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母亲的“宝贝”

    时间:2019/3/14 16:17:49

      核心提示: 文/熊兴国 搬家的时候,在母亲的柜子底翻到了一个铁盒子,外面用红布包裹得严严实实。谁料还没有等我打开,一旁的母亲就一把抢过去,进房间去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呀?我不仅在嘴上嘀咕,心里也开始惦记起母亲那铁盒子来。晚上睡觉前,我把白天看到母亲铁盒子的事情跟老婆说了,老婆也一脸的惊讶:“不会是什么宝贝...

    /熊兴国

    搬家的时候,在母亲的柜子底翻到了一个铁盒子,外面用红布包裹得严严实实。谁料还没有等我打开,一旁的母亲就一把抢过去,进房间去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呀?我不仅在嘴上嘀咕,心里也开始惦记起母亲那铁盒子来。晚上睡觉前,我把白天看到母亲铁盒子的事情跟老婆说了,老婆也一脸的惊讶:“不会是什么宝贝吧?”

    “宝贝?”我一阵搜索,好像记得父亲临终前跟母亲说了什么。那个时候我还小,只隐约记得父亲说什么要把什么东西收好,难不成真的有什么宝贝。

    其实我也不是非得惦记着母亲那所谓的“宝贝”,只是刚贷款买了房,现在还差着一大笔债,如果真有什么宝贝,那拿来救救急,至少也得少辛苦几年。

    虽说母亲有“宝贝”,可是她不提,我们也就渐渐淡忘了。可就在半年后,因为公司不景气大裁员,我失业了。到处奔波了半个月也没有找到工作,而且月底的贷款马上就要来了,我只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之前搬家的时候,你不是说你妈好像有什么宝贝吗?”晚上睡觉前老婆无意提点了我。

    对,我又想起了母亲的“宝贝”。

    眼看着还贷的日子一天天逼近,我只能厚着脸皮去问母亲要她那“宝贝”。

    “宝贝?我哪有什么宝贝?”母亲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之前搬家的时候,你不是有一个用红布包裹的铁盒子吗?”一旁的老婆则直插主题。

    母亲愣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么,就起身进房间去了。过了一会儿,母亲把她的“宝贝”拿了出来。看着母亲一层一层的打开,我和老婆顿时就傻眼了。其实铁盒子里装的根本就不是所谓的宝贝,只是一块叠得整整齐齐的尿布。

    原来那块尿布是我的,母亲说,因为当时我出生之后,身体一直不好,不是三天一大病就是两天一小病。虽说带我去了很多医院,也找了不少偏方,可是一直都治不好。后来有人说,可能是因为我“命薄”,要我母亲把我经常用的尿布好好的收起来放好,要好就会好。虽说有些迷信,可自从母亲把我的尿布收起来放入箱底之后,我的身体也就渐渐的好了起来。自此箱底铁盒子里的尿布,也就成了父母的“宝贝”。

    听完母亲的诉说,看着她又一层一层的包裹起来拿进了房间,我的泪水马上就下来了。其实那块尿布何止只是母亲的宝贝,更是她全身心呵护着的爱。

    作者:熊兴国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