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事迹 >> 内容

    歲月屐痕------黄必同志二三事

    时间:2019/1/11 10:54:10

      核心提示: 歲月屐痕 ------黄必同志二三事 (文/黄新 董华) 民国二十五年(公元1936年)3月25日,越河镇罗各庄。 随着一阵响亮的啼哭,一个男婴呱呱坠地。 早春季节,乍暖还寒。草房内,由...


           歲月屐痕

                                                          ------黄必同志二三事

                                                               (文/黄新 董华)

       民国二十五年(公元1936年)325日,越河镇罗各庄。

       随着一阵响亮的啼哭,一个男婴呱呱坠地。

    歲月屐痕------黄必同志二三事

       

     早春季节,乍暖还寒。草房内,由于节俭惜煤,炉火不旺,稍显寒冷。怀抱婴儿、瑟缩在破旧棉被中的妻子把探寻的目光望向丈夫,等待着他给新生儿起名。孩子的父亲是唐山起新水泥厂(时称细棉土厂)工人,真实身份时一名中共地下党员,积极从事着抗日救国大业。他思索再三,决定孩子叫黄必——其寓意为黄家儿必定是革命队伍中的一份子,抗日救国大业必定胜利,苦难深重的中国人名必定翻身当家做主人。

       去年,也就是1935年,元旦当天,山海关“长城抗战”打响。尽管全国人民同仇敌忾,国军部分将士做了殊死抵抗,寒光闪闪的大刀砍下了500颗倭寇头颅,取得了可喜战绩,可叹国民政府官员们文括武嬉,军事委员会被气势汹汹的侵略者吓破苦胆,前线战事吃紧,后方贪官紧吃,在颟頇无能的光头委员长得领导下,长城抗战以国军失败而告终。515日,日寇铁蹄践踏进唐山,广袤的冀北大地沦陷了。在侵略者的狞笑中,苦难深重的城乡民众陷入凄风苦雨之中。在异族的压迫淫威下,在倭寇的刺刀寒光中,小小的黄必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他暗下决心,长大后也要像父亲一样参加到革命队伍中,跟随父辈一起推翻黑暗的旧社会、消灭吃人的罪恶制度。

    黄必出生不久后,积极从事抗日地下活动的父亲身份暴露,遭日军宪兵的特务、伪警察追杀。上级领导对骨干分子的安危极为重视,立即责成所在的基层组织对他进行紧急疏散。父亲带领全家星夜撤离,来到相对安全的丰润县南部的钱营镇林子村(后属丰南县,今属唐山市丰南区),继续从事抗日活动。

     林子村是唐山地区早期的解放区之一,最早进行了土地改革,黄家分得了一头小毛驴。这头毛色灰黄的小毛驴成了黄必儿时要好的伙伴和执行传递情报任务的得力助手。1944年,年仅8岁的黄必就参加了儿童团,手持一杆红缨枪,在村头站岗放哨,验看路条,盘查行人,到了抗日战争临近胜利的1945年春季,年仅9岁的黄必,作为儿童团骨干,开始执行更加艰巨的任务,他以割草、放驴作为掩护,为八路军传递情报。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寇气焰嚣张,残暴猖獗,对我解放区和根据地进行惨无人道的“扫荡”,时称“清乡”。随着抗日战争胜利的脚步的临近,敌伪愈加凶残,“扫荡”愈加频繁。穷凶极恶的日伪军残暴地实行杀光、抢光、烧光“三光政策”。为了对付日伪军的“扫荡”,八路军和游击队进行了殊死抵抗。紧张形势下,黄必更加频繁的传递情报,他骑着小毛驴,在部队与地方、正规军与游击队、上级与下级、村与村的武装民兵班之间,传递着重要情报。由于他机灵胆大,临危不惧,上级领导多次把那些火急的、重要的情报交给他。小小黄必经常怀揣着鸡毛信,奔波在乡间土路上。

    +制造了“潘家峪惨案”、“卢家峪惨案”和“潘家戴庄惨案”的罪魁祸首、日本关东军第27师团步兵联队长、“唐山北部防区”少将司令长官铃木启久虽然已经调离唐山,但他的继承者对抗日武装力量的镇压与前任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扫荡更加频繁,手段更加残忍。大量的交通壕、鹿砦、铁丝网横亘交通要道上,村镇中和痛衢大道旁明碉暗堡星罗棋布,日伪军岗哨林立,盘查的十分严密,我军侦查员、地方交通员稍有不慎即被抓获。这些不幸落入敌手的同志无一不惨遭刑讯,难逃牺牲。由于我方侦查员、交通员经常被捕,地下交通网多数被破坏,情报难以及时传递,严重地影响了我军作战,转移和制约着抗日政府开展对敌斗争。形势险恶,情报交换受阻,黄必这些儿童团员们在情报传递工作中的作用越发重要。在此期间,黄必做了大量工作,及时地、准确无误地传递了大量情报,小小年纪就成了我军和人民政府重要的地下交通员。

