜜酿成酒。这样酿出的冰葡萄酒芳香四溢,清纯香甜。萄子爸说,酿酒好比人生,只有经历过冷酷的煎熬才更有味道。
      每到节日或是有客来,爸爸就拿出自酿的葡萄酒。这时,萄子也端出自己的蓝花小瓷碗,让爸爸给倒上一些。喝完,还意犹未尽地咂摸着,用尖尖的舌头舔着嘴唇,小馋猫般对着爸爸说:爸爸,再给我倒一点点。大人们笑着说她是小酒鬼。萄子爸说要酿更多的葡萄酒,等到萄子出嫁婚宴上用。那时候的岁月温暖甜蜜,就像杯里的葡萄酒,微微晃动幸福就漾出来了。
      可是萄子上初中的时候,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当地开发商违规征地,萄子家的葡萄园也在被征之内,平时与世无争的萄子爸和相关人员起了冲突,竟失手把人重伤。那年,萄子爸入狱了,又赔付了别人医药费,萄子家像是一夜风霜来袭,日子陡然变了颜色,正在成熟的葡萄也被连根拔起,葡萄园一夜间夷为平地。
      后来,萄子爸在狱中得了重病被转到医院治疗,由萄子妈妈陪护。看着爸爸快速消瘦,萄子心痛不已。萄子爸病越来越重,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昏迷中会喃喃自语。但是萄子每次来医院看望,爸爸都能奇迹般地坐起来跟萄子说话,脸上挂着笑,看不到一丝苦痛。
      一天,萄子爸状态很好,就向萄子妈要了纸和笔,要给萄子写封信。已是冬天,树上的叶子全部逃亡了,只剩下枯瘦的枝干在寒风了i瑟瑟发抖,几只褐色的麻雀蓬乱着羽毛四处觅食,路人裹紧大衣面无表情匆匆行走,灰暗的天看上去很冷。空气凝重得让人透不够气来,充满灰色的悲伤。萄子妈无声抽噎着,泪水滑落在萄子爸形销骨立的脸上。
      别哭,别哭……”萄子爸握住萄子妈的手。那天萄子爸坐在病房窗前好久……萄子去看他时,爸爸说想吃葡萄,那种葡萄这个季节不多见,萄子走了几条街,记不清问过多少店才买到。
      当萄子急匆匆跑到医院,病房里已经人去床空。爸爸留给她一封信:萄子,我的女儿,爸爸是个骗子。爸爸没有遵守诺言,没有陪你长大,没有看到你出嫁,没有送你葡萄园……爸爸希望你照顾好妈妈和自己。
      原来,萄子爸不是想吃葡萄,他不想让萄子看到他离开的样子,故意把萄子支开。葡萄掉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散开,像是一颗颗硕大的泪珠,滚落在尘埃里。萄子又冷又痛,心里有很大的风猎猎吹着,吹得身体僵硬呆木。
      高二时,学习很紧张,萄子很努力,想进重点班。期末考场上,坐在萄子后桌的女孩些焦虑,她左顾右盼了好久,鼓起勇气,轻轻拿脚去踢萄子的凳子,暗示萄子给她看看试卷的答案。萄子犹豫了一下,抬起头,监考老师正向这边看过来,萄子赶紧把头低下来,把凳子往前挪了挪没有理她。那个女孩竟然把脚又向前伸了伸,还想去踢萄子的凳子,结果重心不稳,连带着萄子也歪倒在地上。
      那两个同学,你们出来。监考老师的声音像根尖锐的针刺破寂静的考场。
      可是,老师,我还没有答完题。萄子央求着。
      出来。监考老师不容置疑的语气,让两个女孩子没有抗拒的勇气。
      在办公室里,萄子和那个女孩被列为考试作弊对象被教导主任狠批,这堂考试看着泡汤了。监考老师说:我注意你们很久了,一直在做小动作,一个期末考试都想作弊,还怎么参加高考?
