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实纪 >> 内容

    大爱如山——我的孩子,该拥有仰望星空的权利

    时间:2019/3/9 13:50:40

      核心提示: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江西宜春讯(朱文俊 通讯员魏黎明 毓隐)20年来,李斌和妻子曾细兰见过无数个绝望的家庭,以及被家庭抛弃的孩子。 墙上的秒针跃动,分毫不差地追赶着分针和时针,时间的音符在三者的相互等待和追逐中缓缓流淌。在李斌与曾细兰的心中,一家三口就像一块表,齿轮作用着三者轻轻...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江西宜春讯(朱文俊 通讯员 魏黎明 毓隐20年来,李斌和妻子曾细兰见过无数个绝望的家庭,以及被家庭抛弃的孩子。

    墙上的秒针跃动,分毫不差地追赶着分针和时针,时间的音符在三者的相互等待和追逐中缓缓流淌。在李斌与曾细兰的心中,一家三口就像一块表,齿轮作用着三者轻轻旋转,谁也不能离开谁。

    但这个如今节奏平稳的钟表,曾停在1998年。1998年,33岁的李斌还是宜春市某单位的一名普通职工,那一年,李斌与妻子曾细兰一同迎接了一个新生命的降临。然而,三个月后,医院对新生儿进行的一次常规检查,让李斌一家陷入混乱。刚出生三个月的李嘉豪被发现无法自己进行抬头动作,随后经过医院的全面检查,给这个家庭下了一纸“判决书”:李嘉豪因生产时脑部缺氧,被确诊为“脑瘫”。

    大爱如山——我的孩子,该拥有仰望星空的权利

    “心都碎了!”李斌这样形容第一次听到诊断结果的心情。

    孩子病了,周边的亲友前来探望,是安慰,是打听,是窃窃私语,字字都像锥子一样扎进李斌夫妇心里。

    在经过医院的详细检查后,医生告诉李斌一家,虽然孩子的运动神经被破环,但是智力完全正常。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李斌说道。

    这份不幸中的万幸,也成为了这对夫妇日后坚持下去的唯一动力。

    你放弃这个孩子吧,不要拖累了我儿子啊!

    2000,带着孩子在外看病的曾细兰,接到婆婆一个近乎恳求的电话

    在外奔波一天已精疲力尽的曾细兰顿时瘫坐在地。

    2003年,钱塘江的风寒入骨,曾细兰抱着孩子站在江边,身边站着两个与她情况相似的母亲。

    此时,带着孩子在涨潮时一同赴死的念头在这三位母亲的胸膛中呼啸,三年前婆婆那通电话中的字字句句在曾细兰的脑海回荡。但此刻的钱塘江水已退回远处由变成了一缕银线成为一个细小的白点,一阵阵闷雷般的潮声还回荡于江上,撞击着三位在这世间艰难前行的母亲的心。

    看着已经退去的江水,曾细兰忍不住痛哭出声。

    我怎么能放弃我的孩子啊。

    自打那天起,看似已停摆的钟表,开始缓慢寻求混乱后的平衡。

    2006年冬天,光线从出租屋的玻璃边一点点的挤进来,清晨点,曾细兰开始收拾准备起床。

    这一年,这个家庭已经形成了它所独有的节奏,在大部分的时间里,由李斌留在宜春工作补贴家用,曾细兰独自带着孩子在外求医。

    大爱如山——我的孩子,该拥有仰望星空的权利

    当年,在宜春市某地质勘测队任职李斌月工资不过百余元。但嘉豪的康复治疗全部自费。八年来,为了给嘉豪治病,曾细兰几乎跑遍了亲戚朋友家,“那时候他们都害怕看到我,生怕我向他们借钱。”提起这段往事,曾细兰苦笑着说。

    在辗转走过南昌、上海、广州、杭州等诸多城市后,经过另一位“脑瘫”患者父母的介绍,这一年,曾细兰带着孩子来到了武汉市妇幼保健院,此时,李嘉豪已经快八岁了。

    小嘉豪因为运动神经受损,无法正常行动、书写,身体也比常人矮出一大截,日常的生活都需要母亲的全程照顾。就像八年前初为人母照顾襁褓孩提一样,曾细兰为孩子喂饭、翻身、洗澡、按摩……八年来,几乎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这是位于武汉市妇幼保健院附近一间十分简陋的出租屋,由于家里已经负债数十万,曾细兰只能选择跟“病友”合租在这里。

    “在几个城市都是这样过来的,互相还能有个照应”回忆起那个时候,曾细兰微微叹了一口气笑着说。

    三家人挤在一间20平方米的出租屋早出晚归。艰苦的治疗过程不堪回首,医生从未承诺孩子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只说治疗一定比不治好。