      战争史残酷的。穷途末路的日寇在垂死挣扎之际,变得更加狡诈凶残。日军“北特警”的侦查科不知何时探听到钱营镇林子村有一个儿童团员,经常给八路军和“山林部队”(当时老百姓对抗日联合县县大队、区中队等地方部队的传统)传递情报,只是百姓姓名不详,就派出“行探”和“坐探”四处侦缉,打算抓捕这名儿童团员。好在这些特务并不知道这个小小儿童团员就是黄必,给了他脱身的机会。为防被敌特抓获,也为了不暴露身份,上级指示黄必也必须跟着乡亲们“跑反”。白天,只要高岗处的消息树一倒,或者夜间锣声响起,乡亲们立即呼爹喊娘,扶老携幼,往没有敌情的地方逃跑。每逢这事,黄必就协助村干部和武装民兵维护秩序,组织乡亲们撤离,黄必虽小,但对敌斗争经验丰富,在乡亲们中间威信高,大家都服从他的指挥。凭借着丰富的斗敌经验和胆大心细,黄必也多次带领父老乡亲们顺利脱险。

       战争年代,兵连祸结,形势严峻,民不聊生。为逃避厄运,不光是人,就连牲畜都学会了“跑反”。林子村有一口小黑猪,只要锣声和枪炮声一响,马上就蹿出猪圈,寸步不离的追随主人,参加进“跑反”队伍之中。还有一位年轻妈妈,在一次“跑反”中,她慌手慌脚的把孩子用小被包好,抱起哭叫不停的孩子就跑,直到安全的地方。这时孩子已经不再哭闹。当披头散发的她打开小被准备给孩子喂奶时,惊讶地发现孩子已经小脸黢青,竟然早已背过气去了。原来是她心慌意乱,急于奔命,竟把孩子大头冲下,抱着跑了一路……这些,都成了镇一带村民们的笑谈,而这些笑谈又充满了难言的苦涩。

        青纱帐初起,日伪军又开始五一前的“大扫荡”。这次敌人来势汹汹,而且掌握了黄必的真实姓名和家庭住址,指名道姓地要活捉这个小八路。为了安全脱险,黄必遵照上级指示,脱离开“跑反”的人群,骑着小毛驴独自撤离。为了逃避抓捕,上级特别指示黄必近期不能回家,要独自在外隐蔽一段时间。艰险面前,黄必并无惧色。白天,他隐身在壕沟或树林子里,夜间就在坟圈子或庄稼地里过夜。渴了,他就在河沟了捧点谁喝,饿了,就悄悄地摸进附近村里要口饭吃。好在附近村落里的乡亲们大多认识这个优秀的儿童团员,都倾尽全力帮助这个为抗战做出很多贡献的孩子。为此,黄必在躲避敌特追捕期间,虽历尽千辛万苦,遭遇危险重重,却无冻馁之虞七天后安然脱险,回到家中与妈妈、妹妹团聚。

         19458月,日寇投降,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举国欢庆之时,黄必跟随妈妈和妹妹离开林子村,回到了家乡越河镇罗各庄。因小毛驴是胜利的果实,按照相关规定应留在当地。分手时黄必抱着这头与他相依为命、多次出生入死送情报,为反法西斯斗争做出贡献的小毛驴,久久不忍离去。小毛驴也“呱呱”地叫着,刨着蹄子,喷着响鼻,与小主人依依惜别。为这,历经残酷战争考验、早已忘记哭为何物的黄必竟然洒下一路泪水。

         抗战胜利后,黄必的父亲公开了中共地下党员身份,为推翻蒋家王朝,解放全中国,跟随解放大军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黄必也从从抗击倭寇的民族战争中转换战场,投身于解放战争的阶级斗争之中。他在就学期间,一直站在国民党反动派斗争前沿,参加和组织学潮,反饥饿、反内战,迎接解放大军入关,成为学界积极份子。