      老师,我没有啊。萄子眼睛里含着泪望着老师,又看看那个女孩,女孩低着头,搓着衣角一声不吭。
      没有?难道我还冤枉你不成。犯了错还狡辩!监考老师尖锐的声音刺痛了萄子。
      我就是没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作弊了?萄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扬起气得发白的小脸,和老师对视着。
      呦?李萄子,你脾气不小啊!果然和家庭有关系啊。监考老师冷笑道。
      萄子一下呆住了。
      家庭的变故一直是萄子心头的一个伤疤。她平时小心翼翼地隐藏,没想到老师今天含沙射影地讽刺,又血淋淋地把伤口撕扯开。瞬间,萄子感觉周围的空气冷得冻人,手指尖结了冰,整个人僵住了。她悲愤地望着监考老师那张扁平僵硬的脸,心口纠成一团。
      你会说话不?一声怒吼。萄子一愣,不知道什么时候,舒白进来了,他额头上因生气爆出了两根青筋,胸口大幅度起伏着,两只手紧紧握成了拳头。你说萄子作弊,有什么证据?他瞪着那位监考老师。
      出去。这里轮不到你说话。监考老师动手推搡了一下舒白,舒白惯性地撞到萄子身上,萄子一个趔趄,胳膊刮到墙面突出的一个铁钉上,划出了一道很深的口子,血立刻涌了出来。
      舒白看到后二话不说,上去一拳打到监考老师的鼻子上,血从监考老师的鼻子里喷出来。舒白,住手……”萄子一瞬间感觉问题严重了,她顾不上许多,拉着舒白跑出了办公室。
      出来后,他们坐在操场上沉默着。萄子看到舒白一缕头发湿哒哒地贴服在额头上,笨手笨脚地帮她包扎伤口,心里暖暖的。这个真性情的男孩子能为她这样做,她既心疼又感动。他得罪了老师该怎么办?会不会受到处分?这个时候萄子已经把考试作弊这件事忘了,开始为舒白担心起来。
      舒白抬起头迎上了萄子眼神,笑了笑:嘿,傻丫头,别愁眉苦脸的,没事。
      都是我连累你了。萄子内疚地说。
      净说傻话,我本来也打算子承父业学点经商的学问,到时候我赚钱供你上大学。舒白帅气地甩甩头发,一脸的不在乎。
      原来,下课后舒白在操场边等萄子,结果碰到同学知道萄子被冤枉作弊的事,就一口气跑到办公室,才有了前面发生的一幕。
      后来,学校以舒白早恋,殴打老师的过失勒令舒白退学,舒白为了不影响萄子的学业,去向老师道歉并赔偿了医药费。
      舒白退学后,他怕影响萄子学习,并不常和萄子联系。萄子高考一结束,舒白便带萄子去了郊外,说将来要在这片地上为萄子种一片葡萄园,他要完成萄子爸的遗愿,他也要像萄子爸那样为萄子酿葡萄酒,让萄子一辈子都幸福。舒白眼睛里有着闪闪的光,像夜空的星,原来男孩子认真的样子最好看。青春就像那些正在努力成熟的葡萄,时光终会赋予它们最好的味道。
      萄子上大学后,每周都会收到舒白的信。舒白把那些青涩的心思都写进信里,一封一封的信叙述着美好而温润的时光。萄子也总是用粉色的信纸回着,诉说着自己的欢乐与小忧愁寄。萄子读着舒白的信,嗅着信里的墨香,想象着舒白在灯下给她写信的样子,好像舒白就在眼前,阳光青春地对她笑着。未来已经有了美丽的轮廓,就差最后润笔上色了。
      舒白给萄子买了手机,联系更方便了。舒白定期都汇钱过来,从来不拖延,好像这都是他应该做的。每到换季还要多打些钱来,告诉萄子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别委屈自己。室友都羡慕萄子有个这样体贴的男朋友。
      一个暑假夜里,两个人牵着手在河堤散步,他们漫无目地走着,聊着。风吹着叶子窸窣地响,归巢的鸟时而一两声叫着,草丛里虫儿快乐地拉着胡琴,河水大胆地跟月亮相爱,世上所有的真爱都值得去祝福。
      突然,萄子脚一滑,舒白伸手一拉,顺势把萄子拉进了怀里。萄子靠在舒白结实的胸口上,听着舒白有力的心跳,脸颊发烫,心如鹿撞。那天,花很香,风很暖,两个年轻人偷尝了禁果,他们许下一生一世相守的诺言。
      萄子学的是商务。她打算毕业后回老家,帮助舒白打理生意。毕业前夕,舒白有一段时间没给萄子联系,萄子因为忙论文也没有在意。
      一个午后,有个女孩来学校找萄子。萄子下楼,一个女孩站在树荫里,她留着精致的短发,温暖的笑,萄子好像在哪见过她,又想不起来是谁。
      你是?萄子迟疑着问。舒白让我过来找你。女孩子脸上旋起两个可爱的酒窝。好美的女孩子。萄子赞叹道。舒白怎么没来?他在干什么?找我有事吗?有一阵子没和舒白联系,萄子不由得担心起来。
      面对萄子的一连串发问,女孩子顿了一下说我是舒白的未婚妻,我过来告诉你,下个月我们就结婚了。萄子一时没回过神未婚妻,谁的?舒白的?