    为了避免早起穿衣耽误看病时间,曾细兰通常会让孩子和衣入睡,在给儿子简单套上外套和外裤并洗漱后,每天清晨点半,曾细兰抱着儿子从出租屋赶去医院排队拿号。

    在这一天的时间里,李嘉豪要进行打针、针灸、按摩、训练等多种程序的康复治疗。曾细兰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拿着提前准备好的面包喂给儿子吃,但却不敢给孩子喝水。

    “怕他要上厕所,号过了,别人顶上去就得重新排队。”这样的事情,曾细兰已经经历过无数次。

    “最长的一次一直站了十个小时。”这样的日子,曾细兰一过就是八年。

    为了给儿子一个尽可能安然的将来,曾细兰几乎拼尽全力。当一天的治疗流程结束,会在出租屋里教儿子写字。李嘉豪的右手无法进行书写,简易搭起的书桌上,小嘉豪的右手小小的蜷起,左手吃力的在纸上来回比划。

    大爱如山——我的孩子,该拥有仰望星空的权利

    “那时候写一个字要用一个小时,但他都自己坚持下来了

    作为母亲最为欣慰的就是,自己的孩子非常懂事。

    “他五岁多的时候,我们在外面求医,冬天冷,我当时感冒了,他自己的手根本使不上劲,但一直拼命扯着被子往我身上盖。”说起这件事,曾细兰红了眼眶。

    “那么小的孩子,就那么懂事,知道像妈妈照顾自己一样照顾妈妈。”曾细兰满怀感恩,所有不幸都被作为母亲的幸福一一冲淡

    但在为期八年的求医过程中,李斌夫妇看遍了与自己情况相似的家庭,几乎试遍了了解到的所有方式,孩子的病却一直无法得到根本性的治疗。

    同时在这一年,这个家庭还面临着一个无法再逃避的问题。八岁的李嘉豪智力虽与正常孩子无异,但一直以来,曾细兰都是借来同事孩子的书本自己在家教孩子念书,终是比不上学校的正规教学。

    有人曾劝我们送孩子去特殊教育学校,但我的孩子智力正常,他应该过正常人的生活。曾细兰无比坚定说道。

    自孩子出生起,在面临无数个让孩子“活着”还是“生活”的选择题时,李斌夫妇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夫妻俩经过商议,决心将孩子带回家里,读书!

    20168月,李斌蹲在人来人往的街边双失神,这个已经50出头的中年男人,此刻被困在对未来的茫然中。一份“承诺保证书”被李斌紧紧的攥在手心。在这份“承诺保证书上,李斌亲手写下了:儿子在学校可能发生的一切意外伤害都与学校无关、学校无需保证孩子的在校成绩等诸多条款。这纸保证书背后的唯一目的,只是为了能让自己的孩子继续读书。

    但在与宜春某中学学校校长经过近两个小时的交涉后,校长的最终态度让李斌在八月坠入寒冬。

    “你的孩子,情况实在特殊,我们无法接收”校长言语委婉,但却不容拒绝。

    那天,坐在校长办公室的人除了李斌,还有李嘉豪。

    在校长委婉说出李嘉豪的“特殊情况”后,父亲默默走过来,在孩子面前蹲下。然后熟练地背起孩子。自八岁上学起,父亲就辞去了工作,一直风雨无阻的像这样背着嘉豪上下学。

    在李嘉豪的头部,有一处明显的伤疤。运动神经的严重破坏导致他的行走异常困难,在家里摔倒是常有的事。

    谁都会摔倒,很正常。有时候自己做一件事要花比别人多几倍的时间,偶尔会很烦躁。但都会自己消化。说着这话的李嘉豪眼中闪着自信的光芒。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你要找到自己的闪光点儿时父母的教导在李嘉豪心中埋下种子,如今已经长成足以庇佑自己的大树。

    想读书,读好书。是李嘉豪从小到大最重要的信念。

    在提及自己印象最深的一次流泪时,李嘉豪说出了自己八岁刚入学的一次考试。那时八岁的他进入了小学三年级,据李斌回忆,最初孩子写49个字需要花费两个小时的时间。由于情况特殊,学校特许每次考试时将他的时间延长,但有一次,由于突发因素考试时间没有进行延长,最后出来的成绩十分不理想,“心情跌到了至今为止的最低谷”提起这段经历,李嘉豪的眼神变得有些黯淡。但尽管这样,那时李嘉豪在父母面前也从未表现出任何消极情绪。

     “他现在二十岁了,从来没向我们抱怨过一次

    乐观,积极,向上……是周边人对李嘉豪的一致评价,在曾细兰的回忆里,儿子从小就能快速融入周边环境,上小学的时候,每逢周末同学们就会成群结队的来家里玩。

    同学们都很喜欢他,而且有不懂的题目,都会跑来问他,他都会很耐心的教别人呢!曾细兰颇为自豪地说道。

    因为拥有着与常人不同的外形,李嘉豪从小也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压力。对于如何调节自己的情绪,李嘉豪有一套已成系统的方式。

