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小说 >> 内容

    春耕生产

    时间:2019/3/18 11:30:55

      核心提示: 文/熊燕 梅花开了,桃花开了,田野上,小河边,一眨眼的工夫,绿的绿了,红的红了,生机勃勃。地也醒了,该播种了,该施肥了。 吃晚饭的时候,刘老汉对老伴说:“明天,我去趟城里,看看家旺。”老伴有些着急,说:“找家旺干什么?又找他要钱?他过年刚给了你两千元钱,手头可没余钱。” 刘老汉说:“我不找他要钱。...


    /熊燕

     梅花开了,桃花开了,田野上,小河边,一眨眼的工夫,绿的绿了,红的红了,生机勃勃。地也醒了,该播种了,该施肥了。

    吃晚饭的时候,刘老汉对老伴说:“明天,我去趟城里,看看家旺。”老伴有些着急,说:“找家旺干什么?又找他要钱?他过年刚给了你两千元钱,手头可没余钱。”

    刘老汉说:“我不找他要钱。就是想他了,去看看。”

    老伴说:“我也想他了,过年回来见他瘦了许多,肯定过得不好。”

    刘老汉嘿嘿说:“哪能不好?城里怎么都比乡里活泛。”刘老汉心中盘算着,眼下就要春耕生产了,看家旺能不能再拿出千儿八百元钱出来买种子和肥料,过年那两千元钱被他打牌输掉了。

    第二天清晨,老伴将瓷缸里的鸡蛋拿出来,小心翼翼装在一个纸箱子里,递给刘老汉说:“给儿子带上。”刘老汉心说这个好,像看儿子的样子。

    儿子的出租屋几年前他去过一次,是一间地下室,面积很小,是车库改的。虽然小,却被隔成一间卧室,一间卫生间,一个小厨房。刘老汉第一次来就喜欢上了,认为儿子住的这地儿挺好,挺方便。

    与儿子合租的小李是隔壁村的,比儿子小一岁。小李昨晚上夜班,此时正在睡觉。小李热情地接待了刘老汉,主动带他去工地找家旺。

    小李说:“家旺哥可真能撑,昨晚高烧39.5度,我让他今天请假,可他说工钱是按天算的,少干一天活就少拿一天工资。去年阑尾炎穿孔,动了手术,伤口还没痊愈,他也跑去上班,生怕耽搁了挣钱。他总是这样,要钱不要命。待会您劝劝他。”

    刘老汉惊讶地说:“他动过手术?”小李说:“是呀,您不知道?”刘老汉心头一颤,脚步缓慢起来。

    看到家旺了。春寒料峭,他却只穿着一件单衣,背部已被汗水浸透,头上,额上,脸上,身上,脚上全是灰。他站在一堆水泥下面,搬起一袋水泥,重重扛在肩上,有些吃力。家旺站定,耸了耸肩,将水泥挪到最佳位置后,趔趄前行。隔这么远似乎都能听到他粗粗的喘气声,能感觉到他的血管和筋脉瞬间暴起。有工友走过来,问他:“还行吗?”家旺倔强地说:“行的,谢谢。”

    刘老汉问:“他经常干这活吗?”

    小李说:“是的,家旺哥蛮辛苦的。”

    小李准备喊家旺,刘老汉一把拉住,说:“我看看他就行了,别打搅他工作。”

    回出租屋的路上,刘老汉一直没有说话。回到出租屋,刘老汉拿起一块抹布,将出租屋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将唯一一条椅子擦了又擦。擦完了,对小李说:“我回去了,你对家旺说,以后不要给家里寄钱,家里的钱够花。”

    小李说:“您来一趟不容易,还是等家旺哥回来再走吧。”

    刘老汉说:“不了,我是来城里买东西的,顺便看看家旺,看了就可以了,我得回去春耕生产了,地不等人呢。”

    刘老汉边走边想,我再也不打牌了。又想,回去将刘婶和李婶的地承包过来。再想,现在湖洲上的野芹菜熟了,城里人喜欢吃这个,纯绿色,多割些回来,让老伴到镇上去卖。于是,又想起了藜蒿,想起了香椿,想起了春笋,想起了蕨菜,想起了螺蛳,突然发现,春天来了,遍地黄金……

    作者:熊燕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 上一篇:经过
  • 下一篇:葡萄熟了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