      恩。女孩很认真地看着萄子回道。不可能。萄子笑了。她怎么能相信,那个为她打架被退学,那个赚钱为她建葡萄园,那个想她会大半夜坐车过来看她,那个许诺一生一世不背弃她的男孩子,怎么会轻易跟别人去结婚?肯定又玩恶作剧,她想。
      女孩打开背包探手拿出一件东西递到萄子手里,居然是一个结婚证。结婚证上舒白的笑跟萄子钱包里的照片如出一辙,那么阳光的笑,而如今,他却和另一个女孩紧紧偎在一起。舒白的笑一下把萄子的心撕开了口子,汩汩地流出血来。
      萄子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到宿舍。舍友担心地看着萄子一会哭一会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萄子把舒白的照片从钱包里拿出来放在手上,看着,抚摸着,放在唇边轻轻吻着。萄子想撕碎照片,可是手却用不上力气,她知道是自己不舍得。
      她还是不相信,疯了一样打电话过去,却始终无人接听。她一条一条发短信过去,依然没有回应。萄子愣愣坐着窗前,不知道多久,终于一条短信过来,萄子抓起手机,看到上面的信息:对不起,萄子,愿我们的过去都是一场梦,愿你梦醒后过好自己的生活。萄子打开窗,扬起手,手机直直落下去,掉在楼下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从此以后,我们再见就是陌路。萄子对着窗外的夜色说。
      萄子毕业后留在这座城市,她借助高强压力的工作来刺激自己,想让自己忘记那些陈年旧事。母亲有了重病后,她把母亲接到身边,用心照顾,但母亲最终还是去了,她唯一的亲人也没有了。
      有时候,萄子感觉麻木,没有痛觉,觉得人生每一个场景都变幻无常。她常常坐在窗前,端着一杯红酒,看着城市里的点点灯火,任由眼泪融入酒里,酒的醇厚混杂着泪的苦涩,这大概就是生活的味道吧!
      后来,萄子在工作中结识了一个同事。萄子说不上喜欢他,但是感觉他身上很温暖,是下雨天送伞,加班送饭的体贴男。漂泊久了有些累,萄子想把自己的心有个地方安置。相处一年多,打算谈婚论嫁了。一个雨夜,萄子聚餐喝多了,男人送她回家,没有离开。
      早晨萄子一睁眼,男人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床边,他看到萄子醒来,像个警察一样,问她为什么不是第一次?责怪她欺骗他,平时温柔体贴的脸变得有些狰狞。萄子想了想,穿好衣服,抚了抚头发,面无表情地指了指门外:把门打开,滚吧!男人走后,萄子笑了。她有些悲哀,却没有心痛,也许是自己寂寞久了,并不是真得爱他。后来,萄子实在不想看到那男人的脸,像受了天大委屈一样,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就辞了职。
      萄子变了,那个曾经扎着马尾辫,不谙世事,素颜如水的女孩子再也回不来了。现在的萄子画着淡淡的妆,描着精致的眉眼,烫着妩媚的卷发,踩着细高跟的鞋子,时尚修身的服饰衬托出她的好身材。她再不是一条牛仔裤,一件白衬衫就过一季的萄子了。经过了这么多事,让萄子很快从青涩走向成熟,有了一种别样的风韵和气质。她全身心投入地到工作中去,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8年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她从一个小职员到部门经理再到市场总监,一步一步把事业经营得风生水起。
      萄子突然累了,有粒叫相思的种子还是在心里萌了芽。她想家,她想那座有着美好记忆却在心底结过疤的小城,想去走一走那些有记忆的街。
      一列火车,像是开往旧岁时光里,载满萄子的记忆。正是初秋,街上卖着应季的果子,萄子一袭麻衣布裙,走在布满水果香气的街头,泛黄的往事又清晰起来。水果摊上的老板殷勤地喊美女,买串葡萄吧!我这葡萄是最好吃的。萄子望去,葡萄果然不错,一颗颗在阳光下透着琥珀的颜色。老板看萄子感兴趣,马上递上一颗让萄子尝尝。果子带有一种淡淡的花香,脆嫩的果肉,甜而不腻。很甜,来些吧。萄子赞道。