    就像一杯水,倒的太满了漫出来就会影响到周围。我会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每当心情烦躁的时候,李嘉豪就会用手机听歌,《水手》《我的中国心》这样的老歌,在李嘉豪的搜索页面里循环往复。

    李斌有着中国父亲特有的内敛,无声的陪伴贯穿在他对于儿子二十年的教育中,对于儿子情绪的波动,这个有着细腻内心的父亲总是有所察觉。

    有一次老爸走进我房间拿手机给我放《大悲咒》,之后如果我自己遇到情绪实在消化不下去的时候,我就听《大悲咒》说完这句话,李嘉豪自己笑了起来。

    李斌夫妻的印象中,孩子唯一一次向他们发脾气,就是2016年。

    在遭到学校的拒绝后,李斌通过多方的帮助还是将孩子送进了所学校,但是学校松散的教育环境,却让已经意识成熟的李嘉豪感觉到危机。

    “那根本不是一个高中生该过的日子,我要换学校!”在这所学校就读一段时间后,李嘉豪在家里第一次对着父母发了脾气。大爱如山——我的孩子,该拥有仰望星空的权利

     

    20178月,宜春黄冈中学的校长黄传美第一次见到李斌的时候,只看到了一个局促不安的中年男人,他站在办公桌前诚恳地向自己提出:儿子很想来黄冈中学读书,希望学校可以给自己儿子一个机会。

    当时新学期开学已有三天,在得知孩子的学习成绩并未达到黄冈入校分数线时,黄传美犹豫了。但在亲眼见到李嘉豪并与他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谈话后,黄传美认为他看到了一个阳光、开朗、热爱学习的正常人。

    “李嘉豪告诉我,他想从事计算机行业,他要用自己正常的大脑和双手,发挥自己的光和热。”黄校长回忆道。

    之后,黄传美破例答应了李斌的请求,决定将李嘉豪所有的学杂费、食宿费全免,并特意安排了李斌负责李嘉豪教学楼内的清洁工工作,一来方便随时照顾李嘉豪上厕所、打饭等问题。二来为他补贴家用。

    在听到黄校长的话后,53岁的李斌在校长办公室外痛哭出声。

    “这一路来,我们虽然艰难,但也得到了太多人的帮助。等李嘉豪能自立出去了,我也一定要加入到志愿者服务队行列当中去帮助他人。”回忆起那天,曾细兰感慨着对我们说。

    20181220日,清晨五点半,天还未亮,李斌开始收拾准备起床。

    李斌背着儿子准备出门,妻子曾细兰在一旁搀扶。

    这是李斌借用83岁父亲的存款购置的一套房子,与父亲一起一家四口住在这里已经三年了。在这间房子里,随处可见李斌夫妻为儿子精心设计的扶手,便于儿子空余时间在家里慢慢行动。现在学校时间排的很紧,这也算是日常的康复训练了。李斌笑着说。

    李嘉豪依旧保持着和衣入睡的习惯在给儿子简单套上外套和外裤并洗漱后,五点四十五分,李斌背着李嘉豪坐上四轮电动车,在六点二十分到达教室进行晨读,李嘉豪的教室位于教学楼第四层,已53岁的李斌每上一层,就要颤抖着停下稍作喘息。在教室对面,就是嘉豪班主任的办公室。在嘉豪刚入学时,得知学校转来了一位“特殊”的学生后,黄冈中学高一(5)班的班主任赵杰老师立即向学校请求接收嘉豪并在自己办公室内安排位置以供李斌空余时间歇息每当下课铃响,李斌就可以迅速前去查看儿子的情况。

    嘉豪学习非常刻苦认真,我们班上的同学都受到了他的感染,班上几个原来学习不太好的现在还经常去问他题目咧!说起嘉豪,赵老师面露自豪。

    如今,在一天的时间里,李嘉豪会在去往学校的路上背半个小时英语单词,由于肢体不协调,他蜷缩在后座,偶尔利用身旁父亲安装在车内的把手正一正身子,背单词的屏幕上,时不时的闪出光线过暗,请注意!的提示语。到达学校后,李嘉豪要在座位上坐十六个小时进行紧张的高二学习生活。

    晚上十一点,李斌背着儿子穿过一条静谧的小径回家此时家中的父亲、妻子通常都已睡下。夜间微弱的亮光穿过树叶散落这对父子身旁,李嘉豪在父亲背上吃力抬头仰望天空,星光灿烂

    作者:朱文俊 魏黎明 毓隐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