         解放后黄必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党。他在老唐山一中(现唐山二中)就学期间,就参加了“扫盲”等一系列的社会活动。毕业后的工作初期,成为唐山四中的工作人员,配合政府对一些老知识分子进行社会主义思想改造,全身心地融入到新中国的教育事业中。

        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举,各行各业急需人才,特别是农村干部缺口很大。由于工作需要,上级动员黄必回村参加党建和组织生产劳动。黄必没有计较个人得失,愉快服从,立即返回家乡罗各庄,先后任职村委和党支部书记。在他的带领下,村里最早通了电,安装了有线广播,开展了水利化建设和经济作物种植,实现了土地灌溉,发展了蔬菜生产,罗各庄成为当时中共唐山市委的标准工作村。

        1965年,由于工作需要,黄必又从农村奉调到唐山地区新军屯化肥厂工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已经走上领导岗位的黄必保持了清醒头脑,在职工干部中清除派性,禁绝打砸抢,保护老干部,抵制不正之风,教育群众、引导群众坚持生产,使工厂生产没受运动影响。期间还协助兄弟单位调试设备、培养技术人才,使迁安大化和山东化工等厂企如期投产,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充分肯定和兄弟单位热烈赞扬。

        由于工作能力强,成绩突出,黄必被选中农村工作队,分配到自然条件最差、工作条件最艰苦的丰润县火石营公社的大岭沟村。

        大岭沟村,位于丰润县东北燕山余脉的腰带山西麓“聚仙谷”南侧。这里沟壑连环,荆木摇曳,危岩峭壁,怪石嶙峋。阳春,山花烂漫,草木欣欣:盛夏,阴翳风清,鸟鸣愈静:仲秋,色彩缤纷,层林尽染:严冬,青松积雪,石径含霜。这里虽然山水如画,风景美不胜收,却因自然条件恶劣,人们生活极端贫困,孩子们上学,连书本纸笔都买不起,盐、碱和针头线脑等生活必需品需要用鸡蛋换。经过走访群众和实地勘察,黄必发现贫穷的主要原因是缺水,枯水季节,农民们连吃水都异常困难。主要原因找到后,黄必回唐山市农委,五进丰润县政府,多次找到有关单位联系、协调,申请来扶农资金,终于打出了这一地区有史以来的第一眼深水井。机井通电、涌流之时,大岭沟村的村民们兴高采烈,奔走相告。老人们手捧清冽甘甜的清水笑出来幸福的泪花,孩子们追随着翻腾远去的水流蹦跳着欢叫着,那喜悦情景至今还留在大岭沟村乡亲们的心头,全村男女老少都对他的帮助感激不尽。直到他返回唐山工作后,村民们还经常来家中看望他。歲月屐痕------黄必同志二三事

     

    上世纪70年代初,黄必又调到唐山钢铁公司工作,直到因身体原因病退回家。

        黄必退休不褪色,在大家一致推举下,担任起村里退休人员党支部书记一职,拖着病体,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发挥余热。村头有一家化工厂,违规排放废气、废水和有毒废料,严重污染了空气和水源,造成了民众饮水困难,呼吸性疾病迅速蔓延,农作物减产,生产受阻,村民们多次申诉无果。为还老百姓青山绿水,秉持正义的黄必带领一批有正义感的村民,顶着违法企业的重重压力,不顾犯罪分子的威胁恐吓,联系环保部门,积极取证,据理力争,终于取得政府的支持,违法分子收敛了嚣张气焰,夹着尾巴灰溜溜的逃匿了。违规企业不得不停业,井打了一眼深水机作为附带赔偿,终于换给了这里人们一片蓝天和一方净土。

        黄必在1965年至2000年担任村长期间,正赶上市政修路占地。这在一些人眼里可是借机发财的好机会。但黄必保持了一名共产党员的纯洁本色,不仅自己不贪不占,还禁绝了一些人中饱私囊的想法和做法,坚持把占地补偿款用在强村富民的正路上,率先实现了“村通公路”的目标。为发展多种经济,黄必四处奔走,多次外出考察、取经,在村里开展和推广了蔬菜大棚养殖,大幅度增加了村民收入。

        由于夜以继日地忘我工作,黄必积劳成疾,终于撒手人寰。一代老共产党员的感人故事,在罗各庄,在林子村,在广袤丰饶的唐山大地上广泛流传。这位老干部高风亮节,在他脚印遍及的地方,有口皆碑。

    歲月屐痕------黄必同志二三事   

    黄必虽然走了,但他的身影至今任然留在乡民们心头。

    黄必没有走,他永远活在父老乡亲们心中。   

     

     

    作者:唐远亮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