      那是啊,这是爱萄葡萄,我们这里最有名的有机葡萄,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吃到的。老板看萄子喜欢,自夸起来。
      爱萄?萄子一愣,心里有根弦地拨动了一下。萄子问了葡萄园地址,她想去看看。
      出租车上,司机听到萄子要去的地方,就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起葡萄园的来历。当萄子听到那个男孩被一场大火烧得毁了容,腿也跛了,却尽自己的力量建了一个葡萄园时,她的心有种被撕裂的感觉。
      到了葡萄园,她看到园口有一个木牌写着爱萄葡萄——幸福的味道。一串串宝石般的葡萄在阳光里沐浴着,泛着诱人的光泽,像是在开一场秋的盛宴。园子旁边有一间木屋,围着一圈低矮的栅栏,门口种着大片的波斯菊,蜜蜂和蝴蝶在花心里不停抖动着金色的翅膀。
      一条狗从远处跑来,它鼻尖上有一撮醒目的白毛。萄子想起高中时自己曾经养过一条狗,也是鼻尖上有一撮白色的毛,叫小白。后来过街时被车轧死了,为此她伤心好久,舒白哄她说,以后一定要送她一只一模一样的狗。
      小白,别乱跑。一个人从葡萄架后面转出来,跛着脚却追不上那条狗。那个人光顾看狗,没有注意到萄子,当他意识到有人来,抬头就看到了萄子。萄子站在波斯菊旁,已经说不出话来。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又被泪水弄湿贴在脸上。她看着那个她深爱过又恨过男孩子,心痛、懊悔、哀伤像浓厚的云堆积在胸口,压得心疼。因难过她身体微微颤抖着,心中早已雷声如鼓,大雨如注。
      傻子,你这个傻子。萄子举起拳头,又轻轻放下,她不舍得去擂痛他满身的伤疤。萄子,你回来了。舒白愣了片刻,缓缓转过身去。
      萄子冲上去,抱住舒白哭起来。这么多年的误解委屈,顷刻间如水浸泡过的泥墙瓦解崩塌。风停了下来,鸟不聒噪了,狗也不跑了,好像上天故意让一切安静下来,把世界还给他们。
      原来,萄子毕业前夕,舒白家经营的酒店煤气罐发生了爆炸引发了火灾,本来舒白可以逃脱,但是,他为了救几个被困的女孩子,被严重烧伤。
      他不想告诉萄子实情,就托自己表妹做了一个假的结婚证去哄骗萄子,他想让萄子因为恨他而忘记他。这场火灾,对舒白家是个严重的冲击,好在经过一段时间挺过来了。那时舒白的葡萄园已经有了雏形,于是他完全投身在葡萄的培育和管理上,并给精心培育出来的葡萄命名爱萄,由于一直坚持无公害有机培育,葡萄味道纯正又健康,订购葡萄的人趋之若鹜。相信,上天不会委屈善良的人,也不会辜负美好的爱情。
      一个午后,萄子在小木屋里睡了午觉醒来,舒白不在身边。桌子上用着一颗鹅卵石压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丫头,我去给葡萄培土,锅里有粥和小菜,记得吃。纸上还画了一颗心。看后,萄子不由地笑了。这么多年,舒白还是一直喜欢称呼她丫头,哪怕她就要做妈妈了,在舒白心里她依然是那个单纯的女孩子。萄子轻轻抚着肚子,再有两个月,她和舒白的宝贝就出生了,日子舒缓温润地像正在生长的葡萄秧苗,看到的都是希望。
      她找出一只笔,在舒白写字的纸张背后写下:
      记得那年
      繁花若雪
      你在廊下吹琴
      我从庭前走过
      你琴声传情
      我回眸浅笑
      我嗔你巧设机关
      你笑称江山失色
      那檐下对对双飞燕
      多情如你
      痴迷似我
      那湖中尾尾对逐鱼
      一个若我
      一个似你
      如今
      会再添一个你
      或再添一个我
      她想出去走走,青涩的果子正在岁月里等着成熟,窗外阳光甚好,风也不燥。

    作者:韩彩英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 上一篇:春耕生产
  • 下一篇:上坟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